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嬤與老馬的故事

年甫半百已為阿嬤的她發願:「有朝一日我要有一座山,讓每一個生命都可以自由奔跑飛翔」。

來來去去的客人幾乎都變成了朋友,每個朋友自各帶著不同故事豐富了夫妻倆生活,我們當然也不吝嗇,扮演傳播平台將一個個感人的故事豐富了更多人的旅程。玉敏是其中一位讓人難忘的朋友,因為她正在過一個奇特的人生。

養貓養狗養魚都不稀奇,但誰的朋友家中養過老虎養過馬?養寵物的目的大同小異,但,曾經想過在自顧不暇的時候,還為了心疼奔波一輩子從馬場「報廢」的老病殘馬,只為了陪牠最後一程,便自不量力接下安寧照護的重任,甚至愛馬及狗,貓,羊,雞泛濫到不行? 

玉敏的夫家曾經經營名噪一時的大型戶外遊樂企業,因為老虎媽媽不願哺乳,改由她親自餵養小虎長達四個月,培養了一段難與人訴的特殊感情。不止小虎,玉敏說她從小就不愛當人而泛愛所有的動物,即便曾被篤賓狗咬過也不稍減這份感情。小學時曾經挨家挨戶冒雨按鈴尋找水溝中初生的流浪狗;為了照顧窩藏司令台下、樓梯角落,自己床下的流浪貓狗,她不惜與吃狗肉的校工爭吵,與惡作劇的男生打架,與不諒解的家人生氣。小小心靈一直覺得貓狗能夠撫慰每顆受傷的心,簡直無法容忍人類對牠們的惡行,所以就益發不想當人了。 

當然,玉敏不想當人的願望一直沒有實現,所以年甫半百已為阿嬤的她發願:「有朝一日我要有一座山,讓每一個生命都可以自由奔跑飛翔」。 

2014年12月,為了一匹跛腳馬即將變為下酒菜的文章,玉敏開始走訪馬場並驚訝發現每年有上百匹進口台灣市場,大家只看到雄姿英發的駿馬,卻乏人關心淘汰的老病傷殘。 她擔心牠們因為欠缺安養經費和落入專業知識不足的陰暗角落,又傷又病走完最後一程。

暸解越多越心疼這些終老異鄉的馬兒,於是家道中落獨自遷居台東的玉敏開始整理租來的小小一分農地,掏空存款標來學校報廢木頭,圍起一座小小的農莊,甚至準備好辭呈準備專心迎接隨時出現的報廢老馬。 2015年11月花蓮「台灣兒童發展協會馬匹輔助教育中心」突然來電,隨後送來了第一匹老病殘馬「莫克」。手忙腳亂的玉敏立刻翻遍並上網查詢所有養馬資料,還郵購了國外相關書籍拚命鑽研,深怕不能給老馬最好的安寧照顧。

「莫克」來歷不凡,德國進口的牠曾經代表台灣參加亞運,從馬場「淘」汰後轉送板橋騎警隊,因腳傷退役再轉送做為馬術治療之用,因年紀已高加上腳傷不宜再工作,最後轉請玉敏安養天年。沒有任何經費來源,玉敏必須張羅牠一日15公斤的草料餐費, 2個月一次的修馬蹄費,每日晨昏的陪伴談心,鏟糞、做肥、刷毛、挖蹄、散步、野餐。如果只有一老匹馬也就罷了,一、二年下來不知不覺又增添了十幾隻被人棄養的羊、雞、狗、貓。 

在愛的教育和自主學習下,這些被人拋棄的毛小孩一團和氣過著叫人自嘆「禽獸不如」的日子,但身為安寧照顧的玉敏可就得挑起為牠們三餐、治病、調養的沉重負擔。一年前,她和擅長美術設計的好友共同在台東史前博物館承租了一個角落,經營起「文創專享店」,藉販售好友設計的T恤、文具、擺飾…...賺取微薄收入維生。 

問她能夠打平開銷嗎?玉敏燦爛的笑容瞬間閃過一抹黯然,但不一會兒又露出樂天知命的笑聲:「不也就這麼過來了嘛!」

我明白其中必然會有的辛酸,但看到她臉書「莫克家族生活扎記」所流露出來的心甘情願,我只能真心期望她在這條崎嶇難行的路上永遠笑看每一個明天!

 

Photo:Takashi .M,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