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恐懼,我們能做什麼?

問問自己內心的恐懼是否真的有道理?若是個人努力能夠化解的恐懼,就得問自己如何能夠更好,使自己更安心。

文│弗爾克.佐慈

轉移視線

老是將眼光放在自己身上,容易沉溺其中且見樹不見林。若總想著自己的煩惱,總是感受到自己的痛苦,便是將自己閉鎖在本位主義的牢獄中。覺得自己的問題是世界的中心,是人的通病。理論上大家都知道,個人瑣碎的煩惱,比起發生在其他國家的地震或是內戰,實在微不足道。但是,弄髒新衣服,或是同事的敵意,比起五十公里外的大火,仍是更令自己沮喪。

自憐自艾一旦成為習慣,便會陷入負面思考的惡性循環,變得滿腹牢騷、抱怨不休。首先我們必須學會,將抱怨的事分成兩類:一類是奠基於個人根本無法改變的宇宙自然法則,另一類則是透過個人思想與言行可以撼動的困境。

第一類事情既然無從改變,再如何抱怨也於事無補,只有接受一途。宇宙自然法則之前,人人平等:親人亡故不可能重生;青春一去便不可能復返;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再如何努力搏取芳心也是枉然。所有存在法則的規範,不會因個人而大開方便之門;他人的感情,也不受個人意願操縱。

第二類的抱怨,是可以透過個人思想與言行改善狀況。但在牢騷與抱怨下,卻變得似乎無法改變。只有停止抱怨,我們才可能把握機會改善情況。

面對自己無止境的抱怨,轉移視線是唯一的改善方式。不要只盯著自己的痛苦,應該將視線朝向他人:是否有人與自己處境相同?是否有人情況更糟?自己處境雖糟,但是否仍有能力,幫助境遇更糟的人站起來?如果自認狀況已經夠慘了,為什麼還要關心別人。那麼,真正的問題可能是倒過來:正因對他人視若無睹,才會覺得自己境況淒慘無比!

下回,若發現自己陷入自怨自艾的情緒時,不妨暫停下來,逼迫自己把眼光從肚臍眼移開。看看周遭的人,是否有人處境比自己更糟?要找出比自己更不幸的人,不必在世界新聞裡受戰火或自然災害摧殘的居民找,身邊大有人在。找出來後,做一件你可能從未嘗試過的事:拋開自己的煩惱,伸出援手幫助他,為他的生活帶來一點微笑。

這個修習,不只適用於親人死亡、對生命短暫的恐懼,或是離婚等人生難關上。如同所有自我改變,都必須先從小處著手練習,才可能在大問題上有所作為。

生活中的難題,或許來自你的上司。對上司的不滿,使自己不斷地在負面想法中打轉。雖然不想理會,但壓抑的怒氣很可能不知不覺中發洩在無辜的第三者身上,可能是同事、伴侶或是小孩。轉換視線,首先就是要看到自己如何圍繞在自我中心打轉:我很難過、很受傷、很生氣、很想報復、想給他一點顏色瞧瞧!從怒氣形成到產生報復念頭的過程,常常是不自覺的。但是,經過思維訓練,開始留意自己的念頭後,便越來越能意識到這樣的過程。一旦意識到這點,就能改變自己朝向正面發展:對同事、伴侶或小孩更有耐心,並設法為他們做些什麼。生活裡沒什麼能讓自己快樂的事,不代表自己不能為自己或為別人帶來快樂。

要做到視線轉換並不容易,且內心必會有一番掙扎。不過,下定決心做到以後,你將會發現,自己的痛苦、煩惱與憂慮都會減輕許多。所有辛苦,都有回報。

 

面對恐懼

釋迦牟尼曾要弟子面對恐懼。不要逃避,而是走向恐懼之處。只有與恐懼面對面,才可能真正化解。這裡所說的逃避,當然不是身體上的意義。如果受到一個壯漢的暴力威脅,逃跑自然是個好選擇。但面對內心的恐懼,逃跑就不明智了。恐懼並不會因不理會而消失,反而會在潛意識中左右我們的行為。

面對恐懼,首先要做到的,便是接受恐懼。不逃避、不顧左右而言他,正視恐懼,了解它何時何處出現,並接受自己因恐懼而出現的憂慮心情。

我們必須留意的,是經常重複出現的恐懼。例如:

—害怕失去工作。

—害怕失去伴侶。

—害怕某事被揭穿,使自己丟臉。

—害怕無法償還貸款。

—害怕無法通過考試。

—害怕沒時間大掃除。

—害怕說好的升職又沒了。

—害怕自己不夠聰明、沒有運動細胞、職場或情場失意。

—⋯⋯

對於某些恐懼,我們可能知道原因;有些則是懵懵懂懂,除了出現失眠及噩夢等不明症狀外,暫時無須理會這些不明原因的恐懼。生活中不乏心知肚明的恐懼,先從這些地方著手進行。

接受恐懼後的第二步驟,就是將恐懼分類。按照恐懼的原因,分成下面兩類:

(一)第一類恐懼的原因,是個人無法改變的。例如,害怕自己某天會被隕石砸到。對於造成這種恐懼的原因,我們無力改變。人生於世存在許多危險,無論機率大小,都只能接受而已。就像害怕家裡遭小偷,可以盡力防備保全,但仍然無法百分之百保證絕對不會遭小偷;或者,也可以盡力使對方留下良好印象,但是,這不代表對方一定會愛上自己。

(二)第二類恐懼的原因,是個人可以操縱的。透過個人努力,可以降低失敗的風險,例如,對考試的恐懼,可以努力準備降低不及格的可能性,從而減輕恐懼。不過,造成失敗的原因有許多,個人努力通常只是其中之一。在為恐懼的成因分類時,可能會因此而有所疑惑。事實上,這個分類的目的是讓自己清楚:面對恐懼,我們能做什麼改變。

釋迦牟尼雖然強調,個人須對自己的言行負責。但若是自己已經無力承擔面對,就應虛心求助。

了解恐懼的成因後,就要從思想及行為下手。例如,怕被隕石砸到的恐懼,可以從思想訓練做起。釋迦牟尼教導弟子訓練思想的方法,同樣可以用來處理恐懼及其原因。問問自己內心的恐懼是否真的有道理?若是個人努力能夠化解的恐懼,就得問自己如何能夠更好,使自己更安心。

摘自 弗爾克.佐慈《佛陀究竟想教我們什麼?》/究竟出版社

 

Photo:jesse orrico,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