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袒露內心的脆弱,幸福夫妻也只是謊言

為了親近某個人,你必須願意和那個人相處時放下面具。這就是親密。親密需要和你愛的人分享自己的恐懼和不安全感。(分享內在的喜悅、希望和愉悅也是其中一部分,但這部分做起來很容易。)
  • 書摘
  • 2017-01-06
  • 瀏覽數3,263

文/蘇珊.佩琦

 

完美婚姻只是幻覺

妮爾妲是四十二歲的畫廊經理,我在她裝潢得美輪美奐的公寓和她談話。她與第二任先生結婚已有十二年,以下是她第一段婚姻的故事,正是前文討論的範例:

我花了好幾年才得到一個觀點可以看待這一切。我要從現在回顧過去所看到的事情的角度。

我二十二歲穿著長擺白紗嫁給羅德時,有四個伴娘,還照我們寫下的內容舉行了長達一個小時的儀式。我們的婚姻會很完美。就是這樣。所以,任何似乎有問題的事,我都不去看。我不只是忽略,我是強烈地否定!舉例來說,我們的性生活很快就變成例行公事,但我告訴我的女性朋友,我們的性生活棒透了。我想我自己是真的這麼相信。此外,羅德喜歡隱私,對不小心侵犯到的人會很直截了當的表現無禮。他看電視時,我如果問他晚餐想喝什麼,就會被攻擊得體無完膚。可是我總替羅德辯護。他不可能做錯。我要全世界看到,我有一個多麼好的先生。

羅德的狀況是完全的理性,就好像一個沒有感情的人。他知道他應該要有感覺,所以他會表現得好像他有。我的意思是,他很會擁抱,不過那只是因為他的「電腦」告訴他:「擁抱很好。要主動擁抱。」

我們不是常常看到這些真相,但我想羅德對我的謊言和否定厭倦了。他開始要求我誠實一點。他無法忍受我「從來不生氣。」「我變得好驚恐」,根本無法去看任何像是「問題」的事。如果我們吵架,意見不同,我完美婚姻的故事就會整個粉碎,而那是我「全部的人生」。

同時,我也開始要求羅德有一些真正的「感覺」。唔,那令他很「驚恐」!

我的意思是,很有威脅性,因為他害怕自己其實是沒感覺的人,或即使他有,那些感覺也很可怕,並不美好。

我們的婚姻一旦開始走向盡頭,就結束得「很快」。羅德似乎毫不遲疑。如果他非得檢視自己的感覺不可,他寧可選擇離開。當他開始談離婚,你能想像那對我的「完美婚姻」故事造成了什麼影響嗎?他搬出去時,我失去的比一個老公還多。我失去我整個「完美人生」!真的好可怕。當然,我去接受心理治療,經過幾年時間,終於瞭解我拚了命要把自己的人生看成是「完美的」,背後其實有個理由,那就是我對自己充滿了厭惡,而那不是我想去檢視的部分。我在治療期間的巨大突破是,坦誠我確實不喜歡自己某些地方。一旦我這麼做了,如同防洪柵門打開了。哇!痛死人了。

然而結果是,現在我不需要說謊。我鬆了好大一口氣。我再也不是完美的,但我很真。我是誠實的。我就是我,不論好壞。我現在瞭解為了維持那個愚蠢的形象,我用了多少力氣。反正相信的人也就只有我一個而已。如果你想叫大家想清楚他們在假裝什麼,還要想清楚他們為何認為自己必須假裝。我告訴你,這真的改變了我的人生。

附帶一提,羅德也去接受治療了。他發現有感覺不是那麼恐怖,現在人變得越來越好。我們各自進入新的婚姻後,反而變成好友。我想如果我們離婚前可以做出改變,我們會是幸福的一對。但情況是,我們在各自新的關係中都變得成熟許多,現在也都很快樂。(她咯咯笑著)現在我的婚姻生活真的很完美!


親密的基礎,是願意放下面具

妮爾妲和羅德都不去看自己的恐懼和不安全感,因此是一副面具與另一副面具產生關連的範例。他們的故事的變化版極其常見,個人的恐懼和面具則有很大的差異。許多人甚至連禮堂都沒踏進去過。維護面具是單身人士犯下的「主要錯誤之一」,他們是因為這一點才保持未婚。為了親近某個人,你必須願意和那個人相處時放下面具。這就是親密。親密需要和你愛的人分享自己的恐懼和不安全感。(分享內在的喜悅、希望和愉悅也是其中一部分,但這部分做起來很容易。)

許多單身男女寧可把面具放在原有的位置,也不要被人看到內在的自己。所以兩人一變親密,他們就往後退開。過了這麼多年他們仍舊單身,這就是原因!

讓別名「維護面具」的恐懼,控制你的人生,是最難修正的錯誤。你需要動機和堅持,才能發現自己的面具是什麼,還有它所遮蓋的恐懼。只有你知道自己是否有足夠的動機去看你的面具和恐懼。你相信是恐懼害你單身嗎?對你來說,親密是否相當駭人?若仔細去想,你能看到你有個公眾自我和另一個沒人看到、甚至連你也沒看過,但比較誠實的內在自我?

摘自 蘇珊.佩琦《我們那麼渴望愛情,為何卻無法好好愛?》/采實文化


Photo:freestocks.org,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