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園一隅──小黃瓜

回想起在家鄉時,對隨手可得的小黃瓜毫不在意;等來到美國後發現我以為很平常的小黃瓜在這裡一點也不平常,才開始思念小黃瓜的好。人之常情是如此,對於唾手可得的事物往往不知道珍惜。
  • 茄子
  • 2017-05-19
  • 瀏覽數2,234

台灣的飲食中,小黃瓜佔了一席很大的位置。在餐廳吃西式沙拉時,一定會有切成差不多三釐米厚的小黃瓜片;早餐店的煎蛋三明治、培根三明治裡,會夾進小黃瓜絲;不管是甚麼口味的手捲花壽司,幾乎總會包捲著小黃瓜條;麵店的小菜檯上,會擺著用蒜、辣椒及麻油涼拌,拍扁了的小黃瓜;經典的麻醬涼麵裡,也有小黃瓜絲;要是真的懶得處理,只要把小黃瓜洗乾淨了,直接啃便可以。

當我住在台灣時,經常吃的小黃瓜並不是我的最愛,而是可有可無的墊檔蔬菜。那些市場上相對少見的進口蔬菜、野菜等比較吸引我。

等搬到美國來後,我在Lincoln 的超市看不到小黃瓜的身影。不知為何,我開始思念起小黃瓜來,想念小黃瓜清脆的口感及淡淡的蔬菜香。

剛搬來時是秋季,我以為是季節不對。等著等著,等到了夏季,理應是小黃瓜的產季,還是看不到小黃瓜。於是我問超市的員工,Cucumber在哪裡?他們領著我去看一座小山般的大黃瓜堆,那時我真是失望透了。

我感到訥悶,台灣餐廳裡的西式沙拉不都有小黃瓜嗎?沙拉的大本營──美國這裡怎麼會找不到小黃瓜呢?

後來我才知道,我們台灣說的Cucumber其實是指大黃瓜,而小黃瓜的正確英文名應該是 Japanese Cucumber。原來小黃瓜是從日本引進台灣來的!難怪我在這裡的超市找不到小黃瓜!

既然在超市買不到小黃瓜,我便想自己種。但是超市的園藝區只有賣大黃瓜苗,我一時也想不到上哪裡買小黃瓜種子、苗,只好暫時擱下。

後來好友娟滿足了我的心願。她用從中國帶來的小黃瓜種子培育出了許多小黃瓜苗,送了我十多株。雖然十多株小黃瓜太多了點,我還是想辦法塞進了菜園。

苗種取得不容易,小黃瓜本身在Lincoln 這裡倒是適應得很好。我只在菜園裡用樹枝搭了簡易的支架,其他沒多費甚麼功夫,小黃瓜便欣欣向榮地攀沿著簡陋的棚架往上爬,藤蔓及葉片交纏成一片綠網,自顧自佔領了菜園的大部分位置。

在仲夏高溫中,碧綠青翠的飽滿小黃瓜開始大豐收。

丈夫及我兩人拼命吃兼送人也吃不完。送給這裡的朋友們,大家稀奇地稱讚,我們的小黃瓜口感很特別,既清脆又有滋味。

我趁這機會做國民外交,驕傲地告訴大家,在台灣這樣的寶島,小黃瓜是多得吃不完的。

於是在炎熱的日子裡,我快樂地收成小黃瓜;直到秋末天氣轉涼,懸吊在瓜棚的小黃瓜變得無法成熟,我才依依不捨地動手整理菜園,把枯黃的瓜藤從棚架拉掉,直接埋進土裡當作來年的肥料。

回想起在家鄉時,對隨手可得的小黃瓜毫不在意;等來到美國後發現我以為很平常的小黃瓜在這裡一點也不平常,才開始思念小黃瓜的好。

人之常情是如此,對於唾手可得的事物往往不知道珍惜。


Photo: roman.petruniak, CC Licensed.
內文圖片提供:吳亞靜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