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讓我們無法愛自己與愛人

心理學家研究,傘兵最大的恐懼出現在跳傘前。一旦跳下去,他們的恐懼程度就大幅下降。坐著想可能比實際去做可怕的活動感覺更糟。如果能讓自己踏出第一步,開始行動,你會發現自己的焦慮程度大幅減少。
  • 書摘
  • 2017-01-13
  • 瀏覽數4,132

文/蘇珊.佩琦


關於恐懼的建議事項

有一次心理學家在傘兵的練習任務中測量傘兵的恐懼程度。結果發現,最大的恐懼出現在跳傘前。一旦跳下去,他們的恐懼程度就大幅下降。坐著想可能比實際去做可怕的活動感覺更糟。如果能讓自己踏出第一步,開始行動,你會發現自己的焦慮程度大幅減少。

有一個男人告訴我,他老是想像做了之後最糟的後果,以至於無法採取行動。舉例來說,當他想打電話給一個女人,他會想像她的反應是粗魯無禮或冷淡,說她不想見到他。

既然都想到會有這個情況了,他何苦打電話給她呢?現在他說:「我還是會想到最糟的情況,但我期待最好的結果!這造成了很大的差異!」

完形治療師弗列茲‧波爾斯(Fritz Perls)說,恐懼是沒有呼吸的興奮。他在治療恐懼的人時,會建議他們靜靜地坐好,注意自己的恐懼,同時深深地、輕鬆地呼吸。有時人們會發現,看來很令人驚恐的事,其實也很令人興奮。

 

退縮,只會強化恐懼和孤立的感受

沒錯,人體對恐懼和興奮沒有多少生理上的差異。在這兩種情況下,我們的掌心都會冒汗,心跳加速,呼吸變得又快又淺。恐懼和興奮都是流經身體的能量,只是我們會在心裡就把這個感覺解讀為恐懼或興奮。有些人發現這些感覺很不愉快,於是就退避三舍或轉身逃離。他們為自己豎起圍牆,造成自我的孤立卻又強化了恐懼!

下次你感覺害怕,試試看波爾斯的方法。與其藉由退縮來切斷你的能量流動,不如靠著深呼吸來提升能量。試著對自己說:我覺得很興奮。看看感覺是否真是如此。或許你可以將恐懼轉化為愉快的感覺,或至少是興奮與恐懼交雜。


另一個可能幫助你注意恐懼並和它共處而非逃離的是:佛洛伊德相信,每個恐懼都藏有一個願望。好比說,一個已經獨居多年的寂寞男人會往床底下看,確定那裡沒人。他的內心深處其實希望有人會在那裡!你怕有人太靠近,會發現真正的你嗎?或許你的內心深處正希望如此!

看看你在實驗十五中列出的恐懼名單。在你的恐懼裡,是否藏有一個願望呢?

‧我怕我會失去自由。(部分的你認為你對你愛的某人或愛你的人有義務嗎?)

‧我怕在情感關係中發現有關自己的事。(部分的你想更瞭解內在的自己?你想知道你忙著藏起來不讓自己知道的事嗎?)

‧我怕我會失去自我,失去控制。(你是否恐懼於為某個人神魂顛倒?何不放開你小心翼翼的控制,落入無法預測的熱情大海?)

如果你覺得恐懼阻止你對愛說我願意,如果你想體驗到愛,那麼選擇本章中的一個建議,開始解決這個問題。後續第十章和十二章還有更多建議,教你如何應對讓你無法對愛說我願意的恐懼。注意自己的恐懼有個美好的諷刺,那就是你越這麼做,你越覺得安全。相對於深埋的恐懼,熟悉的恐懼還比較不嚇人。

 

愛自己,是需要努力的

關於愛自己,有一點倒是很諷刺,那就是你無法單靠意志力就能愛自己,你必須為它努力,克服重重阻礙,但到頭來,它就在那裡。只是你必須願意付出你的注意力,看著自己令人不那麼愉快的部分,體驗到一些自我厭惡的痛苦感受。愛自己跟你做完工作後就能得到報酬是不一樣的,它不是可以賺來的事。你不會因為努力就理當懂得愛自己。你理當愛自己是因為你是人。每個人都應該愛自己。所有的宗教不是用這個、就是那個方法告訴我們這一點。

愛自己有一天會是你的禮物,前提是你要敞開自己接受它。

一旦體驗到什麼是完全的愛自己,即使只是瞥見一眼,你的人生永遠不會再相同。即使心情低沉,或遭到拒絕、失敗和感覺惡劣,你懂得愛自己是什麼感覺,而這份瞭解會替你的人生造就出不同的特質。你知道自己一定能再體驗到它。

起初,你對自己的愛可能非常脆弱,像是早春嬌嫩的綠色新芽。這個殘酷世界的人和經歷會過來一再把它踩扁。但新芽會再冒出來,假以時日就會成長為一株強壯的植物,不受外在任何類型力量的影響。一點一點地,你會在對自己的愛中變得很有安全感。

摘自 蘇珊.佩琦《我們那麼渴望愛情,為何卻無法好好愛?》/采實文化


Photo:Brooke Cagle,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