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虧要陪陪老媽,我才賺得一日閒

從繁忙瑣碎的日常、做也做不完的家務、堆積如山待讀的文件書籍、待整理動筆的文章中鑽出,拋開所有,關上手機,往往,回去陪伴老媽,反倒成為我喘息放鬆的小歇日。因為在行程表上刻意保留這一日,我才能給自己一個最充分而正當的理由,從繁務雜事中瀟灑出走。

這是每次我回娘家陪半老媽之後由衷的想法,讀完《老媽,這次換我照顧你》之後,發現作者島田洋七的想法也如此。

《佐賀的超級阿嬤》作者島田洋七,是日本著名的相聲演員,這回他寫了這本《老媽,這次換我照顧你》,受照顧的主角是他老婆的媽媽。

島田和岳母的感情極好,因岳母中風,島田悄悄的在故鄉佐賀找地建屋,想回去就近照顧她老人家,老婆萬分驚喜又感恩,於是舉家從繁華的東京搬回鄉下佐賀,從此展開14年的照護歲月。

為了有更專業的醫護人員及醫療設備,他們也做了一個抉擇:將岳母送至療養機構,但天天都到院陪伴老媽,並親手做她想吃的點心食物,讓老媽不但擁有專業醫護人員的照護,同時天天都有溫暖的親情環繞。

翻完此書,我感覺島田把相聲演藝的「逗樂本性」帶進了14年的照護之路,彷彿養護機構是延伸出來的另一個表演場子,島田樂在其中。

他用詼諧的「相聲魂」來照護岳母,因之,讓本是愁苦哀怨的照護過程轉成了他繁忙演藝生涯後的人生喘息期,反璞歸真,不再兢業度日;讓岳母衰敗的病老過程始終充滿著歡樂的能量,因此,書裡嗅不到一個老人家與病魔困鬥後的霸道、無理、憤怨與依賴;那養護機構在島田筆下沒有絲毫的沉重與陰暗,卻帶著幾分愜意的度假氛圍。

島田在書裡反覆傳達著一個概念:照護就是要笑。因為病老就是不可逆轉的,所以比起做事業,他覺得反而能超脫得失,沒有壓力,因為這個路途的終點就是把人送到盡頭,所以每一分鐘的相聚都值得珍惜。

 

心態對了,照護父母不再是沉重負擔

想想,每一次我回去陪伴老媽,不正和島田的心態相同嗎?從繁忙瑣碎的日常、做也做不完的家務、堆積如山待讀的文件書籍、待整理動筆的文章中鑽出,拋開所有,關上手機,往往,回去陪伴老媽,反倒成為我喘息放鬆的小歇日。

因為在行程表上刻意保留這一日,我才能給自己一個最充分而正當的理由,從繁務雜事中瀟灑出走,否則,我的心思眼界永遠困在做不完的工作、排不完的行程、捨不得放下的任務裡。

因為與老媽相處,不必動腦,她叨叨絮絮、重覆來重覆去的話題,我就當成老片重播;回去陪她,就是吃吃喝喝、走走看看,不時空出雙手幫她老人家揉揉捏捏,怎麼尋她開心,都花不上腦筋。我總覺得不是我來陪陪她而已,也是她陪陪我,彼此相處作伴,沒有誰付出多誰付出少。

因此,我能體會島田所說,只要打從心裡想尋別人開心,那良性溫暖的互動就會如不斷湧冒的泉水,噗噗噗地流盪在彼此之間。陪伴老媽,是我的放空日,所以,我的想法一直和島田洋七差不多。島田說:「多虧要照護父母,我才能夠回鄉。」;而我每次從老家走出來,總是會冒出一個想法:「多虧要陪陪老媽,我才賺得一日閒。」

我跟姊姊們說,我實在太幸運。因為當年脾氣暴烈的老媽,經歷了教養她們幾個姐姐的摸索期,在身經百戰之後,已集結了心法、修正了路線,再來面對我這個小女兒時,就多了幾分溫柔與自省,少了劍拔弩張,所以從小到大,老媽和我的互動總是甜蜜多於挑剔,放鬆多於對立。

老媽對我的記憶就定格於此,於是,我總是更輕易地能捕捉到老媽人性中善良、和氣、滿足、愉悅等最光明美好的面向。在這個「優渥」的基礎上,我似乎比姐姐們更容易扮演彩衣娛親的老萊子啊!當然,就更能體會這本《老媽,這次換我照顧你》所說,心態對了,照護父母不再是沉重負擔,而是一次梳理人生的契機,重享親子關係的起點!

 

 

Photo: L.F.Le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