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冰冰:曉燕你活不夠的,媽媽會加倍勇敢活下來

婦女天生是生理上的弱勢,白曉燕事件之後又過了20年,台灣社會依然偶傳婦女在街頭公然被傷害的驚人新聞。如何讓婦女能安心出門、在公開場所活動,是社會可以再思考的議題。

文/彭漣漪

藝人白冰冰2月底出版了她的第二本傳記《可以哭,別認輸》,談她兒時的窮苦,後來如何奮鬥在影劇圈出頭,也談到女兒白曉燕被綁架撕票的社會事件,及她接下來為何投入推動警察權益。

發生在1997年的白曉燕命案查緝拖了幾個月,主犯陳進興等人期間又連續犯下多起搶劫、強暴、殺人重案,引發社會極大恐慌,當時社會發起以婦女、兒童人身安全為主軸的兩次大遊行,希望為他們謀求安全的生活空間與成長環境,每場人數逾十萬人。

婦女天生是生理上的弱勢,白曉燕事件之後又過了20年,台灣社會依然偶傳婦女在街頭公然被傷害的驚人新聞。如何讓婦女能安心出門、在公開場所活動,是社會可以再思考的議題。

Photo:Jake Guild, Licensed.

 

【以下摘自《可以哭,別認輸》「以曉燕之名投身公益」一章】


Photo:Steven Depolo, Licensed.

六月二十三日,于曉燕生日有感

妊娠紋

幽幽邈邈的律動,繫著蜷蜷曲曲的妳

彎彎曲曲的臍帶,孕育嬌嬌嫩嫩的妳

甜甜蜜蜜的睡著,墊著塌塌縐縐的床

這是妳來卻也回不去的地方

 

我認為治安的惡化,與每一個人都脫離不了關係。如果曉燕的死,能為病入膏肓的社會治安開了張診斷證明書,那麼也該是尋找特效藥的時候了吧!那就是充實站在治安第一線的警力。

在搜索曉燕的過程中,我把警方的優點和缺點都看得很透徹。最主要的缺點,就是警方內部制度不完整以及關於犯罪的各種問題研究不足。員警的配備不夠先進,常有歹徒犯罪使用的槍械比員警擁有的更精良。最快的解決之道,就是盼望警方多研究一些關於犯罪的各種問題以及充實警員的裝備、精進警員素質及搜證能力。

因此1998年7月6日,我成立了「白曉燕文教基金會」透過基金會結合社會大眾的正義力量,做更多對社會有意義的事。白曉燕基金會成立了員警子女獎助學金來支持員警、鼓勵員警,為全民造福。白曉燕文教基金會的志業,我想就是曉燕留給我的人生課題。曉燕已從這世上消失了,不論接下來的日子有多艱辛,我都必須努力生存下去。

我主張鋼刀雖利,不斬無罪之人;不施霹靂手段,難顯菩薩心腸。菩薩也是慈悲攝受、威力折服,對小錯之人可包容但必須糾正,對壞事做絕視別人生命為螻蟻的人,當然需要嚴懲!

不幸的,2012年1月,兩名就讀日本東京草苑日本語學校的女學生在宿舍遇害身亡,喪子的椎心之痛我非常能感受,無冤無仇的歹徒毫無人性的狠心痛下毒手,無辜受害的兩個孩子死前多麼恐懼、多麼痛;死後還要遭受社會胡亂揣測,他們的苦我都知道。我曾以淚洗面、萬念俱灰,要放下談何容易。因此我以基金會的名義寫信慰問兩位可憐的母親,希望能撫慰她們的心。

我走過很多坎坷路,多年來不管多窮、多苦我都不曾抱怨過;不管碰到什麼樣的境遇我都勇敢的接受。我一直以為不能認命,應該用雙手運作自己的命才對。然而從不認命的我,卻無法擺脫命運的捉弄。

我的遭遇不希望任何人再遭受,因此在紀念曉燕的墓誌銘我刻上「曉曦浮海復明人間光景、燕子歸山喚得天下太平」這兩行字闡明了我的心意,成立白曉燕文教基金會、嘉惠社會、福利功德,用曉燕的名字延續她的慧命。你活不夠的,媽媽會加倍勇敢活下來,有一天媽媽走了,曉燕妳會永遠留在世界上。

 

