人文之子:古典文學、古琴、頂級咖啡鑑定師執照...,盡情發揮天賦的孩子

原來人文辦學的理念,就呈現在人文畢業生所開的咖啡店裡,尊重客人的選擇權,不怕浪費其他三種不選擇的咖啡。要有好的教育品質就要投資,不然就到一般學校即可,只因為我們希望有好的成果。

二年前就想寫人傑,一位特別的人文畢業生,竟然寫了二年寫不出來。昨晚知道他在宜蘭市旅人書店,開咖啡鑑賞課程,專程趕過去,想了解他上的咖啡課程,是在上什麼?趕到時,已經開始上課了。一間古樸老式的磚房,還有杉木的橫樑和木格的窗戶。小小的課室,來了近十位學員,其中有幾位是咖啡店的老闆。大家專注地聽講,前面的講師,看起來都比他們年輕,而他們拿著筆記本,認真記下講師所講的每一句話。

(圖:人傑講課時的模樣)

(圖:專心試喝、做筆記的聽眾都是咖啡店老闆)

這場景又讓我回到二年多前在人文,我正在辦公室裡埋頭辦公、整理文件,聽到對面會議室傳來好聽的古琴聲悠揚傳來,還有雄厚的詩歌朗誦聲,以及學生爽朗、愉快的笑聲。

 

不只咖啡,年輕時就熟悉古典文學

我好奇拿起相機,輕輕打開門,藉著拍照記錄,看看是哪位厲害的老師在上課?眼前站的就是和同學一樣年紀的人傑,只大他們一、二歲,卻說唱俱佳的在台上,教行高的學生,古典文學詩詞歌賦的欣賞和朗讀。他剛從人文行高畢業,留在學校高中部當助教,這是他開的古典文學欣賞課,深受學生喜歡。

在人文,國中同學到國小當助教,高中生到國中小當助教,帶領孩子學習是經常的事,也是他們的課程和學習之一。所以對於人傑只有大學生一、二歲,當老師並不意外,但是上如此深奧的課程,連我都自嘆不如呢!

人傑不只文學底子好,古琴演奏有一套,還是自然生態的行家,曾到美國學習追蹤術,也會帶小朋友到野外,進行一些野外求生課程。對於咖啡有獨特的鍾情和專業,讓他人文行高畢業後,不先進入大學,以此謀生創業。

昨晚上的是咖啡的鑑定課程,年紀輕輕二十幾歲的他,已經擁有美國咖啡品質鑑定師、歐洲精品咖啡烘豆師證照,尤其去年才獲得美國最頂級咖啡鑑定師的執照,真是青年出狀元啊!

 

特地選在鄉下開店,背後有推廣咖啡的用心

今天特地再到他位於烏石港的咖啡工作室參觀,品嘗他調製的咖啡。已經開業二年了,之前是在烏石港遊客中心二樓,經營了一年後,決定回到這間有幾十年歷史的老屋,原本他的烘豆室,繼續他的咖啡教學工作。

(圖說:老屋裡的咖啡店)

十分納悶,原來的地方寬敞明亮,客人人潮又多,怎麼會搬遷到這間小巷內,有點古老陳舊,古樸的老屋裡?經過他把我當一般客人一樣,先從四種已經烘焙好的咖啡豆,磨粉聞香後,選出自己喜歡的一種咖啡豆,然後告訴我這種咖啡豆產地,和他的履歷故事,然後再選擇沖泡的方式,再親自沖泡後,以冰熱兩種不同方式呈現,再給客人品嚐。

我只把咖啡當茶飲,以前就買些三合一,當下午茶沖泡飲用。後來胃潰瘍不敢再喝咖啡,好友建議可以喝黑咖啡,才漸漸喝出咖啡的原味,也慢慢可以分出好喝不好喝,但不知道原來喝咖啡有這麼多學問。

喝完咖啡也問了一些問題,我才明白人傑的用心!要喝普通咖啡,到便利商店買就有,在遊客中心經營咖啡店,客人的心態也是如此:速成、方便。但在這裡可以和客人交心、教學,經營不是只為了賺錢、賣咖啡而已。

 就像人文辦學,也可以採用編好的教材,用一般的方式教學,何必自編教材,不厭其煩讓孩子選擇自己想學的課程,激發孩子的潛能。也不必辛辛苦苦帶孩子外出行動學習,擔負行程中的安全壓力。

原來人文辦學的理念,就呈現在人文畢業生所開的咖啡店裡,尊重客人的選擇權,不怕浪費其他三種不選擇的咖啡。要有好的教育品質就要投資,不然就到一般學校即可,只因為我們希望有好的成果。

除了理念的堅持,咖啡豆都直接買來自己烘,經常要到深夜二、三點,早上還要起來繼續其他工作,所以咖啡工作坊只能下午到晚上營業。自己也在故鄉台中自己的土地園區,種植了五百棵咖啡樹,做出自己最好的咖啡。

 他說台灣其實有很不錯的咖啡豆產出,世界排名好的咖啡豆,台灣都有二十幾種入選。希望台灣人能夠喝到好咖啡,也懂得分辨咖啡的好壞。人傑用辦學的精神,經營他的咖啡事業。

感覺他有點傻,有點執著。有滿身的才華,卻願意投入,其實應該沒有多少收入的咖啡工作室,但他願意。這就是人文的畢業生----王人傑。

照片提供:陳清枝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