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教育:只有最優秀、最全心奉獻於教育的人才有可能成為老師

由於芬蘭的教職是如此熱門,只有最優秀、最全心奉獻於教育的人才有可能真正實現成為教師的夢想。每年春天,數以千計的芬蘭後期高等教育畢業生,包括最有天賦、創意、動力的學子,都希望能夠進入芬蘭八間大學的教育學系。芬蘭小學教師的職缺競爭相當激烈。

文│帕思.薩爾博格 

 

教育,是備受尊敬和推崇的志業

教育與維繫芬蘭國家文化、建構開放社會兩種使命之間的關係相當緊密。傳承國家與社會的文化、價值與期望是教育的其中一種目的。教師也認為自己是打造芬蘭社會富庶前景的重要角色。當芬蘭走入全球世界時,教師搖身成為重要的文化傳承家。數個世紀以來,芬蘭一直都在為了國家認同、母語與自有價值而奮鬥,先是經歷了瑞典王國六個世紀以來的統治,隨後則屈服於俄羅斯帝國的五個沙皇之下,時間長達一個世紀。芬蘭在下一個世紀成為新興的獨立國家,但卻仍然活在各種勢力與全球強權之中。無庸置疑,當芬蘭人希望藉由教育、識字與自我改善完成芬蘭個體的發展希望時,歷史也在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記。文明是芬蘭文化的骨幹,也是所有芬蘭人文化基因中的內在元素。

因此,芬蘭的教師與教育變成了非常崇高的職業。芬蘭媒體經常針對後期高等教育畢業生進行職業志願調查。在這些調查結果中,教育經常獲選為最受推崇的職業,甚至勝於醫師、建築師與律師,成為人人心中的夢幻職業(Liiten, 2004)。正如「芬蘭國家青年調查」(National Youth Survey, 2010)所言,教育符合了芬蘭各種核心社心價值,例如社會正義、照顧他人與幸福等等。同時,教育也成為獨立且崇高的職業,擁有大眾的尊敬與推崇,更在年輕女性中廣受歡迎——在小學師資培育學程中,有超過八十%的學生是女性。(Ministry of Education, 2007)

另外一份民意調查報告詢問了一千三百位芬蘭成年人(十五至七十四歲)是否會因為配偶(或伴侶)的職業而影響到兩人關係。(Kangasniemi, 2008)受訪者必須在三十種職業中選出最希望配偶或伴侶從事的五種職業。調查結果相當令人驚豔。教師是芬蘭男性中最希望配偶(伴侶)從事的職業,領先護士、醫生或建築師。女性眼中最熱門的配偶職業是醫師與獸醫,教師則高居第三位。將近百分之三十五的全體受訪人都將教師列為其中一種理想配偶(伴侶)職業。在芬蘭的「配偶市場」中,只有醫師比教師還要熱門。這份調查報告也清晰描繪出教師在芬蘭社會的地位——無論校內或校外。

 

成為芬蘭教師,是一條競爭激烈的長路

由於芬蘭的教職是如此熱門,只有最優秀、最全心奉獻於教育的人才有可能真正實現成為教師的夢想。每年春天,數以千計的芬蘭後期高等教育畢業生,包括最有天賦、創意、動力的學子,都希望能夠進入芬蘭八間大學的教育學系。芬蘭小學教師的職缺競爭相當激烈。在一般的情況下,如果只是取得後期高等教育的畢業學位以及通過國家考試(見第一章),還不足以完成這個夢想。想要成功進入師資培育學程,必須取得相當好的成績,擁有積極的人格,完美的人際關係,並且專心奉獻於教育志業之中。每年只有大約十分之一的人能進入師資培育學程,開始準備成為小學教師。芬蘭所有教師的年度申請總人數大約是兩萬人。

小學師資培育課程的分為兩個遴選階段。第一,申請人將會依據國家入學考試成績、後期高等教育的學位類型、校外活動成就、以及針對教育而舉行的國家考試成績等層面進行篩選。通過第一階段的申請人必須在第二階段接受面試,這場面試最重要的問題就是提出為什麼想要成為教師。

兩階段的遴選測驗顯示出芬蘭師資教育課程的高度競爭性。成功通過遴選的申請人通常已經擁有一些實際教學以及與孩童相處的經驗。在二O一O年,申請所有師資培育學程的人數創下歷史新高。超過六千六百名的申請人角逐芬蘭大學體系內的六百六十名學程名額。二O一一年至二O一二年間,赫爾辛基大學的師資培育系提供一百二十個小學師資培育學程名額,一共吸引了將近二千四百名申請人。圖3.1是二OO一年至二O一O年間的年度申請人數(按照性別區分)。(Sahlberg, 2011b)
(圖3.1)

 

優秀的人才能當老師,就是芬蘭優勢

圖中顯示了兩個顯而易見的現象。第一,芬蘭小學教師職缺的吸引力與日遽增,在這十年間,僅有中間那段時間略微有下滑。第二,男性在小學教師中的比例仍然偏低。申請師資培育課程的人數也會受到經濟情況影響。當芬蘭經濟與就業情況較差,年輕人會更容易傾向於從事教職。二OO八年的教育學程申請人數充分反應了上一波的經濟衰退浪潮。儘管芬蘭學生輟學、放棄攻讀學位的比例相當低,不過當時仍然有相對多數的男性學生在畢業前就會決定就讀別的科目或者就職。

芬蘭是每年都可以從高中畢業生中選取最優秀、傑出的人才就讀師資培育課程的國家。這種特質讓芬蘭小學教育充滿強烈的道德與專業基礎。芬蘭孩童接受教育的前六年,將會是一群有能力、效率的教育家負責教導他們。因此,當其他國家還在思考如何讓「出類拔萃的一群」加入教育事業時,我將這種現象稱為「芬蘭優勢」。

 

摘自 帕思.薩爾博格《芬蘭教育這樣改!全球第一個教改成功案例教我們的事》/商周出版

 

Photo: K.W. Barrett,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