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是感情融洽的夫妻,長期照護也可能導致憂鬱

由妻子照顧的丈夫,容易變得不可理喻。比起由女兒或媳婦來照顧,丈夫更傾向對妻子撒嬌。這種撒嬌的呈現方式很複雜,有時甚至會演變成反唇相譏或暴力行為。而這也導致妻子照顧丈夫的難度,往往會超出原本的照護需求等級。
  • 書摘
  • 2017-03-17
  • 瀏覽數4,351

文/金田由美子、東田勉

 

居家照護者:不同立場會有不同煩惱

居家照顧者往往會有許多煩惱,支援者應該視對方的立場來思考應對方式。

 

當照護者是妻子時,可能有以下狀況

.當妻子必須照顧丈夫,丈夫卻是一個將家中大小事推給妻子、不幫忙教育孩子、只顧著在外面玩的人時,妻子就會很難心甘情願照顧另一半。像這樣的照護,往往就會演變成不幸的開端。

.即使夫妻感情融洽,能心平氣和照顧另一半的日子也不會長久。不少照顧者都因為勉強自己持續居家照護,導致壓力過大,結果併發憂鬱症或癌症。

由妻子照顧的丈夫,容易變得不可理喻。比起由女兒或媳婦來照顧,丈夫更傾向對妻子撒嬌。這種撒嬌的呈現方式很複雜,有時甚至會演變成反唇相譏或暴力行為。而這也導致妻子照顧丈夫的難度,往往會超出原本的照護需求等級。


當照護者是妻子時的協助重點

.在被照顧者前往日間托老所的時間,邀請同樣理解照護辛酸的女性朋友們,一起共進午餐。傾聽照顧者對生活的不滿,對她們而言將是一大幫助。

.照護的辛酸很難透過看書、看電影來消化。由活生生的人聽她們訴苦、發洩(最好能哭出來),才是最好的舒壓管道。

有些太太不會隱藏憤怒的情緒,在人前照樣數落丈夫。夫妻之間演變至此,有其背景原因,支援者不該輕易說出「對他溫柔一點」,而要換個角度思考「既然如此還要堅持居家照護嗎?」讓先生住進老人安養中心,或許反倒能修補夫妻關係,讓雙方重拾幸福。

 

當居家照護者是女兒時,可能有以下狀況

照顧公公或婆婆時,比較不會有心理障礙(不必去思考被照顧者為何會變成這樣),但若照顧的是親生父母,就會產生許多矛盾了。因為親子間的過往、情感、關係,都會影響到照護。尤其當父母罹患了失智症,身為女兒通常無法接受。

.開始照顧母親後,女兒會容易想起過去母親將長大成人的自己視為女人敵對的回憶。母親與女兒,不論到了幾歲,都是對立的,而母親也很難乖乖接受女兒的照護。這樣的母親一旦罹患失智症,就容易把女兒誤認成別人。

.將父母接到婆家照顧的的女兒,容易在丈夫和夫家親戚面前抬不起頭來。在照顧者協會訴說煩惱,還會被站在媳婦立場的照顧者責難「誰叫妳照顧的是自己的父母」,導致心中有苦說不出。

 

當照護者是女兒時的協助重點

女兒和媳婦即使同為照顧者,也會擁有不同的煩惱及怨懟。若要聚會討論煩惱或抱怨,最好能將彼此分開。

.照護時的矛盾、面對死亡的悲傷……,女兒在面對這些問題時,受到的衝擊往往會比媳婦更嚴重,這點請務必體諒。

.許多女兒在父母病逝後,都會自責「若我當初那麼做、若我能再多做一點」而後悔不已。因此支援的目的,在於不要讓照顧者在照護上後悔,要讓照顧者在照護結束時,能自我肯定「我做得很好」。

.當女兒將父母接到婆家照顧時,女兒的兄弟姊妹一定要向當事人的丈夫致謝。如果連聲招呼都不打,比起照護本身,女兒會更容易因周遭的閒言閒語而承受不住。當然前提是丈夫必須充分體諒。

 

發揮同理心,讓參加者敞開心房交流

在照顧者協會中,有些協會會將擁有相同立場的照顧者們集合起來設立分會,例如「妻子協會」、「女兒協會」、「媳婦協會」、「男性照顧者協會」等。這樣不但能讓參加的人取得共鳴,也因為人數較少,更能充分交流。

在家照顧親屬的人,一開始都會很難敞開心房。他們容易悲觀消極,擔心自己的照護是否會遭到否定,或者是否有做錯。唯有透過「我懂、我懂」、「我也是這樣」、「一開始大家都會比較辛苦」等同理的語言,才能讓彼此卸下心防

 

照護者共通的煩惱:這種生活何時能夠結束?

接下來,我們將以照顧者協會分會的形式,來探討各個立場的多種煩惱,以及該如何給予支援。首先必須將所有照顧者都會面臨到的煩惱,與立場相異所產生的煩惱分開說明。

居家照護時,所有照顧者共通的煩惱是什麼呢?種類其實很多,其中一個就是「照護永無止境」。照顧者必須經常與「不知要持續到什麼時候」的不安戰鬥,甚至責備夢想著哪天能從照護中解脫的自己。

照護時(尤其是初次照護),幾乎沒有人是樂觀積極的,多數人都是處在幾乎罹患憂鬱症的狀態,因此周圍的人一定要鼓勵照顧者。而面對容易鑽牛角尖的照顧者,也要盡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理想的團隊合作請見下圖


摘自 金田由美子、東田勉《居家照護全書》/采實文化

Photo:Huy Phan,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