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愛法國卻不愛法國人?

在法國不講法文或是講不流利的法文,有時會遭人白眼,但是魁北克對於語言包容性較大,別人會有耐心地聽著你說完不流利的法文或是英文,因此更多人是英、法語交雜著使用。

文│胡川安

說話的政治、語言的認同:魁北克的法語很奇怪嗎?

透過魁北克人對於法語的追求,英語族群也學會尊重法語對於魁北克認同的重要性,兩方雖然有衝突,但都願意尊重和妥協。

來蒙特婁讀書之前,我曾經在巴黎居住半年,為的是日後能在蒙特婁求學及生活,我的學校麥基爾大學雖然講英文,但是出了校園就是法語世界。我在巴黎大學的語言學校認真地學法文,每天除了學習文法,還到聽力教室上課。雖說是聽力教室,但裡面也有正音訓練。

年過半百的老師,私底下相當親切,但是一到課堂上就展現權威,針對每個人的發音字斟句酌,還對著我拍桌子說這個字不是這樣念。老師不只這樣對我,對每個人都這麼「認真」地教學。對法國人來說,語言不只是發音正確而已,還是重要的文化與國家認同,所以會無止盡地糾正別人的發音。

 

為什麼我們愛法國卻不愛法國人?

被糾正發音的不只是我,也包括以法語為母語的魁北克人。兩個魁北克的記者住在法國一年,寫了一本《六千萬個法國人錯不了:為什麼我們愛法國卻不愛法國人》(Sixty Million Frenchmen Can't Be Wrong: Why We Love France but Not the French ),提到他們在巴黎時不斷地被糾正發音與腔調,法國人還會嘲笑他們的口音。

在北美,糾正別人說話的腔調帶有侮辱的意味,但是法國人並不覺得如此。出身魁北克的歌手席琳‧狄翁(Celine Dion)以法文接受法國電視臺採訪,旁邊還打上法文字幕(一般國外的電視沒有上字幕,除非是講不同語言)。以法語為母語的魁北克人卻被嘲笑說得不標準,就好像中國人說我們的中文腔調有問題一樣。

英語和法語最大的差異在於,英語不只英國說,美國人也說,通用世界多數地方,所以我們可以忍受英國腔、美國腔(每個地方又不同)、印度腔、新加坡腔,美國腔的人還經常開英國人的玩笑,覺得他們的英語顯得做作。但是法語的中心無疑就是巴黎,雖然魁北克人、海地、北非等很多國家都說法語,但是巴黎的法語可以說是標竿,與他們不同的都必須被糾正。法國人什麼時候開始這麼注重發音?其實,法語的「保護」與「純化」運動並不是由法國人開始推動的,他們是學魁北克的政策,進而開始「保護」法語。這要從魁北克人被法國遺棄開始。

 

魁北克維持法語的古典用法

北美大陸東部聖羅倫斯河南北岸的土地,以往稱為加拿大,就是現在的魁北克,這塊土地一開始為法裔移民居住,在十八世紀中期英、法的「七年戰爭」中,法國人輸了,魁北克在《巴黎條約》被割讓給英國,由英國國王統治了說法語的加拿大人。

現在的法國人雖然嘲笑魁北克人的法語,但是十九世紀到魁北克旅行的法國人卻不這麼認為,法國知名的政治哲學家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曾寫下相當知名的著作《民主在美國》,文中記錄:加拿大讓我們感到非常好奇,因為這個講法語的民族完美無缺地保存在那裡,仍然具有路易十四時代的語言和風俗。

托克維爾在一八三一年到魁北克旅行,那時的加拿大已被英國統治超過七十年,他發現魁北克人的法文保持著古典用法。或許因為法國大革命,舊有的王室被推翻,一般人不知道怎麼說、怎麼用以往皇宮中的典雅法文,而未受歷史革命洗禮的加拿大卻意外地保存著以往法國固有的風俗習慣與語言。

