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犧牲與自我賦權的不同

如果你不敢用愛回應一個殘酷的人,你隨時都可以從那個緊張的情境裡抽身,把注意力放在你的心靈上。你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只要肯定你內在受到折磨的純真自我就可以了。
  • 書摘
  • 2017-05-16
  • 瀏覽數5,105

在臣服之心裡,自我犧牲與自我賦權的差異非常簡單:在你為人犧牲時,你把自己的情感當作人質,等待別人說出他們說不出口的話。要是他們一直沒能說出那句話,你只好繼續與生命對抗,責備他人沒有說出你想聽的話,害你飽受折磨。這時,你更容易時時刻刻保衛自己對抗那些再怎麼努力都無法改變的事物。

相對地,自我賦權無關乎等待他人,而是你自己的領悟:能夠說出你一生中最想聽的話的,其實就是你自己。也許你渴望受到他人肯定,但只有撐過所有磨難的人,才能說出你藏在過去裡的那句話。你忍受了所有苦難、克服了所有障礙,只有你握有開啟自己心靈的鑰匙,可以用更貼近自我的方式,持續給自己鼓勵。

同一句話,無論是由別人的口中說出來,還是由你來說,對你的潛意識而言是一樣的,它無法分辨兩者的差異。因此,無論你想聽的話是不是從特定的某人口中說出來,你的心靈都一樣會受到療癒。

隨著你前進的每個步伐,臣服之心會給你自由,讓你不再透過犧牲的眼光看待自己的人生。你不再看見謾罵、攻擊、批評、苛求的人,你會開始明白,之所以會產生那樣的行為,只是因為那些人的純真自我想要引起他們注意,希望他們理解該如何關懷自我。

理解這個真理之後,就算你認為他們的行為不值得以禮相待,也可以用更親切的方式回應,把充滿愛的關懷送給他們缺乏愛的心靈。如果你不敢用愛回應一個殘酷的人,你隨時都可以從那個緊張的情境裡抽身,把注意力放在你的心靈上。

你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只要肯定你內在受到折磨的純真自我就可以了。

在臣服之心裡,以德報怨成為一種可以接受的生活方式,因為你已經明白,別人無法好好對待你,其實和你個人一點關係也沒有,那些行為只是反映了他們和自我的關係。這層理解可以讓你擺脫受害者的心態,因為那些人無意識的行為只是展現了一顆需要被治癒的心、一個迷失在痛苦中的孩子。下次,當別人沉溺在自我批判時瞪了你一眼,或是深深憧憬的人傷害了你,你就有權接受這個崇高的邀請,再多愛自己一點。

 

為了更進一步踏入臣服之心,請你複誦這個療癒箴言:

我不再和堅持與我鬥爭的人對抗。
我知道所有鬥爭都是為了爭取自我充滿愛的關懷而起。

我將愛送給呼求愛的一切,
不論需要愛的是我內在混雜的情感、吵雜的思緒,
還是他人冷酷無情的行為,
我都不求回報。

我用語調和行動暗示他人,他們可以對自己更好一點。
我協助提升了整個星球的振動頻率。
我徹底理解,他人對待我的方式並不能定義我的靈性修為,
重要的是我選擇如何回應。

-----
乍看之下,我像是在和人生這齣戲裡的其他角色說話;但其實我對別人說的所有話,都是寄給每個心靈的愛之信箋。我明白了這個道理,因此消除所有鬥爭、協商、防衛的欲望和傾向,我擁抱一切真理,藉此回歸到愛。

不論我愛的人是否意識到我送的這些禮物,我在每一次相遇之後,都變得更開放、更有意識,也更有力量。

 

摘自 麥特‧坎恩《愛是圓滿的開始》/ 遠流出版

 

 

Photo:barbara w,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