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學生報告不如教師預期,該如何化危機為轉機

與學生的有效溝通,並非以威權和指揮就能夠收得實效,不能只期待學生好表現,老師平常的身教很重要。

高三下學期,學生自行分成七組,自行選擇任一課課文對全班上課。今天是第一組上台教莊子<庖丁解牛>的第四堂課,也是最後一堂課。

 

最難教的不是知識,而是態度與價值觀

「簡報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錯字。」

「你怎麼連自己簡報中的典故都無法解釋。」

「到底『庖丁刀牛』的象徵意義是什麼?」

「請用一個完整的例子貫串庖丁解牛的三個過程。」

「竟然對著台下提問的同學說『為什麼要為難我?』」

第一組的學生三、四人站在台前,問題就像纏繞著的毛線球愈扯愈凌亂,回答全失了章法,撐不到三十分鐘就嘻皮笑臉地說:「仙女,剩二十分鐘給你講吧!」換我楞在當場,這就是上台的態度?

這樣的課堂,一旦形成「破窗效應」,木已成舟,後面各組有樣學樣,學生授課將流於形式,只是浪費彼此生命,班級文化難再建立,就無需指望下一組的報告會有多好。

 

確實的備課是「合理的期待」

學生們從高度配合台上同學,到漸漸地對台上失去信心,有一搭沒一搭地回應台上,乾脆自己組內低頭討論。鮮少上課注意時間的學生們,不到兩分鐘就回頭看看牆上的時鐘,回頭的頻率愈來愈高,表情愈來愈無奈,教室的空氣隨時都像會凍結。

向來很會抱怨上課無聊的學生們,一站上台變成了自己最不想成為的那種老師,全班的時間因老師的不夠認真而空轉。

 

要解決事情,先解決心情

「最傷我的,我想是仙女。在大家面前用力斥責我們,沒有臺階可以下,自尊心也不允許我逃避,被否定的我想了徹夜的解釋方法……。到了星期二,仙女重新講了堂<庖丁解牛>,隨著講解,我又想哭了,但這次卻是種全然不同的感覺,似乎一切都有了回報,雖然愛面子假裝無所謂,但生仙女的氣的想法,早已蕩然無存,原來我想要的,至始至終都只是被肯定罷了。」

與學生的有效溝通,並非以威權和指揮就能夠收得實效,不能只期待學生好表現,老師平常的身教很重要。

 

班級經營就是帶學生的心

子瀚的課後回饋是︰「仙女,我覺得你剛剛那樣真的不太好,我知道你想要他們用一個例子來貫穿全文,但應該先等他們講完,再提出自己的論點,畢竟他們也是第一組上課的嘛!」

老師讓學生尊敬是因為勇於面對問題的態度,不是因為老師的職稱。「聞過則喜」,與其把學生變成我們想要的模樣,不如設法激發出他們有的!

 

開誠布公面對問題則化解危機

接下來要報告的組別皆已提早準備,也與我討論課程的進行,化責備的危機為當責的轉機有三大動力 :

一、對事不對人,不做人身攻擊。

二、明確讓學生知道哪裡可以做得更好。

三、教師虛心回應學生指正,不以權威自居。

班級經營上,事有原則就得堅持,人有情緒就得柔軟。難就難在「用心」要能被學生感受到。

Photo:Randen Pederso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