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需要朋友,但那不一定是與自己相似的人

如果你限制自己只能找與你投緣契合的人—我也知道這樣做感覺有多好—最後你會切斷許多產生連結的可能性,而這就只是因為「這些人與你不同」。

文/艾蜜莉‧懷特

儘管事實上我們多半是過著個人生活,但不代表這是我們唯一可以過的生活。外頭多的是各種選擇,有許多能讓我們加入的團體、能參與的活動,還有能認識的新朋友。

然而,在你踏進這個更遼闊、更公眾的世界前,你不能期待它會繼續像你的個人生活。當我踏出第一步,尤其是在尋找在地的歸屬感時,我曾希望每個人都能像我一樣。這是由我個人生活衍伸而出的期待。我看起來像蘿拉,說起話來像茱麗葉,因此,我以為在我的歸屬計畫中,我遇見的人不論是外表或說話方式也應該和我相似。

但你在公眾生活認識的人或結交的朋友,不需和你有類似的外貌與說話方式。事實上,如果你限制自己只能找與你投緣契合的人—我也知道這樣做感覺有多好—最後你會切斷許多產生連結的可能性,而這就只是因為「這些人與你不同」。

如果在那些團體和地方的每個人都與你不一樣,你確實是需要做些努力才能敞開心房。舉例來說,我剛去參加同志彌撒時,發覺自己總是坐在有某些地方與我相似的人旁邊。或許這種反應是遭到梵蒂岡與啟發課程拒絕的後遺症,不過,我就是希望身邊的人(而且這些人多半是男性跟我年齡相仿,從外表看來所從事的工作也跟我過去的職業類似。後來,有一天晚上,我跟一位快九十歲的老先生聊起來,他告訴我在一九四○年代的多倫多樣貌;還讓我看他的海軍戒指,並娓娓道來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生活。這些故事為我開啟了全新的世界—一個沒有摩天大樓的多倫多!此外,如果我一直試圖讓我的公眾生活要與個人生活相仿,我就不會聽到這些故事,也不明白我有多喜歡理查了。

 

希望找到和自己”相似”的人,反而是自我設限

我把許多心態帶入這項計畫中,最終它們反而成了絆腳石,而希望與其他人相似的想法只是其中一種。我認為,我們本身都會有些特質造成自我設限,或至少形塑了我們尋找連結的歷程。就我來說,缺乏耐心就是很大的問題。如果我這個人能更鎮定沉著、更有耐心,我或許會以「貓咪擁抱者」的身分找到連結,或變成我私心嚮往的閱讀與寫作老師。可是,我既不沉穩,也沒有耐心,這代表有時候我自己的個性會妨礙我盡情投入。

不過,那倒是沒關係。訣竅是,不要因為自己某些特定的行為或局限而自責。我們不該認為尋找歸屬感是要原本內向的人變成天天狂歡;同樣地,也不應認為派對咖必須待在圖書館裡安靜地替書上架。尋找歸屬感的關鍵在於,要從你本身就具備的特質著手,這麼做最終將會讓你擁有更好的歸屬感,也比較不會浪費時間走冤枉路。我知道我熱愛刺激冒險,所以我不會強迫自己要定期到動物保護協會拍拍貓咪;相反地,我發覺我這種個性比較適合面對在豬島大吼大叫的那種場面。記住:讓你不適合參加某項活動的特質,也代表你可能非常適合參加另一種活動。

 

尋找歸屬感,不是要你變成全新的自己

尊重你的天賦與局限,尋找適合自己的連結方式,這一點非常重要。如果那些方式不適合你,就不可能產生連結,又或者很快就會消失。有時候我不免會想,當初「拯救豬隻」組織在展開政治訴求更強烈的示威遊行時,如果我留下來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我會不會變成打扮成豬、站在閃亮母豬籠裡的那個女孩?我會不會繼續參加示威遊行,要求有關當局提升對農場動物的保護呢?如果換成另一個人,或許就會透過這些活動進一步發現世界,甚至獲得更豐富的體驗,但我不是那個人。儘管未來我可能會改變,但那並不影響此時此刻我對於連結的需求。只要有人在「拯救豬隻」的活動現場扮裝,我就會立即退出。我可以鞭策自己跳脫舒適圈,但我無法變成截然不同的自己。

尋找歸屬感不是要你變成全新的自己。你不必變成別人。真要說的話,你是徹底轉變成「真正的你」。如果我從連結學到的第一件事,是我可以自行創造連結;第二件事就是,唯有誠實面對自己需要什麼、是什麼,才能創造連結。


摘自 艾蜜莉‧懷特《找到不再孤單的自己》/時報出版

Photo:Brooke Cagle,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