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們的孩子,我們也願意幫助更多的孩子

當你能給別人的孩子幸福,你的孩子得到的將是加倍的幸福。雖然我們幫助的是別人的孩子,但自己的孩子也跟著一起美好,一起成長了。

孩子對你的意義是甚麼?

經過一年的壯遊我有個答案:因為孩子,讓我心甘情願做自己不想,不敢,不行的事。

因為自己的孩子,我們壯膽進行壯遊,走出舒適圈,很好。

把整個世界變成你的舒適圈,更好。

我愛旅行,但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會帶著孩子旅行。

可是,當有兩個新生命因為我而誕生在這個世界上時,想要帶著他們看世界的念頭卻是越來越強。

很多父母外出旅行時,會把小孩托給家人代為照料,各有自己的原因。

但其中一種是:小孩年紀還小,出國旅行不會有記憶,太浪費了?!

對我們來說,帶著小孩去旅行,日後小孩有沒有記憶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的回憶裡有他們的參與。

而且我們一直相信,旅行帶來的絕對不只是護照上的戳章或簽證增加的數目,而是帶不走的態度價值與能力,而這些態度價值與能力跟小孩有沒有出國的回憶,不是絕對的。

加上台灣有育嬰假的德政,凡是小孩年滿三歲之前都可以申請,因此,2015年10月我們夫妻帶著2歲的Woody與3歲多的Hank出發。

至今,Woody累積的飛行時數約100小時,Hank則是大約150小時。

累積的不只是飛行時數,還有孩子隨遇而安的態度,我們走遍帛琉、尼泊爾、印度、斯里蘭卡、馬爾地夫,他們總是一起開心吃著當地食物、一起坐著很久的車、一起享受當地的風景,然後一起說:好美啊。

他們當然也會賴皮,也會發脾氣,也常爭吵,但他們已經變成彼此最好的旅伴,吵完就抱在一起和好,哭完就重整心情出發。

 

因為別人的孩子,我們把愛傳出去

從來沒想過這趟全家壯遊會變成志工旅行,而我,之前從來不曾想過當過志工。

當我們的腳步抵達尼泊爾,因緣際會認識了這個育幼院的負責人Jhampa,他是一位曾在台灣學習五年中文的喇嘛。

原本只是抱著捐款一次就可以離開的心情去參觀 Kids home育幼院,卻被院裡小朋友天真的笑容與溫文儒雅的舉止所感動。

看到她們用短的不能再短的鉛筆奮力地寫著作業,在一張狹小的床上兩個人擠著一起午睡,得知還有12個小朋友是無人捐助,她們晚上必須回到另一個租屋處睡覺,十分不忍。

既然遇見了,那就結緣吧!於是我們開始帶著兩個小男孩,定期去那裡陪伴她們,也被她們陪伴。

在與喇嘛討論院童小朋友的需求後,喇嘛希望我們能教小朋友中文與認識他們一輩子沒看過的海洋。

於是,我們每次拉著兩個小兒子的手,在加德滿都空氣汙染的街道穿梭走上40分鐘。

因為第一次去育幼院時,發現孩子們吃的點心很單一,於是先生主動在租屋處用新鮮的芒果煮成果醬,並帶著麵包與尼泊爾當季的水蜜桃當孩子們的點心。

看到育幼院院童魚貫入坐,整齊有禮地唱起頌歌,然後用餐的樣子,覺得她們很懂事,卻又覺得心疼。

於是,我們決定待在加德滿都的日子,每週都要去那裡用我們僅有的力量和她們相處。

人生就是如此,當你真心想做某件事,全世界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

陽光烘培坊的老闆娘聽到我們在育幼院當志工,那裏的孩子很需要關注,馬上阿莎力地說以後每周六固定提供院童一次免費的點心。

全部的點心都是手工製作,有香蕉馬芬蛋糕、甚至自製漢堡。

老闆娘準備好麵包、起士片、紅蘿蔔、番茄、黃瓜與她店內自製的沙拉醬,我們特意請老闆娘先別組合,我們要在育幼院內讓孩子體驗自己做漢堡的樂趣。

想不到的是,孩子們從小到大,從來沒有吃過漢堡,何況是自己動手做的呢!其實我們的心思很簡單,只是希望透過這些點心能夠一新她們的味覺與嗅覺。

當時我們一家已經壯遊半年,阮囊羞澀,身上物資有限,但原本還不懂得分享的Hank與Woody,在陪我們到育幼院當志工後,竟然願意把別人送給他們的巧克力禮盒、爸媽買的維他命C、復仇者聯盟貼紙分享給院童,還幫忙發送。

我想,這就是旅行的意義了。

 

一場愛的接力賽

一二三四五六七,我的朋友在哪裡?

在這裡、在這裡,我的朋友在這裡!

我在育幼院教唱孩子這首中文歌,除了歌詞簡單之外,特別喜歡這歌的意境。她們唱得最好的,也是這首歌。孩子們,多麼需要朋友的幫助!

