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愛人,就能談一場精采的戀愛

不從自我中心的世界得到解放,是沒辦法去愛別人的。努力想要去愛,就是從自我中心的思考方式與行動方式中,一步步脫離出去。

文│加藤諦三 

愛一個人,就意味著要獨立

實際上,一個人只有打算去愛別人,才能夠開始改變自己。所謂去愛別人,就是要走上成長的苦痛過程了。透過努力去愛,一個人才能夠擺脫自我中心。被人愛,自己可以不必怎麼努力;但是去愛別人卻不可能不努力。所謂去愛,就是要從正面承受人生的重擔。想要去依賴其他人,想把責任轉嫁給其他人,想被其他人守護,想要抓住些什麼⋯⋯把這些一一捨棄,進而變得獨立的過程,就是成長的苦痛過程。

如果想要去愛別人,就必須拋棄想要依賴人的心態,也必須戰勝想要被人拯救的心態。不從自我中心的世界得到解放,是沒辦法去愛別人的。努力想要去愛,就是從自我中心的思考方式與行動方式中,一步步脫離出去。

不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內心世界裡,這就是脫離自我中心。人都是透過愛別人才逐漸得以改變的。透過愛別人,才能讓一個人變得不再以自我為中心。我們都是透過「想要去愛」而逐漸成長。

 

只渴望被愛,完全以自我為中心?
小孩子不管做什麼,都不會被要求承受他幼小的年齡負擔不了的責任,在這種令人安心的世界裡成長而確立自我的人,才有可能平等地與其他人交往。沒能從與母親的關係中獲得滿足,並從中走出來的人,基本上沒辦法戀愛。「溺愛」與「正常的愛」之間,有什麼區別?

正常的愛會不斷地鼓勵孩子獨立,會一步步地培養孩子的責任感。如此一來,孩子會變得想要盡快獨立起來,創造專屬於自己的世界。

 

因為眼裡只有自己,所以會被欺騙

「我只要能做你背後的女人,就無比滿足了。」一開始就主動要求做別人背後的女人,這實在太奇怪了。實際上,這種女孩也只不過是個自戀狂。她只不過是把自己當成無私地獻身於愛的人,並陶醉於此而已。

對她來說,戀愛的對象無論是誰都無所謂。戀愛原本就是她自己的獨角戲。她只想陶醉於扮演自我獻身的愛情戲女主角。說到底,最重要的是她自己,而不是對方。對方本來就只是讓她成為愛情戲女主角的舞臺道具。戀愛對象本身,她根本一點都不愛。

不過,這麼明顯的事實,為什麼男朋友就看不透呢?當然了,情人眼裡出西施,在愛情的熱度消退之前,往往是看不清對方的真面目的。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不能忽視。只想要被愛的人,沒辦法看穿對方虛偽的愛。只有在真正打算去愛對方的那一瞬間,才能夠看穿對方所謂的愛的假象。

 

去愛人,就能談一場精采的戀愛

只想被愛的人,眼裡只能看到自己,他們是以自我為中心的。打算去愛的人,眼裡才能夠看到對方,因此,也能夠看出對方虛假的愛。常聽說有人在男女關係中受騙。之所以會被騙,大多是因為只想要被愛。因為注意力完全被自己內心的糾結占據了,眼裡並沒有對方。而打算去愛的人則會認真思考對方的事,會站在對方的立場上,看著對方。因此,他們很快就能看穿愛的虛偽。

實際上,這種女孩還有另一個重大的心理問題:在自我犧牲式的獻身背後,她是戴著這種「愛的假面」的施虐者。

她的行為就是所謂的「表現為好意的控制」。施虐者如果以施虐者的面目登場,對方尚且有對應的方法。然而,一旦施虐者戴著善意的假面登場,對應起來就非常困難。這裡說的當然不只是戀愛關係,施虐心理會化為各種不同的形式表現出來。在親子關係當中也是一樣。從「只要你能夠幸福就可以了」,到「可以的啊,只要媽媽忍耐就行了」,母親會用各種話語,間接地表達出她的施虐心理。這些話語,全都來自母親心底深處的空虛、不安、恐懼、依賴,以及自我價值感的低落等。

摘自 加藤諦三 《為什麼我們愛得那麼累》/寶瓶文化

 

Photo:Eduard Militaru,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