英國統治者本來不把講法語的魁北克人放在眼裡,只要他們按時間繳稅就相安無事,所以讓天主教、法語和當地的民俗習慣一切照舊。但是,美國獨立戰爭後,英國在北美的土地只剩加拿大,講法語的法裔加拿大人甚至比英裔來得多。

 

英國人認為法裔加拿大人沒有文化

當時在北美的法裔和英裔族群經常因為生活習慣不同,或是毛皮生意產生衝突,英國政府自然維護英裔的權益。在托克維爾到達美國的同一時期,一八三○年的《德拉姆報告》(Durham Report)堅持同化法裔的加拿大人,想迫使他們融入英國的文化和語言。報告大肆批評了法裔加拿大人,說他們沒有文化又沒有歷史。

法裔加拿大人對這個政策大為反彈,與英裔族群爆發好幾次衝突,最後,英國政府只好採取較緩和的手段。雖然法裔加拿大人不願意講英語,堅持使用原來的語言,但對魁北克人而言,講法語不是懷念法國(他們不想回到法國),而是在面對英語族群時,彰顯不同身分的認同方式。

也因為法裔加拿大人其實並不喜歡法國,所以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魁北克領袖反對加入歐洲戰場,只想在新大陸上保護自己的家園。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法裔加拿大人主要居住在農村中,信仰天主教,當時加拿大人口最多的城市蒙特婁雖然是法語城市,但是管理階級主要說英語,勞工大眾則講法語。法語人士在加拿大社會中有著被視為次等語言的憤怒,伴隨著階級差異。

魁北克在五○年代,隨著城市化加速,產生了一批新興的法語中產階級,這批都市中的專業人士開始爭取法語在加拿大社會中的地位;隨著魁人黨成立,以及魁北克民族主義崛起,希望建立高度自治的法語省分。

 

魁人黨堅持使用法語

在推動法語政策上,魁北克在一九六一年成立「法語辦事處」(Office de la langue française),除了提倡法語之外,最主要的目的在於「純化」其用法。由於長期與英語族群相處,很多魁北克法語受到英語影響,所以「法語辦事處」主要的工作是建立標準的法語以對抗英語。

魁北克人口大約八百萬,其中超過七百萬人講法語,周圍則是三億的英語人口。魁人黨領袖瑞內‧勒維克(René Lévesque)的名言:「魁北克人在北美英語世界的海洋中,喪失了他們的語言。」因此,魁北克政府開始研議語言法規,詳細規範各種標誌及大眾傳播出現的英語,還有英語學校的招生人數,這些規範英語的政策在七○年代後期才在法國推行。

伴隨著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語言成為政治認同很重要的一部分。由於魁北克第一大城蒙特婁在當時也是加拿大的最大城市,許多跨國公司和重要的金融中心都設立在這裡,因此聚集很多說英語的企業,當時進入魁北克的移民大部分也以英語人士為主。

魁人黨怕英語稀釋魁北克的法語人口,在一九七七年通過了《法語憲章》(la Charte de la langue française),也就是《一○一號法案》(Bill 101);自此法語成為魁北克的正式官方語言,在公共領域都必須使用法語,人數超過一定數量的公司也必須使用法語。

政治過程往往激化雙方的對立差距,但實際生活中,英、法語族群其實沒有那麼對立,兩種語境在蒙特婁替換得很自然,每一個人基本上都是法、英語交錯,有時候甚至以兩種語言對談。

師生超過三萬人的麥基爾大學位於蒙特婁市中心,卻是一所英語授課的學校,學生可以選擇以英、法文來繳交報告和論文,教授如果無法批改,必須請求協助。相較於我在法國生活的經驗,在法國不講法文或是講不流利的法文,有時會遭人白眼,但是魁北克對於語言包容性較大,別人會有耐心地聽著你說完不流利的法文或是英文。透過魁北克人對於法語的追求,英語族群也學會尊重法語對於魁北克認同的重要性,兩方雖然有衝突,但都願意尊重和妥協。

摘自 胡川安《絕對驚豔魁北克》/時報出版

Photo:Pedro Szekely,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