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自己心中的孩子

在我年紀小時以調皮出名,媽媽為了馴服我,會直接責罵或拿走我最在乎的玩具,接著是丟掉或藏匿。大人都以為這種軟性的威脅,會讓小孩學會聽話與服從,其實只是無意識給予孩子恐懼。我因此害怕會訓斥我的媽媽以及一切擁有權威的人。
  • 閱讀
  • 2016-11-28
  • 瀏覽數3,786

/藍白拖

在我年紀小時以調皮出名,媽媽為了馴服我,會直接責罵或拿走我最在乎的玩具,接著是丟掉或藏匿。大人都以為這種軟性的威脅,會讓小孩學會聽話與服從,其實只是無意識給予孩子恐懼。我因此害怕會訓斥我的媽媽以及一切擁有權威的人。

讀書與工作後,這種恐懼感並沒有因考試高分或業績達標而消失,只是選擇性的忽略和遺忘。像是被置入保險箱,下一步刻意忘掉密碼。有時被問起為何要離家出走?我相信絕大部分的推力來自這股恐懼。以前我沒有足夠的能力解讀心中恐懼,但隨著年紀增長,我彷彿有了外科醫師的解剖能力,可以一刀一刀劃開傷口,看見內在情緒的血肉模糊。

朋友問我該不該放下一切旅行時,我似乎都能看見熟悉的恐懼影子躲在他們背後。最可怕的恐懼莫過於不知為何恐懼;一種找不到生活施力點的無力狀態,深怕人生隨時會踩空。我恍然大悟,原來這種強烈的恐懼感源於「被剝奪感」。

生活中交談過的旅行者,言語情緒中似乎都有那麼一點無奈與被剝奪感。與家人起爭執時,因為是親人,所以不能違逆反抗;與主管意見不合時,怕失去工作與收入,只能氣往肚裡吞;與恐懼相處時,只能唯命是從。

常有朋友覺得一個人去旅行好厲害,一定有過人的勇氣。其實不然,很多旅行者是因為生活中有太多東西被剝奪,只好離開去遠方。唯有與討厭的東西保持距離,才不會被傷害。在某些旅人心中,旅行是用來保護與捍衛自我的方式之一。

即便自己旅行一段時間,還是無法完全抹滅那種被剝奪感;就算去罵母親一頓,結果也不會改變。可以改變的是,當孩子做錯事,若我自覺想威脅孩子時,應該上前抱住他,給他來個鬍渣攻擊,讓他無力招架。

在孩子最恐懼時給予保護,而非傷害。如同對待自己心中的孩子。

 

閱讀更多文章請至閱讀官網

 

Photo:François Reinich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楊逸慧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