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論恐懼的第一步:找一個不會給你太多忠告的朋友

談內心的恐懼本來就不是容易的事,要和讓你體驗到恐懼的人談更難。但這不是你不去做的理由。這麼做需要勇氣和練習。你必須對自己有耐性,願意體驗突破瓶頸的掙扎。但最重要的是,你必須相信,談內心的恐懼就能掌控住它。
  • 書摘
  • 2017-01-13
  • 瀏覽數4,969

文/蘇珊.佩琦

控制恐懼很重要的一步是開口談它


在我的女性團體中,我們常說:「有感覺就要談。」換句話說,如果你對某件事感到激動,那就說一說吧。避免談我們最有感覺的事很容易。但替一件事貼上標籤,開口談它,卻可以轉變它。相反的,避而不談只會讓它更往心裡埋藏,無法觸及,而你則會被它緊緊地把持住。

首先,找一個值得信賴的朋友,最好是一個不會給太多忠告,但會鼓勵你談話的人(事實上,你可以告訴朋友這是你想要的方式)。沒有人可以預測你試著把感受訴諸話語時會發現什麼。一開始可能不容易,不過你說的話有沒有道理或有沒有結論並不重要。你只要提高你對恐懼的意識,讓自己更容易觸及恐懼。

等你感覺準備就緒,試著和令你恐懼的人談談你的恐懼。你要小心,講明你沒有期待對方修正這個問題或用任何方式改變它。你只是要談談你身上發生的狀況。

談內心的恐懼本來就不是容易的事,要和讓你體驗到恐懼的人談更難。但這不是你不去做的理由。這麼做需要勇氣和練習。你必須對自己有耐性,願意體驗突破瓶頸的掙扎。但最重要的是,你必須相信,談內心的恐懼就能掌控住它。你必須在體驗到這一點以前就先接受這個信念,或者信賴其他數百名人士的體驗。

 

討論恐懼時,把其他感覺也一併提起

談你的恐懼可能很困難。理由有好幾個:可能你不清楚自己真正想說的是什麼;可能你一下子體驗到很多感覺,以至於無法清楚表達自己;可能你怕伴侶會覺得受傷、討厭或憤怒;可能你變得十分焦慮,於是就想避開整個討論。

當這些阻礙出現,最好的做法是連它們也一併提起,把你當下經歷到的事情說出來。舉例來說,以下這些話不僅能安撫你的焦慮,也能讓對方懷著憐憫,準備敞開心來聽你說話。

我感覺有話要跟你說,但我不清楚那到底是什麼。我想如果我開始談,它會變得清楚一點。我在試著說說看的時候,你能對我有點耐性嗎?

我現在有很多感覺。我想試著談談,但可能我會說得不是很清楚。這樣可以嗎?可以請你包容一下嗎?
我有事情想跟你談,可是我怕你會生氣(或覺得受傷)。請你瞭解我不是要求你做什麼。我只是需要談談我的狀況。

這類的陳述談的是你的「過程」而非你的「內容」,是一種把你自己帶入當下的方法。它們一旦發揮效用,就會創造出一種情感上的敞開,讓對話變得容易一些。你和對方都會完全投入,完全專注,完全聚焦於兩人之間即刻的互動。

 

說出真相,是需要練習的

當你談到恐懼,區分過程和內容會很有用。內容是你想說的話,過程是你要怎麼說,或當你說的時候你有什麼感受。過程和你當下的情況,和那一刻發生的互動有關。例如:說出真相是需要練習的,特別是談像恐懼這麼難的事情時。但一開始發現有關內在恐懼的真相,並且開口談它,卻是提升你對恐懼的意識,以及取得對它的掌控極為重要的一步。

在我的工作坊快要結束時,我通常會提供一個機會,讓學員說說工作坊對他們的意義。

在這樣的一段時間裡,有個男人說道:

我今天體驗到非常戲劇性的事。聽起來可能很簡單,但對我來說卻感覺很深刻。我發現我可以說我覺得很害怕,我嚇壞了。以前我總以為說這樣的話會很懦弱。沒想到效果剛好相反。我感覺更堅強了。

這個男人學到一個簡單但難以捉摸的真理。在我們的社會裡有很多人,特別是男人,相信脆弱是錯的。他們幾乎是不惜代價地在避免脆弱,避免敞開心房接受傷害,怕被別人看到自己的恐懼。

脆弱不壞;它是好事。當你可以暴露你的害怕(反正大家也都知道),你就自由了,你已不再受到隱藏恐懼這個需求的奴役。脆弱是讓另一個人看到真正的你。唯有那時,另一個人才可能愛真正的你。

真相(好比內心的恐懼)永遠都很困難。這是為何你會花這麼多力氣為它遮遮掩掩。這是為何揭露真相會令你感覺脆弱。但揭露真相也會讓你自由。脆弱是愛自己、親密和深刻的內在平靜不可或缺的一步。如果每個人都理解自己要努力變得脆弱,而不是迴避脆弱,這個世界會變得更美好!


摘自 蘇珊.佩琦《我們那麼渴望愛情,為何卻無法好好愛?》/采實文化


Photo:Matus Laslofi,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