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做,你要幫我簽名嗎?

有時候,我的心沒跟上,在心裡的不是母親,而是另一個嘟嘴也想休息的孩子,累了煩了圖謀著如何混過去!此刻回過頭去看看孩子的雙眼,我想在孩子眼中看見什麼樣的自己呢?

有時候,我要想想清楚,便宜行事的代價是什麼?

昨晚看孩子們的聯絡簿,要交「蔬果存摺」(註:為了推廣小學生家庭多吃蔬果,要孩子們完成一系列關於蔬果的任務),好的,還剩下七八個任務,這陣子只見兩個孩子相互提醒,該吃的也吃了,為了完成任務,苦瓜也吞了一碗。孩子們的任務容易達成,但若要搭上他老母...…唉!只能說,是為娘拖累你們了。

「任務7:要和家人本週一起去買蔬果」;「任務19:要和家人一起做一道蔬果餐點。」我是好命夫人,都吃婆婆煮的,平日不上菜市場,也不做菜,這兩個任務躺在存摺裡怕是被我潛意識的忽略,這這這…...,現在幾點了?好像太晚了...…,我明晚也不行,該怎麼辦?

「你們明天要交,還是媽媽先簽名,日期空下來,你跟老師說,我們後面補做可以嗎?」

阿丞一向規矩,「不可以,那樣我不敢交。」

阿ㄨˋ睜著晶亮的雙眼,好像很驚喜的問我,「媽媽,我們沒做,你要幫我簽名嗎?」

他一問,提起的筆又輕輕放下,「呃,好像也不太好喔!」關於誠實,是我的思慮欠週了。

說實話,我這個媽媽也是另一個小孩,而且骨子裡也有懶散的那一面(讓阿ㄨˋ變散仙我的基因功不可沒),常常遇到學校的要求心裡有點不甘不願,有時會嘀咕學校怎麼常出些作業給老母做,一下要背課文給我聽,一下要講成語故事,一下要求跟他讀英文故事,要種綠豆拍照上傳,要親子共讀,現在還要自己上超市和做菜...…。

我的腦袋清楚知道這些事情都有「親」子連結的重要意義,也是透過這些活動我才能參與孩子的學習,只是某些時刻,我的心沒跟上,在心裡駐站的不是母「親」,而是另一個嘟嘴也想休息的孩子,累了煩了圖謀著如何混過去!

唉!當孩子看著你的時候,你在他眼中看到什麼樣的自己?

這一分鐘,在阿ㄨˋ晶亮的眼神中停一停,搞清楚,在他的眼裡,我可不是個小孩,而是他那又愛又怕又尊敬的老母,這個老母,可以做錯事,可以不完美,但如果我要他誠實正直,即便跑回去當個孩子,至少發揮一部分的老母魂,分一點心誠實正直的看自己,覺知自己正在耍賴。

「阿ㄨˋ,阿丞,好啦!是媽媽累了太忙了,你們做得很好,就先空著不要這樣簽名,明天你們去跟老師講,我會帶你們去超市和做水果沙拉,好好跟老師說,老師會生氣嗎?你們可以做到嗎?」

「可以啊!老師不會生氣啦!」他們倒是坦然不怕老師,心虛的是我心裡的孩子,總是膽小怯懦又不情願就是了。

我也想要當個心口如一,言行一致的媽媽,只是有時候稍不注意,心就會跑走變成賴皮小孩,後面就只好花費更大的拉力盯著自己口中說的和手邊做的,不要偏離「媽媽航道」太遠,如果我盯不了自己了,回過頭去看看孩子的雙眼吧,那晶亮澄澈的照見啊,我想看見什麼樣的自己?

 

Photo:erizof,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