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遠可以選擇,用什麼心態去走眼前的路

「一個人可能會失去所有,除了人類最後一項自由:那就是在任何情境下,我們都還能選擇用什麼樣的心態去走眼下的路。」

文/羅伯特‧懷特

「一個人可能會失去所有,除了人類最後一項自由:那就是在任何情境下,我們都還能選擇用什麼樣的心態去走眼下的路。」─美國臨床心理學家和醫學博士維克多.法蘭可(Viktor E. Frankl)


「羅伯特,你永遠會為自己做出最好的選擇。」聽到這句話是四十年前的事了,當時我覺得這是有生以來聽過的一句最無聊的話。說這句話的朋友叫比爾,他剛參加了一個什麼「改造生命」的研討會,於是我也認定了所謂的研討會不過如此。對他一再勸說我參加這一點,只覺得是一種麻煩和負擔。
「我永遠會做出最好的選擇?」我只能苦笑,因為在腦子裡馬上能打出一張密密麻麻的清單,那上面盡是些失敗的事─冒險投資虧了錢、換份事業結果走進死胡同,同時走到盡頭的還有婚姻……這些都是哪門子「最好的選擇」?


做選擇時,你知道自己會失敗嗎?

「羅伯特,你知道我們重視和你的交情,所以這也是我們想要找你聊聊的出發點。你現在明顯過得不好,一直在焦慮裡。你經常會不經意間說到後悔做這個做那個,或者對未來有多沒有底。這樣開門見山,可能會讓大家覺得尷尬,但換作是你,相信你也不會對你朋友的處境默不作聲。當然你可以不接受,甚至斷絕來往,但至少可以先聽聽我們這段時間的觀察和體會。」

我得承認,朋友這番話是真誠的,這一點我能感受得到。

「上次和你說起,人永遠會做出最好選擇,看得出當時你認為那是胡扯。上次沒來得及展開,這次說不定能讓你改觀。因為你知道我們之前和你一樣,也免不了對過去有懊悔。」

他倆說的這一點也是真的,還記得我一開始就提過,特別是比爾最近的明顯改變。所以雖然我表面上還撐著,其實心裡已經產生了興趣,想看看他們接下來會怎麼展開對話。這個時候比爾開始談起他在研討會上最初的表現:

「第二天的時候,當引導師說我們一直在做對的選擇,我當時就跳起來向他挑釁。我不知道別人是不是這樣,但至少這句話在我身上絕對不成立!因為我太清楚自己過去那些荒唐事了。我以為這位引導師會想辦法把我壓下去,但他沒有。

只是順著我的話問我發生過什麼,請我接著說。這樣的例子太多了,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說起了堵在喉嚨的早幾年選擇離職創業的那次衝動。我講到了當時我是怎麼被底下員工不成熟的商業計畫誤導,陷入被迫抵押房子的經濟困境;不僅如此,我和妻子的關係也亮起了紅燈,還忽略了陪伴孩子。那次失敗夠狼狽,讓我在朋友面前抬不起頭,特別是之前公司的同事,因為當時自己是多麼志氣高漲地確信前途一片光明,結果搬起石頭砸了腳。後來想想我真是個典型教材,當著那麼多學員的面,我一股腦倒出所有這些年的壓抑、愧疚和懊惱。

整個過程引導師都認真聽著,在我講到差不多的時候,問了我當時為什麼要辭職創業。

說到這裡,引導師的下一個問題漸漸戳中我的要害─「你離開公司去創業的時候,知道自己會失敗嗎?」當然不知道!當時壯志滿懷一心想要做成。

「那如果你創業成功了,你覺得現在你會怎麼想?」那還用說,一定是無比振奮,恨不得昭告全世界我是天才加勇士,能脫離討厭的環境,成為生命的主宰並因此而富有。

「所以」,引導師又說,「離開你當時的工作開始創業,就變成一個最好的選擇了是嗎?」我告訴他我本來以為是這樣的,但現在公司倒閉了,我虧了太多錢……他打斷我的絮絮叨叨:讓我再問你一遍,我知道你現在失敗了。但在你做決定時你還不能預知未來,就在那個當下,你是不是為自己做了最好的選擇?至少是在手邊能選擇的幾種可能性中最合理的一條路?


不要陷在無止盡的悔恨和徒勞裡

這一點,我承認了。

「那麼,你現在是不是應該停止責備自己了呢?」

說這句話的時候引導師特別平靜,但這句話像春雷一樣擲地有聲地撼動了我!羅伯特你知道嗎,就只是那樣一句簡單的話,瞬間卸下了我背負了那麼多年的內疚和懊悔!我突然意識到那是對的,我們的確為自己做了最好的選擇,不是在不切實際的幻想裡選,而是在眼前的道路裡權衡。要是我們總站在現在看過去,自然會受已經發生的結果的影響,絕大多數人都會想要重來。只是別忘了,在還沒走到今天的時候,回看當時站在十字路口的我們,早已依靠本能為自己做了決定。

當我們確信做出的選擇其實是最好的選擇,就不會再陷在無休止的悔恨和徒勞裡。不是「自責」,而是「負責」,一字之差的微妙轉變,就能讓我們更自如地面對生活裡發生過、正在發生或將要發生的一切。


摘自 羅伯特‧懷特《追求樂活卓越的一生》/時報出版


Photo:Sandra Chile,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