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管理:你是「急事」的奴隸嗎?

生活中有兩件事在角逐我們的時間:急事和要事。急事,例如公司的要求、別人的要求,甚至是我們「內心的強迫症」,這些通常都會贏過重要的事,像是定期和伴侶約會、個人獨處時間、運動、冥想。

文│約書亞‧貝克 

有一次我對一群青少年演講,和他們分享史蒂芬.柯維(Stephen Covey)所說的故事。

一位大學教授向一群商學院學生授課,他做了一件學生永遠不會忘記的事。他站在這群資質超群的學生面前,說:「接下來我要問你們一個小問題。」然後拿出一個容量三公升的玻璃瓶,放在自己前面的桌上。他拿出大約十二顆拳頭大的石頭,仔細一顆一顆放入瓶內。

瓶子滿了,已經放不下石頭後,他問:「現在瓶子滿了嗎?」

課堂上每個人都說:「對。」

教授微笑說:「真的嗎?」

他把手伸到桌下,拿出一桶小碎石,把碎石倒進瓶內,搖晃一下讓碎石填滿大石頭縫隙。然後他又問:「現在瓶子滿了嗎?」

這時學生已經有點明白,其中一位回答:「可能沒有滿。」

「很好!」教授說。他又從桌下拿出一桶沙子,把沙子倒進瓶中,填滿大石頭和碎石的空隙,然後再次問:「現在瓶子滿了嗎?」

「沒有!」學生大聲說。

這次他回應:「非常好。」他拿了一壺水倒進瓶內,直到水滿至瓶緣。他看看所有學生,問:「有誰知道這個瓶子要傳達的重點是什麼嗎?」

前排一位學生舉手說:「重點是不管行程有多滿,總是可以再擠出一點時間來!」

「不對,」教授說,「重點不是這個。這個瓶子要教我們的,是如果你一開始沒有先放進大石頭,其他東西就不可能塞得進去。」

你生活中的「大石頭」是什麼呢?

執行極簡主義生活後,我們開始能分辨出生活中的大石頭──孩子、朋友、信仰、目標、對社會的影響。極簡生活就是找出你的大石頭,放進瓶子內,減少其他小石子。

 

急事的奴隸

一九六七年,查爾斯.漢默爾(Charles Hummel)寫了《急事的奴隸》(Tyranny of the Urgent)一書。走在時勢尖端的漢默爾提出,生活中有兩件事在角逐我們的時間:急事和要事。急事,例如公司的要求、別人的要求,甚至是我們「內心的強迫症」,這些通常都會贏過重要的事,像是定期和伴侶約會、個人獨處時間、運動、冥想。

有遠見的漢默爾說要事很有禮貌,不會吵著引起我們注意,耐心等待我們行動。長久下來,忽略要事會付出代價,就像火山一樣總有一天會爆發,對我們生活造成浩劫。諷刺的是,我們都會忽視早期的警告。

我們心裡總是有個引誘聲音說:「我就是沒有時間做所有事情。」漢默爾認為,時間不夠用是因為你不知道哪些事情最重要。

上個月我在CNN讀到一篇文章,名為《放下你的黑莓機!多工處理是有害行為》。美國國家科學院的研究指出,多工處理反而降低生產力,比起不常多工處理的人,嚴重執行多工處理的人會更容易受無關緊要資訊分心。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John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精神病學與行為科學助理教授大衛.古德曼(David Goodman)說:「這個世代有太多資訊,無法快速過濾掉無用的消息。」這和四十年前就出版的《急事的奴隸》的概念不謀而合。

精簡生活不僅是處理有形物品而已。如果極簡主義代表要有意提升我所重視的事物,那麼也要同時決定哪些是生活中重要的事情,刪除害我分心的事,不要再為急事犧牲要事。

 

言簡意賅,誠實的言語

說話時,請發揮誠實正直的特色。對自己認同的事情,義無反顧去做,避免真假難辨、奉承的言語。真實的話語會給人深刻印象,你事後絕不會後悔,還能心安理得過日子。

 

電視頻道

去年一月,我們家刪減了過多的電視頻道,一切都是有線電視公司自己造成的。每次電視公司提高價格,我們都會考慮變更頻道內容,這次價格漲到一個月要價台幣一千八百元,我們終於下定決心,只訂購最基本套裝(十三個頻道)。

這是一年前的事,我們到今日已經能看出這個決定帶來的優點。

.少一點電視頻道

.多一點全家可一起玩的桌遊

.多一點家人散步時間

.不只是看運動頻道,而有更多時間真正去運動

.晚餐聚在餐桌前的時間變多

.閱讀時間變多

.性愛時間變多

.存下更多錢

.更多時間與朋友相處

.享受電視機外真人的生活

.健身時間變多

.減少對兩個政黨的抱怨(減少看新聞台時間)

必需聲明,我們並非完全不看電視,我的小孩(七歲和三歲)依舊每天看一小時電視(早上半小時,放學後半小時),我還是會看運動比賽,妻子也喜歡黃金時段的戲劇。但是,我們看電視的時間大幅減少,對此全家都非常開心,所以相當建議各位試試看!

摘自 約書亞‧貝克 《不被雜物綁架的人生:7個讓你更自由的極簡生活提案》/高寶書版

Photo: geir tønnesse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