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吃科學麵幸福的事

我的內在小孩想要的,我會傾聽,然後盡量在能力之內滿足。基於這樣的信任,他可以延宕一點也沒關係,他也知道,有需求不用怕表達。
  • 書摘
  • 2017-05-16
  • 瀏覽數4,294

本來,我已經準備好要吃科學麵了。沒想到,發生了比吃科學麵幸福的事。

最近一個朋友跟我討論,她覺得她已經不再是一個小女孩了,是一個成熟的大人了,為什麼遇到事情還是那個樣子?

我說,我雖然年紀也不小了,可是,我覺得我內在還有一個小孩。在我們的父母離開這個世界之前,我們作為父母的子女,這個角色說不定是我們扮演最久的角色。
我們不是只有一個我,用各種角色切開來看,都可能有一個我,都可能有要被滿足的部分。我是個孩子氣很重的人,年紀一大把了,還偶爾喜歡吃科學麵(我其實這幾年還買過小時候吃的嗶嗶糖、跳跳糖)。

有時候,就是要讓內在小孩出來透透氣。或者說,跟每個不同的我講講話,有沒有什麼,是內在靜定的我,可以幫得上忙的地方?
科學麵,現在我喜歡先在袋子裡面捏碎,打開袋子倒到碗裡,細細碎碎地,用湯匙一口一口吃,然後聽著嘴裡清脆的碎裂聲,像轟雷那樣。以前我小時候的時候,求方便,喜歡整塊吃,捏碎不方便,我還要加調味包(是叫胡椒鹽嗎?)。

小時候也許不是吃不起,但買東西沒有現在方便,也沒什麼零用錢。其實零食沒有很常吃,玩具好像也不多。其實我也沒那麼確定,小時候的事,我的印象很模糊,但感覺有些零碎的遺憾,有著細細瑣瑣的聲音,聽不那麼清楚。

科學麵,在一個沒事的空檔,我已經捏得很碎了,正倒到碗裡,沒加調味包,旁邊放著解渴的開水。我的內在小孩已經完全佔領了我,準備開吃了,流口水中⋯⋯

一個孩子晃悠晃悠地過來,他說,他也要吃。我的內在小孩馬上「退駕」,我是個「大人」的部分立即現身,這個角色很頑固,他就是想對孩子好,有孩子在,他是不會放鬆的,這點我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換他上場(反正他也不會退場的,不過板凳球員裡面,當時也沒有比他更適合的人選了)。

「大人」跟孩子交換條件,要跟孩子一起讀完一本書,才可以一邊吃科學麵。「大人」做事很囉唆,還要幫孩子熱一杯牛奶。然後,孩子邊吃科學麵、邊看書、邊喝牛奶,孩子雖然沒有表現出很享受的樣子,但顯然很投入在書裡面的內容,偶爾嚼得起勁,再喝點牛奶去除乾燥的感覺。

我的內在小孩,跑出來跟「大人」說,這是比吃科學麵還幸福的事,謝謝「大人」,讓這個畫面出現。雖然我一口也沒吃到,可是,孩子每吃一口,我也在心裡面跟著吃一口。

我本來要藉著科學麵,跟我的過去連結,懷念某些陳舊泛黃的時光。沒想到,孩子出現,我得以把我想要的畫面重現。是我覺得幸福,是我覺得平靜與愉悅,只是這個過程,讓孩子也順便得到了好處。

這是為孩子犧牲與付出(因為我一口科學麵都沒吃到)?不完全是這麼一回事!

以前我也許不見得這樣被對待,但我現在有能力這樣對待人。我,自我感覺良好。

我的內在小孩,知道我這個人,不會忘了他。不過,這次他不想吃科學麵了,他想吃師大夜市裡面用滷的王子麵,還特別指定要燈籠滷味的醬汁。小時候雖然沒吃過,長大之後吃,驚為天人,內用的時候是一大盤,看起來份量嚇人。

沒問題,我跟內在小孩的長久信任,就是這樣培養起來的。他想要的,我會傾聽,然後盡量在能力之內滿足。基於這樣的信任,他可以延宕一點也沒關係,情緒也還穩定。他也知道,有需求不用怕表達,我就算沒辦法完全用他想要的形式滿足他,也會找替代方案,然後,手牽手,一起享受。

 

原生家庭與內在小孩
 

我在家中兄弟姐妹排行第幾?這個排行如何影響我們?
(像是,我是老大,所以常被要求家裡有事就要主動去做。)

家人之間,有沒有清楚的重要性排行?
(像是,爸爸 > 媽媽 > 弟弟 > 我)

我們跟主要照顧者之間的關係如何?
(所謂主要照顧者,可以是父母、祖父母、或其他親人)
□ 親近  □ 又愛又恨 □ 很久沒見面了
□ 疏遠  □ 有壓力  □ 一個想靠近,一個想逃離
□ 常衝突 □ 能信賴  □ 很害怕跟人談到這件事
□ 起起伏伏

 

摘自 洪仲清《療癒誌:洪仲清與你書寫談心》/遠流出版

 

 

Photo: Aegean NG,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