後來,朋友的朋友Frank來到加德滿都,知道我們在育幼院當志工,他也一起加入了。

不只是當志工,我們還開始幫忙募集物資,跟喇嘛Jhampa確認所需的物資後,將清單訊息張貼到臉書上。

短短24小時,在台灣各地的朋友熱情認捐下募集超過30公斤的物資,其中我們還發想了一個小小驚喜給院童,製作他們的姓名貼。

可是,發起行動很簡單,實踐起來卻處處是細節。

物資有人要捐,那要寄去哪裡?

在台灣的朋友聽到後,立刻跳出來組成志工團隊,協助物資清點與集中。

物資有了,那要誰從台灣帶過來?

因為尼泊爾郵政不是很可靠(地震後沒了房子也沒地址? )而且一個包裹限重五公斤,國際郵資就要一千多元,花這個錢運送過來實在不划算。就在我們苦惱花國際郵資的錢不如捐給育幼院時,好心的胡先生將所有的行李空出來,從台灣將大家的近30公斤愛心物資送抵尼泊爾。

在滿滿的物資中,最吸引院童注意的不是麥當勞的玩具,或新的文具,而是她們專屬的姓名貼。這是她們第一次不需要跟別人分享共有,專屬於自己的物品。

猜猜看,孩子們第一個拿來貼上姓名貼的物品是甚麼?

在那成堆的牙刷中,抽出自己的,貼上。

從我們開始,到陽光烘培坊、Frank加入、台灣朋友們捐贈物資、台灣志工群募集物資、胡先生運送物資到尼泊爾,這過程好似一場愛的接力賽。

一旦點燃愛的引信,就是一個愛的世代開始發光。

 

別人的孩子 v.s.自己的孩子

當我們離開尼泊爾回到印度之後,人雖然離開了,但心卻留在那裡。

記得,那裡的孩子從沒看過海。我們將收藏來自台灣、澳洲、澎湖、南美洲、北非、帛琉、印度、斯里蘭卡、馬爾地夫等的貝殼,想要從印度寄到尼泊爾。

Hank在挑選的過程中,總是挑出最好最漂亮的貝殼。

爸爸有點心疼地說:「那些可以留給我教學和收藏嗎?」

我兒Hank霸氣回答:我想把最漂亮的給育幼院的小朋友。

父親只好慚愧地乖乖奉上這些貝殼。

我們又想到那些小朋友應該很難有自己的個人照片。於是,利用曙光村的印刷廠,將孩子們的照片設計成明信片印出來,打算連同那些Hank眼中最漂亮的貝殼一起寄過去。這時,突然出現一個台灣女孩在曙光村,她說離開曙光村要去尼泊爾當種樹志工,並且自願幫我們帶照片與貝殼到育幼院去。

於是,就將東西快速妥善的送到孩子手上。

 

但是,喇嘛Jhampa還在為育幼院的支出孤軍奮鬥。於是,我們再度與台灣的志工團隊合作,決定要透過募資平台的力量,為這些院童募集一年的經費(包含租屋費、學費、生活費等),預計需要新台幣30萬元。

特別的是,我們準備各項捐款者的回饋品:設計精美的尼泊爾明信片書、尼泊爾山區婦女縫製的布衛生棉、4D演講講座、壯遊講座,只要大家捐款特定金額,就可以得到特定的回饋品,建立捐款者與尼泊爾更深的連結感。

募資行動已經開始第5天,我們身邊的朋友們熱血捐款近7萬,接下來就要靠各界好心朋友願意慷慨解囊持續捐款。募資平台的規則是在明年1月1日之前沒有達到30萬元的目標,這些愛心也都必須一一退回捐款人帳戶。

離30萬的目標雖然還有距離,但我們持續努力。在這個過程中,當我們在電腦前討論專案、發表文章時,我總會把Hank與Woody喚過來,讓他看看父母忙碌的成果,跟他們解釋專案上的影片或照片。

當捐款數字開始上升時,我也會跟他們說:「你看,現在有越來越多人捐錢給育幼院的小朋友囉!」

孩子的感受非常直接純真,一開始聽到這句話,Hank竟然哀號說:「啊~這樣我們就沒有錢了耶~這樣不好~」

我笑了笑,跟他說:「因為育幼院的小朋友比我們更需要這些錢啊!你們還有爸爸媽媽,你們的爸爸媽媽很棒,是有能力賺錢的,你看我們很幸福,我們在台灣有房子住。可是這些小朋友沒有爸媽,沒有錢,她們可能連房子都不能住,也不能去上學了。所以,你覺得誰比較需要這些錢呢?」

到現在,當我跟他們分享,捐款又多五千元了!即便他們不明白金額的意義,他們依然開心歡呼:「喔耶!太棒了!小朋友有房子住了!」

當你能給別人的孩子幸福,你的孩子得到的將是加倍的幸福。雖然我們幫助的是別人的孩子,但自己的孩子也跟著一起美好,一起成長了。

最後我才發現,這就是我們全家壯遊的意義。

這些孩子真的需要您的目光,歡迎連結以下網址了解她們:

1.募資平台捐款:傳愛給尼 給地震孤兒一個家

2.臉書粉絲團按讚分享:傳愛給尼 給地震孤兒一個家

 

文內照片提供:吳怡慧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