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事情很單純,卻是我們複雜化了

人其實是很脆弱的,很害怕被否定或被拒絕,因此可以把百分之一放大成百分之百,把無意解釋成有意。
  • 書摘
  • 2016-11-14
  • 瀏覽數5,524

文│曲家瑞

人生關鍵字:單純

有時候事情很單純,是我們複雜化了。

最近看到一則新聞,某個男人到超商買東西,店員找錢後,他竟然很生氣地揮了對方一拳,理由是店員的一個眼神,讓他感覺被蔑視。店員喊冤說,他並沒有啊,找錢的時候都跟平常一樣,家境貧寒的他,來超商打工賺錢,不明白為什麼平白無故挨打?

記起自己的一個經驗,有一次LINE了朋友想請他幫忙,結果五分鐘之後都沒有回覆。這三百秒我的腦袋大概出現一百個以上的想法:他為什麼沒有馬上回?已經兩分鐘了,怎麼還沒回?他在想什麼,現在到底是怎樣?是不願意嗎?我剛剛的語氣不夠好?還是他不想理我?就在愈想愈糟糕、很懊悔發了這個訊息時,回覆來了。

當時心裡喊了一聲好險啊!按照以前的個性,如果沒有立即收到回覆,我會很受傷,愈想愈氣,進而馬上封殺這個人,並且補上一句「沒關係,不用麻煩了」之類的訊息,結果是錯怪別人了。

像這種想太多的誤會應該很普遍吧,尤其現在通訊軟體很發達,還有各種圖像表情符號等等,人和人之間的溝通不是應該變得更順暢嗎?

但人們的心思反而變得更複雜,也更焦慮:已讀不回是什麼意思?他寫這句話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情?不斷地揣測、自我解釋。就像別人的眼神沒有什麼意思,有人卻可以解讀成瞧不起或找碴,我們常在報紙新聞上看到的不都是這樣,KTV中兩路人馬因為一個眼神而大打出手。

人其實是很脆弱的,很害怕被否定或被拒絕,因此可以把百分之一放大成百分之百,把無意解釋成有意。我們的行為常常反應了當下的心境,下一次開始胡思亂想時,不妨回過頭來問一下,會不會是自己想太多啊!

 

人生關鍵字:不在意

如果一直在意別人的說法,日子一定很難過。比起演藝圈,學校是相對單純的地方。但是一開始踏進這個圈子,我腦海裡也完全沒有害怕兩個字,反而像劉姥姥逛大觀園,覺得一切都很新鮮有趣。

因為是新人,容易被忽視,在化妝間要等資深藝人先畫;錄影時畫面停留短暫;節目裡講了很多,等到播出卻被卡掉,只剩一、兩句甚至剪光光……新人要熬出頭,確實要有耐性和機運,但在這個階段,可以隨心所欲地發表意見,就算鏡頭不多也令人很開心。

漸漸有了知名度之後,也有了包袱。因為不知道會如何被解讀,所以開始注意自己說話的內容。就像媒體有時候會扭曲受訪者的意思,不然就是報導有出入,看著這些文章,總是會納悶:「我是這樣說嗎?」

除此,因為經常上節目、曝光高,就有人開始質疑:「那麼多外務,不會影響到教書嗎?」其實我的演藝工作多排在教課之餘,加上單身,比起有家庭的老師,要煩憂的事務相對單純,閒暇時間比較多,自認對教學一直很投入,因為這是我非常熱愛的工作,有時甚至在學校評圖待到三更半夜,但別人不見得理解這些付出。大家只看到曲老師一直出現在螢光幕前,一定把本業都耽誤,因此難免會有誤解。但是為什麼人不能有各種嘗試和可能性,只能侷限在原來的位子?

也曾被人批評過:「你一個大學教授,怎麼可以亂講?」記得有一次上節目,現場請來許多在國外求學的藝人。某位來賓提問:「你學歷這麼好,為什麼要進演藝圈?」我隨口說:「因為這裡需要高學歷的人啊。」聽到這句話,主持人的臉都綠了,當下就知道自己講錯話。事實上這句話在自嘲,但聽在別人耳裡,卻變成一句嘲笑。

前陣子我的一段話被某製作單位斷章取義,用來歧視某一類型的男人,一時引起軒然大波,對很多人造成傷害,紛紛來我的社群網站留言表達不滿。其實我並沒有那樣的意思,固然難過,但多做解釋也只會引來更多的反彈。事後製作單位向我道歉,我也覺得就讓它慢慢平息,反正曲老師的為人是禁得起時間考驗的。

一開始被曲解說話的內容時,我一直耿耿於懷,後來明白根本無法控制媒體要如何報導,製作單位要如何播出。面對別人的批評,不論如何解釋,也不一定得到理解或接受,慢慢地,我也學會放下。即使透過相同的語言,人們都很難完整正確地接收到訊息,如果因此而傷心不愉快,那日子還真難過。我們無法跟每個人解釋,但只要對得起自己,我想,其他一切其實不必太在意。

摘自 曲家瑞《曲家瑞痛快人生關鍵字》/ 大田出版

 

Photo:john mcsporra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