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孩子的行為,一定要先了解當下的環境

擺脫本質主義思維,並開始覺察到依脈絡而定的「若⋯⋯則特徵」,可以為我們的個人生活和職業生涯帶來不可思議的好處。就個人層面來說,它讓我們更易於辨識出我們能發光發熱的情境,進而幫助我們作出更好的決定。

文/陶德‧羅斯

個性是依循脈絡而定的

有很長一段時間,人們認為個性是與生俱來的。如果鄰居的兒子被逮到在家附近的商店順手牽羊拿糖果,我們直覺地假定他還會再偷別的東西,對他起了戒心,甚至相信他的道德有瑕疵,這種瑕疵非但會驅使他犯下更多竊盜案,還極可能導致他做出其他不道德的事,例如考試作弊、對大人撒謊。

然而,這種觀點是錯的。個性和人類行為別無二致:沒把脈絡列入考量就談個性是沒有意義的。在這個時代,我們仍激烈辯論著該如何把同情、尊重和自制這些道德特質挹注到孩子身上,我們相信一個人不是正直就是不正直,中間沒有模糊地帶。在這樣的時代裡,主張每個人的特質都是由「若⋯⋯則特徵」所塑造出來,可能會激怒某些人。然而「個性是依循脈絡而定的」並非新發現。

一九二○年代,心理學家休.哈特向進行了針對個性的大規模調查。當時正是朝氣蓬勃的年代,全美學校都在進入標準化,而學校是否該陶冶學生的性情、又該如何陶冶,成為非常熱烈的辯論題目。哈特向身為宗教教育協會的會長,深信宗教教育是灌輸年輕人道德觀的最好途徑。由於他也是科學家,因此明白在倡導任何特定做法之前,他必須先釐清個性的本質。

 

正直,也是看情況而定的

哈特向的團隊檢測了八千一百五十個公立學校學生,以及兩千七百一十五個私立學校學生,學生的年紀為八到十六歲。每個學生都被安置在二十九種不同的實驗脈絡中,包含四種不同的情境(學校、家裡、派對、運動賽場),以及三種可能的欺詐行為(說謊、作弊、偷竊)。

每個情境都用兩種條件操作。第一種條件是受監控的條件,學生完全沒有不正直的表現機會。舉例來說,考試時有老師嚴格監考,考完後由老師批閱考卷。第二種條件是無監控的條件,學生受到引導相信他們做的任何欺詐行為都不會被發現。舉例來說,他們考完試後,有機會單獨在房間裡改自己的考卷,但哈特向在考卷底下偷偷附了一張複寫紙,來查探學生是否改了答案來獲得更好的分數。就任一脈絡來說,一個學生在受監控和無監控的條件下表現出的行為差異,就能提供該學生在特定脈絡下的正直程度。

哈特開始這項研究時,是用本質主義思維的來看待正直,預期每個學生不是正人君子就是無德小人。可是他發現結果完全不是這麼回事。這些學生在道德方面展現出極低的一致性。有個女生在改自己的考卷時動了手腳,可是在負責派對遊戲的記分工作時卻很公正。有個男生考試時作弊,偷抄另一個同學的答案,可是他在改自己的考卷時卻沒使詐。有個孩子在家偷錢,在學校卻不偷。原來正直也是依照脈絡而定的。


我們的人格會隨環境有所改變

脈絡原則挑戰了我們看待自己以及他人的方式,與我們大半輩子以來被教導對人格的認知相左。我們總認為每個人擁有持久、基本的本質,許多人一時放不下如此成見也是很自然的。多數人相信,當直探我們內在本質時,會發現自己是樂觀主義者,或憤世嫉俗者;我們很和善,或是很粗魯;我們很正直,或是不正直。因此,當有人指出我們的人格會隨環境而有所改變,這樣的想法似乎違反了基本原則:對我們而言,我們的人格感覺起來是穩定不變的。

之所以會有這種感覺,是因為我們的大腦對脈絡極端敏感,會自動適應我們所處的任何情境。我們在朋友的派對上表現得很外向時,大腦本能地會將我們的行為與類似情境的過往經歷作比對,並作出表現吻合預期的結論:我們就是個外向者,至少在派對上是如此。另一方面,在職場上,我們可能會視自己為內向者,因為大腦記得我們在同事身邊通常態度低調。如果我們的人格感覺起來是穩定不變,那是因為它在特定脈絡底下,的確穩定不變。

擺脫本質主義思維,並開始覺察到依脈絡而定的「若⋯⋯則特徵」,可以為我們的個人生活和職業生涯帶來不可思議的好處。就個人層面來說,它讓我們更易於辨識出我們能發光發熱的情境,進而幫助我們作出更好的決定。舉例來說,你在合作團隊裡可能表現得很出色,可是換成更獨立、更求個人表現的脈絡下就會很吃力了,因此當你面臨一次大升遷,但你九○%的時間必須在家獨立作業,你或許可以決定拒絕升遷,因為你能認清即使升遷有其利益,那份工作卻不符合你的「若⋯⋯則特徵」。相反的,脈絡原則也幫助我們辨明可能導致我們表現不佳或自毀前程的情境因素,進而改變或避開這些因素。

摘自 陶德‧羅斯《終結平庸》/先覺出版


Photo:Pedro Reyna,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