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過世兩年了,我才終於接受他已經離開的事實

人之所以會陷於驚嚇狀態是因為要保護內心,避免被過於嚴酷的現實所傷害。即使耳朵聽著別人說話,可能也無法真的理解對方的傳達。

文│主婦之友社

受到驚嚇時,請不要做重大決定

人之所以會陷於驚嚇狀態是因為要保護內心,避免被過於嚴酷的現實所傷害。即使耳朵聽著別人說話,可能也無法真的理解。在這種情況下決定重要事情是很危險的。要是有人提起繼承之類的事情,請先加以擱置,等以後再說。

有些人會一直到這個時候才開始流淚。但還是有人哭不出來。


明明心裡在淌血,為什麼哭不出來? 我百思不解。直到丈夫過世兩年了,我才真的流下眼淚,似乎到了那個時候,我才終於接受丈夫已經過世的事實。可是那兩年真的很痛苦,吃什麼東西都不覺得美味,體重掉了超過十公斤。人在外面時會焦慮不安,以至於呆立在原地。窩在棉被裡遠離外面的世界時,我才會覺得放心……可能是得了心病。(F .H女士 五十七歲 喪夫五年)


如果丈夫是一家的經濟支柱,喪夫就等於失去了生計。遺孀必須獨自養育子女,還要包辦所有家事、處理房子維修之類的事情。性伴侶也沒了。以後展開的新人生將會出現永無止盡的孤獨和挑戰,要自己獨自承受這份重擔,實在是太殘酷了。可以的話,最好找個人傾訴如此的淒苦和悲哀,將情緒發洩出來,就能讓自己好過一點。

學生時期的朋友,或是鄰居、同事、興趣同好、女性親戚如果有人願意傾聽,就不妨將心中所有的感覺全盤托出。旁邊的人也許會覺得妳現在的情況很微妙,不知道如何與妳相處,只能在一旁守候。如果妳主動求助,他們應該會樂於伸出援手。

如果寂寞、悲傷、不安等情緒幾乎要將內心擠爆,而且一直出現食欲不振、體重降低、消化不良、心悸、心跳過快、頭痛、睡眠障礙等不舒服的症狀時,請務必立刻就醫。如果不向任何人吐露心中的痛苦,繼續沉陷在陰鬱的情緒中,就有可能出現精神問題。

 

按部就班地處理喪葬事宜,也有助於整理紛亂的情緒


失去生活伴侶,精神上和肉體上都陷於不穩定的狀態時,不熟悉的喪葬儀式會是很大的負擔。如果可以,也許會覺得想要避開。但是處理後事時有許多約定要履行,也許對當事者有所助益,因為能讓人慢慢接受故人已經遠離的事實,或是習慣沒有故人在旁邊的生活。雖然在心情不穩定的情況下處理後事讓我覺得很痛苦,但是許多人趕來悼念丈夫時,我有得救的感覺。(H.Y 女士 六十八歲 喪夫四年)

師父念經時,我的心情就平靜下來了。之前只是會參加法會或掃墓,並沒有特別信奉佛教,但依序完成守靈、葬禮等儀式,送走故人後,感覺送別的我們也得到了救贖。(T.Y 女士 六十五歲 喪夫一年)


食不下嚥,水也不想喝。明明很累,卻睡不著,這時要向家人或專業人士求助,憂鬱太久會有危險

不知道自己渴了,也完全沒有食欲;明明已經累到極點,頭腦卻很清醒,無法入睡……處於這種情況時,請別以為自行處理即可,務必要毫不遲疑地向他人求助。請身邊的人為妳做一碗熱湯、熱粥或榨一杯新鮮果汁,稍微填填肚子。

睡不著的時候,也不妨請人幫妳按摩手腳。感覺到他人手心上的溫暖,情緒會比較穩定,按摩也可以增進血液循環,讓人順利地進入夢鄉。如果這種情況持續很久,最好請求專業人士協助。


先夫在玩具工廠當業務,自從五十四歲時被裁員,找不到適合的工作,就得了憂鬱症。發病三年後,他便結束了自己的性命。我們沒有小孩。他走掉那一天和葬禮當天的事情,我現在幾乎都想不起來,也不記得在那之後有沒有進食,有沒有睡覺。

大約過了一個星期,住附近的姊姊覺得我這樣不行,把我拉去看精神科醫師。一方面因為丈夫是因憂鬱症自殺的,我對精神科醫師不太信任,再加上喪夫的打擊,我認為自己的狀況只是暫時的,並不是生病。

我跟姊姊說我不想去,卻抵不過她強硬的要求,只好去接受診療。經過醫師的諮詢後,拿了可以鎮定心情的藥。醫師還介紹心理諮商師給我,每星期去一次,持續了半年左右。我在那裡傾訴心中懷抱的痛苦和鬱悶,慢慢地整理心情。兩年後的現在,我已經不需要吃藥,也不必看諮商師了。直到現在我才覺得,幸好姊姊及時帶我去向專業人士求助,如果那時候一個人繼續抱著那些想法,我的精神應該承受不了。(A .H女士 五十四歲 喪夫兩年)


先夫的癌細胞移轉到全身,六十六歲就過世了。

被拋下的人往往會陷於憂鬱處於焦慮不安的狀態,什麼事都做不了。強風一吹,就害怕房子飛走;雷聲一響,就擔心自己會被雷擊;出門購物時會不安地想像:「我可能忘記關廚房瓦斯,現在家裡已經失火了……」住附近的已婚女兒很擔心,帶我去看醫師,醫師開了精神安定劑、安眠藥和抗憂鬱藥給我,開始服藥後,心情就比較穩定了。現在每次想到先夫在痛苦中死去的心情,我就會掉眼淚。可是半年後女兒就要生產了,為了即將誕生的孫子,我一定要恢復健康。(H .I女士 六十四歲 喪夫一年半)


先夫因肺癌過世之後,我好幾個月都提不起勁去做任何事,彷彿被困在幽暗的隧道中。每天睡覺前我都會想著:「好想為他做那件事啊」、「真希望可以給他吃那樣東西」,因而放聲大哭。朋友說:「妳再哭,他就不能升天了。」小孩們也說:「妳要怎麼哭都沒關係,可是爸爸最擔心的就是妳,妳可千萬不要生病。」住附近的長女為了預防萬一,帶我去看精神科。吃了醫師開的安眠藥,我才開始順利入睡,後來又去看醫師介紹的心理諮商師,總共持續了半年。現在看到同年代的夫妻並肩走路的恩愛樣子,我都會很羨慕,同時感覺到自身的寂寞,而差點掉下眼淚。情緒不穩定的時候,我會儘量去看心理諮商師。(M‧S女士 六十八歲 喪夫四年)

一般認為,憂鬱症發作的最大因素是配偶死亡,可見那會造成多大的痛苦。接受心理諮商或去看精神科醫師,都不是什麼羞恥或見不得人的事。

摘自 主婦之友社《以愛之名說再見》/太雅出版


Photo:Shawn Nystrand,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