整理遺物

今晚整理好心情,鼓起勇氣去曉燕房間整理她的遺物,看到她的每一件衣服,令我想起我們常常駐足街頭,看著她對著櫥窗裡的漂亮衣服投射期盼的眼神,我就苦口婆心的勸告她要節儉、不要浪費,明知道她很喜歡還是狠心把她拉走,如今想來,悔不當初。若知如此,當時我就不違背她的心意。

學校非常體貼的把曉燕上課使用的桌椅送給我,我摸遍了每一寸曉燕使用過的地方,我拿出她的作文,裡面有一篇《我的母親》。內容寫到媽媽辛苦工作把她養大,她將來想讀政大傳播系,第一志願是想擔任電視臺的主播。又寫到媽媽的信仰是觀音VS關公,收集郵票VS鈔票。看到這裡我才瞭解,難怪學校師生都說她是一個非常溫暖及幽默的人。

回顧我的小時候家裡孩子太多,媽媽也不懂愛的教育,天天讓我吃竹筍炒肉絲(挨打)。但是在打罵中也讓我學到忍耐的最高境界,也因為如此,身為公眾人物,近年來偶爾受到無端攻擊,我都能淡定的忍下來。現在雖然偶爾會談到過去媽媽對我的種種,但我對媽媽並沒有不滿,92歲的她,已經沒有自理能力,我每天像照顧小孩一樣的照護她,反而對她心生憐惜。

寫到這裡突然想到,曉燕也被我打過一次。其實我一向對曉燕的學業成績不太苛求,只希望她活潑健康、品行優良、乖巧聽話。正因為我不要求她的成績,直到她讀國中二年級時,理化考58分、數學考59分我才開始緊張了。我和老師談,老師說這個孩子不笨,就是上課不專心、愛說話、愛發呆,其他方面的表現則是非常好。

於是,我告訴曉燕:「書是為自己讀的,媽媽不要求妳成績,但妳自己要自愛啊!請妳努力看看,下次考好一點,只要進步十分就好。」她隨口答應了,不過等到成績出來時,還是一樣糟糕。我忍住不生氣,再給她一次機會,她卻又讓我失望了,她總是漫不經心。

我平心靜氣和她約法三章,一定要她考到70分,否則差一分就打一下手心。我還和她簽約,把合約書貼在牆上,打手心的棍子也先買好了。結果,她還是不當一回事,反而更退步了,只考了50分。

我認為承諾是很重要的,一定要處罰她。我請她把雙手伸出來,她還不相信我會打她,還說:「不要太用力,打個意思就好,妳只有我這個女兒喔!」我用力打下去,她就哭了,喊到:「媽!會痛耶!」我說:「當然會痛,妳沒挨打過,不知道被處罰的滋味,我們一定要遵守諾言!」我狠心的再打下去,打了十下,實在打不下去了。但是我不能違背約束,我板著臉足足打了她二十下,她嚎啕大哭跑走,我也躲到房間大哭一場,痛在兒身,疼在娘心,真是捨不得啊!

當晚我特別買了她最喜歡吃的蘋果,走進曉燕房間她已睡著,眼角掛著眼淚,鼻頭哭得紅通通的,挨打的手心紅腫腫的,我把蘋果放在她手中,紅紅的蘋果、紅紅的手,越看越捨不得,我哭著衝出房間覺得好後悔!

沒想到,次月的考試她竟然進步了,以後大都考到80分以上。但她挨打的那一幕,時常出現在我心海中,不知她是否也牢記。

再看到相簿裡面許多珍貴的照片,從她呱呱落地到荳蔻年華的17歲離開為止,每個階段的成長照片:有撒嬌讓媽媽揹著、有可愛的黃毛小ㄚ頭、也有刻意裝扮的沙龍照,我的情緒也跟著每一張照片起伏,最後當眼淚如流水般潰堤時,珍貴的照片上面也被淚水打濕了。

深夜抱頭痛哭之後,我安慰自己,許多人因為白曉燕而起了更大的慈悲心,白曉燕燃起了追求生命權的火種,社會大眾更加重視兒童安全,曉燕的犧牲是有價值的,只是人類基本惡源若不根治,猶如按球入水,這裡沒、那裡出。奈何乎!雖然曉燕不幸的離去卻為社會治安帶來一道曙光,不知這道光是否能永恆,我只知道刻劃在我心裡的那道傷痕,是永久無法痊癒的。只盼夢中再見一面,把她所有的表情刻在我心田,哪怕是幾輩子後的第一眼,我依然能夠認出她是我的曉燕。

 

數位編輯:楊逸慧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