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我已經長大了,放手吧

父母的邏輯看似沒有問題,可是,他們都是基於三個字:小時候。現在,你已經長大了,只是他們不知道你已經長大了而已;世界變了,只是他們還不知道世界變了而已。因此,如果你想要做你自己喜歡的事情,你就要用他們的價值觀告訴他們,你已經長大了。

在我身邊,已經不只十個以上的朋友跟我講過這樣的話:我想學這個專業,可是我爸媽逼著我考那個專業;我喜歡這個女生,但是我爸媽逼著我和那個女生結婚;我想要以後幹這個,但是我爸媽逼著我以後從事那個⋯⋯

每次聽到這些話,我都會想起我的美國朋友 Rachel。他的工作非常有意思,他們公司幫助那些被拐騙賣淫的女孩重新獲得一項技能,比如,學英語、補衣服。因為這些女人沒有技能,被員警救出來後,發現沒錢謀生,又回去繼續賣淫。員警只是把他們救出來,卻無法給他們一個走到正確方向的拐杖。這個公司幾乎不盈利,靠著眾酬和 NGO 補助活下來。對於員工來說,當然工資很低。好在他是一個外國人,可以在零碎的時間通過教英語賺錢。

一次吃飯的時候,我問他:「Rachel,你為什麼要做這樣一個工作?」

Rachel 聳聳肩說:「Because it’s funny(因為很好玩)。」

我繼續問:「可是,你爸媽同意你做這樣一些事情嗎?」

Rachel 很疑惑地問:「This is my life, why do I have to get their approvals(這是我的生活,為什麼我要得到他們的贊同)?」

對於美國人來說,他們一直覺得,父母只是生了我、養了我而已,憑什麼干涉我的選擇呢。

我在美國的時候,經常看見很多孤寡「空巢」老人,孩子一年難得回來看他們一次。那個時候,我明白了孝順的可貴,也知道中國文化「養兒防老」的重要性。有時候我很難理解美國的家長,為什麼不讓他們的孩子陪在身邊,可是他們說,「They have their lives, while I have my own(他們有他們的生活,我有我的)」。雖然他們這樣不太孝順,但是反觀我們的文化,更讓人容忍不了的是一些拿孝心當槍使的家長。

我一個哈爾濱的朋友,讀了一所不太好的大學,大二那年,實在受不了那裡的老師天天浪費大家的學習時間,受不了身邊的同學整日抱著電腦混時間,受不了在這個地方再浪費兩年。於是,他自學了電腦,在中關村自己開了一個小門面幫別人修電腦,因為他修得很不錯,又講誠信,所以回頭客很多。生意越來越好,於是也越來越花時間,因此在大三那年,他遞交了退學報告。

他覺得既然什麼也沒學到,還不如現在在商界拚出一條血路,至少這些是自己喜歡的。

他的父母得知後,連夜從老家的一個小鎮飛到北京,在他的宿舍門口跪著,讓他把書讀完。

每次他講這些,都哭得跟一個淚人似的。

於是,他放棄了那個小店,繼續浪費了一年多時間拿了學位證。

可是,這個時候跟他一起開店的幾個小老闆都已經能夠雇上三、四個員工,已經在家裡付了房子首付了。

他想,反正自己還年輕,沒關係,從頭來。畢業後,他再次談了一個店面,找了之前一起的合夥人,準備東山再起。

意想不到的事情又來了,他的父母在小鎮給他安排了一個工作—在稅務局當一個科員。他很生氣,回家問父母,為什麼要一而再再而三地給他鋪路,而自己又不喜歡。他的父親只是默默地說了兩個字:穩定。

他的媽媽說:「你在外面不僅爸媽不放心,我們出個什麼事兒你也趕不回來,這是我們兩個人深思熟慮的結果,你還小,慢慢就知道爸媽是多麼用心了。」

那天晚上,他們再一次發生了激烈的衝突。母親再次跪在了地上,父親則是大罵:「我們生了你、養了你,你還這樣對我們,不孝!不孝啊!⋯⋯」

現在的他,就在哈爾濱一個小鎮的稅務局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前些時間他來北京,跟我講,現在他最開心的,就是公司誰電腦壞了他去修,修好之後有一種快感。

那天他跟我講了很多。他的故事,我是徵求他的意見後寫出來的,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告訴我的一句話:現在他確實無憂無慮,但是他最恨、最怨的是他的父母。

 

我不知道讀這篇文字的你是怎麼想的。

父母給了我們很多,從我們學習到做人,從我們上學到工作,從我們過去到將來。這世上,最愛你的人,就是那兩位老人。可是為什麼,很多時候,他們給我們制訂的一條路,我們就是不願意走,而因此矛盾就越演越烈呢?答案很簡單,因為你長大了,而他們,還以為你是小孩兒。

父母為什麼要強迫你做你不喜歡的事情?因為他們覺得,這是為你好。可是,他們忘了,你已經長大,世界也在變化,總有一天,你才是世界上最明白什麼是對自己最好的那個人。

他們的理由很簡單:小時候你不願意吃藥,我逼著你吃,病才能好;小時候你不願意讀書,我逼著你學,你才能有今天。因此,現在你喜歡這個女孩子,他的背景不好,我逼著你分手,你才能遇到更好的;今天你喜歡做這份工作,但是不穩定,我逼著你換工作,你才能有更好的選擇。畢竟,我吃的鹽,比你吃的米要多。可是他們不知道的是,你選擇的這份職業能讓你過得很開心,你現在的伴侶能讓你覺得自己很幸福。

父母的邏輯看似沒有問題,可是,他們都是基於三個字:小時候。現在,你已經長大了,只是他們不知道你已經長大了而已;世界變了,只是他們還不知道世界變了而已。因此,如果你想要做你自己喜歡的事情,不受他們的牽制,又不想讓他們難受,那麼你就要用他們的價值觀告訴他們,你已經長大了。

 

很多父母,已經不知道這世界上多了很多他們都沒聽過的職業。

他們也不知道在數位時代下,人的生活和工作方式竟然有多種多樣的類型。但在他們的價值觀中,一定有能和我們重合的部分,從這裡打開突破口,間接地告訴他們:我做的事情,是我自己喜歡的;而且,我不小了,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曾經一個朋友被父母安排了一個自己不喜歡的職業,和父母辯論無果,離家出走,一個星期沒有給父母打電話,消失了。父親到處找他,給他的好友打電話,說:「你告訴他,只要他回來,幹什麼都行。」

他知道後,回來了。父母氣得臉紅。

可是,時間是化解誤解的唯一良藥。他回到了家,話不多,卻過上了自己喜歡的日子,父母一開始生氣,可逐漸看他這麼開心,也慢慢地知道自己當時思想的局限。後來,當他過得又幸福,又在事業上有所成就以後,父母和他都笑了。

再看看那個回到哈爾濱的朋友的例子,他為了滿足父母,過上了自己不喜歡的生活;父母滿意,但是看見他終日臉上沒有陽光,我想他的父母也在懷疑自己;而他也終於在最後把自己生活的一切不順心歸咎於父母。

既然都和愛有關,為什麼會有不同的結果。是因為,你從未在他們心裡,認真地說上一句:「爸媽,我已經長大了,放手吧。」

摘自 李尚龍 《你只是看起來很努力》/今周刊
 

Photo:Gaelle Marcel,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王信惠、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