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缺席對男孩的負面影響,在現代比過去更為嚴重

缺乏父親在場、缺乏現代的成年儀式對男孩的社會情緒發展有負面影響,而二者的負面影響都被低估了。家裡沒有父親或生命中沒有正向男性角色模範的男孩會開始在別處尋找男性認同感。有些年輕男性在幫派裡找到,其他男孩則在毒品、酒精、電玩、物化女性中找到。

文/菲利普.津巴多、妮基塔.庫隆布

在學階段的男孩,每周只花半小時和父親相處

如果我們不啟動男孩,讓他們成為男人,他們會把村子給燒了。—非洲諺語

在工業國家中,美國家庭缺少父親的比例最高—這個現象一點也不值得驕傲。在英國,童年結束之前,年輕人臥房有電視的機率比家裡有父親的機率還高。根據「積極教養」(Mind Positive Parenting)創立者大衛.華許(David Walsh),即使有父親,一般在學男孩每週只花半小時與父親相處。他說:「相較之下,他們每週花四十四小時坐在電視、電玩和網路螢幕前。我認為我們嚴重忽視我們的男孩。結果就是我們的男孩沒有花時間和人生導師或長者相處,這些人本可以指引男孩的人生路徑,教他們如何成長為健康的男人。」

缺乏父親在場、缺乏現代的成年儀式對男孩的社會情緒發展有負面影響,而二者的負面影響都被低估了。家裡沒有父親或生命中沒有正向男性角色模範的男孩會開始在別處尋找男性認同感。有些年輕男性在幫派裡找到,其他男孩則在毒品、酒精、電玩、物化女性中找到。

例如,二○一四年紀錄片《自由玩耍》(Free to Play)裡的三位玩家丹迪(Dendi)、菲爾(Fear)和嘻嘻(Hyhy)成長時都沒有父親陪伴。這絕不是巧合。其中一位玩家丹迪小時候父親過世,從此沉溺在電玩裡—他說父親的死讓他「玩得更凶」。另一位玩家菲爾很小的時候,父親就離開他們,他沒有被籃球隊選上之後,開始花大量時間打電玩。他說在很多方面而言,因為父親不在,他才成為現在這樣。第三位年輕人嘻嘻說他成長時父親每天工作十五、十六小時,基本上「放棄了生命中的一切」。紀錄片記錄了他們和其他《守護遺跡》(Defense of the Ancients, DotA)頂尖玩家一起競爭一百萬美元獎金的比賽過程。

缺乏父親的另一個副作用就是專注力和情緒異常的現象增加。二○一○年,瑞典研究了一百多萬名六歲到十九歲的兒童,發現單親家庭兒童服用過動症藥物的比例較一般兒童高出百分之五十四。全國健康統計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Statistics)報告顯示,如果父母未婚或離婚,只和單親媽媽住的兒童因為情緒或行為問題需要專業治療的比例較一般兒童高出百分之三百七十五。

若有父親或正向男性角色模範參與,孩子會比較開放、接受和信任新的人。一項研究調查了一群小學生,與父親同住的兒童和沒有父親在場的孩子相比,在二十七項社交能力上,有二十一項表現較佳。他們或許因此也擁有更多的玩伴。他們成績較好,學歷也較高。九項學業測量中,有父親在場的小學生有八項表現較佳,並且,父親的影響一直到高中都很重要。

 

關於家庭應該是甚麼樣子,必須要更有彈性

男人也需要學到,他可以想要參與兒子的生活。性別研究者和推廣者渥倫.法洛(Warren Farrell)建議,如果大家對於年輕男性能夠做什麼有更均衡的看法的話,這對大家都有好處,不只是對年輕男性有好處:

在女性運動之前,女孩學到家庭之船上,女性只能划右邊(養育孩子),男性只能划左邊(賺錢)。女性運動協助女孩長大成為划兩邊的女人,但是我們沒有類似的運動教導男孩,男孩長大了還是只會在一邊划船—只會賺錢養家。問題是什麼呢?如果我們的女兒試圖運用新能力,在左邊划船,而男孩只會在左邊划船的話,這艘船會一直打圈圈。只會轉圈圈的家庭之船遇到經濟不景氣的大岩石,比較容易沉沒。在過去,男人是家裡唯一賺錢的人,他可能在同一個公司工作一輩子。未來,進步的科技會讓經濟改變成為常態,家庭之船需要更有彈性—我們的兒子最後必須能夠養育孩子,就像現在我們的女兒賺錢一樣自在。

摘自 菲利普.津巴多、妮基塔.庫隆布《當男人不MAN了!消失在科技時代的男子氣概》/時報出版


Photo:Danielle MacInnes,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