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水思源回校任教─安琪的舞蹈夢

在學校二樓的舞蹈教室,我看著她帶領著學弟妹,在音樂中,盡情地揮灑,身體每個細胞,都在躍動,讓我深深感染,那份舞蹈的喜悅和魅力。

人文經過十五年辦學,已經有許多學生畢業,也有很多學生已經到社會上就業,開創自己的人生。但從人文畢業然後,再回人文任教,安琪是第一人。

在安琪臉書訊息欄上留言,想約她在上課前,訪談她。昨天到學校遇見安琪媽,知道安琪這學期有回學校帶舞蹈課,十分高興,立刻邀約她,接到OK的訊息,立刻驅車前往學校。

前往學校的路上,回想起,對安琪最深刻的印象,是在吳祥輝的著作(我是被老師教壞的)那本書中,一段描述安琪和培正在人文發生衝突的故事。「她個子很高,平靜的說:「今天我把時空錯置了。」(P.18)。吳祥輝在書中誇讚安琪:小小年紀,竟然有這種高段的敘事能力。

短短十幾分鐘的訪談,我也見識到安琪的思考和邏輯能力,能夠清楚的表達她對事物的看法。另外對於在學校時的表現,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她在舞台上的自信與熱情,國小就展現出舞蹈上的天賦。

民國九十二年,我剛進人文時,她讀小四,個子已經是五、六年級生高了,十分突出,一眼就會讓人瞧見她。等她上台跳舞時,更是全場的焦點。自然不做作,說話直白,卻充滿活力,經常可以看到一群小女生跟在她旁邊,儼如大姐頭。

跳舞一直是她的最愛,在人文國小到國中,在均璇老師的帶領下,到過許多場合演出,亮麗的表現,成熟的舞技,博得許多熱烈的掌聲,她也在舞蹈中,找尋到她的興趣和天賦。

國中畢業前,華岡藝校的校長到學校演講,她就一頭栽進舞蹈的世界,到台北陽明山讀了三年的舞蹈科,學習各種不同風格的舞蹈。而且從頭訓練起,從基本功到身體的柔軟度訓練。

這讓她吃足了苦頭,三年哭了二年,才了解舞蹈學習,不像在人文那般輕鬆自在,需要下苦功夫。尤其來華岡藝校就讀的,都是舞蹈比賽中的常勝軍,優秀的選手,大多從小練習,不像她,是到人文就讀後,才被開發出來的潛能。

但是她不服輸,咬緊牙根也要完成所有的課程,一直到第三年,才漸漸進入佳境。加上在眾多舞蹈類型中,她找到她最喜愛的(國標舞)!加上劉真名師的指導,讓她從學習和表演中,得到成長與樂趣。

畢業後,由於舞蹈工作不是那麼容易就業,她也在各種職場中繼續學習和摸索。過年前又回到宜蘭,先在鎮上找一份固定的工作,再思考下一步該如何走?剛好人文需要舞蹈老師,學校老師就找她回來帶學弟妹練習舞蹈。

先從國中課後的課程開始,下課四點後,有一個小時體能活動時間,幾個愛跳舞的孩子,就由她帶領練舞。學校老師也希望,將來她能帶領平常天賦開展舞蹈、肢體活動的課程。

在學校二樓的舞蹈教室,我看著她帶領著學弟妹,在音樂中,盡情地揮灑,身體每個細胞,都在躍動,讓我深深感染,那份舞蹈的喜悅和魅力。連續按下許多鏡頭,心中有許多感動。

看到從人文畢業的孩子,經過人文的教導,現在長大,在外面學會了許多能力,現在終於能夠再回人文,把所學教給學弟妹。看到人文的傳承與希望,真的令人感動。

教育工作就是啟迪人類的智能和天賦,然後再把經驗傳承下去,才能延續和發展人類的未來。人文和其他學校一樣,都是在做教育人類發展的工作。經過十幾年的努力,慢慢從學生身上,看到開花、結果。

將來會有更多人文的學生,在學成後,繼續把人文教育信念,傳遞給下一代,帶到更多地方。感謝安琪,願意回到人文,傳承人文的信念,指導學弟妹,開啟孩子的天賦、潛能,讓人文,看到無限寬廣希望的未來。

        

照片提供:陳清枝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