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秘訣:不論何時都要溫柔、堅定、美麗

不論何時都不能失去溫柔。要當一位不為事物所動的美麗女性。不過於被他人人生影響,謙虛地生活。松平家的女性們都知道那就是幸福的秘訣。「女性不論何時,都要溫柔、堅定、美麗」。

文/松平洋史子


溫柔,堅定,美麗

法律明定一夫一妻制,是在明治三十一年(西元1898年)的時候。日本在100多年前,男性納妾都還是被允許的。

在那樣的風氣之下,松平家的女性,正室也好側室也好,想必有過許多內心不平靜的時候吧。

但是,不論何時都不能失去溫柔。要當一位不為事物所動的美麗女性。不過於被他人人生影響,謙虛地生活。

松平家的女性們都知道那就是幸福的秘訣。

「女性不論何時,都要溫柔、堅定、美麗」。

這是祖母嫁入松平家時,婆婆千代子(井伊直弼之女,從井伊家嫁入松平家)所傳授的話,也是松平家的女性代代相傳脈脈相承的話。事情有分成自己現在做得到的事,以及自己現在做不到的事。專注投入現在自己做得到的事,那姿態就會是溫柔、堅定而又美麗的。

不論遇到何種場面,都要相信自己,抱持這樣的心境沉穩地做好準備,不安就會自然消失。


讓自己是能見人的

昭和初期,祖母被各家報紙報導為新時代女性代表。對如此的祖母,日本女子高等學院(今昭和女子大學)的創設人‧人見東明先生提出邀請「希望能延攬為日本女子高等學院校長」。

「要創建一流的學校,徒具學問是不夠的。我欲琢磨學生人格,使其成為引領社會的女性。為此,望能讓學生直接接觸松平俊子女士的品格。」據說是被如此說服的。祖母接下了學院校長,並將松平家的作法「松平法式」納入女子教育。

接受祖母教育的畢業生,對祖母的回憶如下所述。「初次親眼拜見松平老師優美高尚的姿態,講堂上滿滿的學生都同樣感動莫名,無法言喻。好聽的聲音、輕柔的動作,如今憶及仍不禁沉浸在四十餘前年的過往,那令人懷念的過往。」

祖母所散發出的格調,是來自於「讓自己是能見人的」這樣的想法及其所衍伸出的一舉一動。品格,是在日常生活中處處用心,逐漸養成的。

從今開始,意識著「讓自己是能見人的」來生活吧。

 

「殘心」,常存為對方著想的心意

尊敬對方、常保體諒之心,稱之為「殘心」。

從茶道,以至武道、藝術,都存在著這個詞彙。要讓每一個動作都留下澄澈的餘韻,這個「殘心」是必要的,而這也是松平法式的基本精神。

例如,端上茶水時,以右手放置了茶碗後,再以左手貼著茶碗奉上,這也是心意的表現。所謂的「殘心」,便是思慮事、物的心。為人帶來「澄澈」的,是這個「殘心」所生的優美行為。

「妳要成為一個能留下澄澈餘韻的女性。」祖母如是說。門要靜靜地、輕輕地關上。掛電話時要先確認對方已掛斷電話後才能輕輕掛上。就像這樣,任何動作都不到最後絕不懈怠,能留下澄澈餘韻的人,才會讓人想再見一面。

即使是電子郵件,結尾的問候語寫得漂亮的,才會給人留下印象。漂亮的結尾語,不是一些好聽的話也沒關係。而是端視個人是否能配合對方的狀況使用優美的文字。

「殘心」是日本的美好文化。「待人」的第一步,由殘心開始。


不愉快的事要埋藏進「丹田」


我還是孩子時,只要一有不愉快,就會被祖母嚴格地教誨「不可口出怨言,不愉快的事要埋藏進丹田」。因為,怨言並不是一個會提高自己品性的東西。

丹田是指肚臍下方,匯集全身精氣的地方。要是沒了丹田,松平家就無法說話了。

遇到不愉快的事,要到沒人看到的地方,用丹田呼吸。如此一來能緩和、放鬆,想責備對方的情緒也會消失。

首先,閉上眼睛,由鼻子吸氣,鼓起肚子,想像將所有的醜惡都埋進丹田,維持這樣的狀態暫停一下。

接著稍微開嘴,慢慢吐氣,讓氣穿過齒間發出嘶嘶聲,直到那口氣最後的最後。

只要做一次就能心情舒爽,不過若重複多次,就能鍛鍊丹田周圍的肌肉,常保堅忍的美姿美態了。

另外,建議遇到難相處的人也可以如此呼吸,放鬆緊張感,表情也會開朗起來。

摘自 松平洋史子《松平家的心靈整理術》/時報出版

Photo:Drew Coffman,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