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好好學習?你只需要一張椅子

利用通勤時間看書的確是一種方法,要是能捨棄瀏覽雜誌、廣告傳單、網路的壞習慣,應該能湊出更多時間。最浪費時間和腦細胞的行為是常態性的飲酒。有飲酒習慣的人不要說是獨學,就連正經事都做不了;這在歐洲已是流傳已久的常識。

文/白取春彥

獨學,
熱情比技術性問題重要

「利用通勤的時間讀書;為了念書,首先要打造舒適的書房;準備各種便利的文具;書桌應維持桌面寬敞,並收拾整齊;滑軌式的書架十分便利;有助集中注意力的古典音樂有哪些;念書只利用晨間時光;理想的睡眠應是深沉而短暫……」

有些人會煞有其事地提供這些辦法,而市面上給予這類技術性建議的書籍也為數眾多。

可是,真正在進行獨學的人行動又是如何?他們對於如何削減睡眠來擠出讀書時間,或是如何安排書房等事情一點也不在意,只是一逕埋頭看書、思考,擴展知性的世界。

換言之,他們在思考要如何安排閱讀時間之前便已埋首書頁,無論身處何處,都宛如置身在自己的書房。

我也是如此。只要沒有街頭宣傳車或飆車族的噪音干擾,不管人在哪裡都可以念書。一旦專注於閱讀和思考,我便聽不見周圍的動靜,甚至忘了自己置身何處。

我因為看書而電車坐過站的情況屢見不鮮,有回搭新幹線,還差點錯過在新神戶下車。我也經常一不留神便錯過了用餐時間。

而且如果當下覺得有必要,即使是家裡已經有的書,我也會立即買下,確認內容。我曾經因此同一本書買過四次。雖說是多餘的花費,但一本書頂多是兩杯雞尾酒的價錢。乾馬丁尼只要喝個兩杯,腦袋就無法理性運作,我覺得這樣的浪費才更讓人惋惜。

利用通勤時間看書的確是一種方法,要是能捨棄瀏覽雜誌、廣告傳單、網路的壞習慣,應該能湊出更多時間。最浪費時間和腦細胞的行為是常態性的飲酒。有飲酒習慣的人不要說是獨學,就連正經事都做不了;這在歐洲已是流傳已久的常識。


買書的錢不要省

有些人為了支付房屋貸款而不得不節儉度日,這樣的對象一點也不適合獨學,因為買書會令他們感到猶豫。不能只是向圖書館借書,因為在書本交還的剎那,從那本書得來的知識也會一併歸還。這話聽起來或許難以置信,但實則不假。

如果身上背負的貸款必須使自己節省度日到就連買下想讀的書、應該閱讀的書都得猶豫的程度,我覺得在精神上很不健康。這已經違反了人性化的生活。人不應該背負金額如此龐大的貸款。為了支付貸款而犧牲自己的生活,怎麼想都太瘋狂了。

文化誕生於闊綽和豐饒,吝嗇無法催生出文化。貧窮的孟加拉文化水平相對貧瘠,不過他們出了一位名叫泰戈爾的詩人。泰戈爾歌誦了孟加拉的自然之美。為什麼泰戈爾辦得到?那是他的生活過得很豐裕的緣故。

至於阿拉伯人是否發展出絢爛的文化?有人或許會說:不是有本名為《阿拉伯之夜》或《一千零一夜》的故事集?但那其實只是裝飾了幾分阿拉伯異國風情的故事,實際上是誕生自周邊諸國的文化,並不純粹出自阿拉伯土地。

然而,並不是只有過度的闊綽和豐饒才能發展出文化。文化是源於食衣住的欲望獲得滿足的自由環境。回顧歷史,對文化創造貢獻最多的其實是中產階級。

書房確實是豐饒文化的一個象徵,對從獨學者晉升為專家的職業學者而言,規畫一處考慮到採光和濕度的完美空間是提升工作效率的必需品。但對於一般獨學者來說,只要準備不會造成身體額外負擔的座椅便已足夠。一把供閱讀時使用的椅子,是中產階級也負擔得起的東西。

 

獨學的障礙是紛亂及不健康的情緒

當然,那些外在器物並不會左右獨學的品質;只要秉持專心一致的態度,便足以進行。

為此你一點也不需要特別安排時間。閱讀書本、畫重點線、思考,為了擴大思考範圍而參考其他書籍;有時花上一小時閱讀,有時也可能只趁五分鐘的空檔翻一下書─這便是獨學。

即使是學者,也並非從早到晚都埋首於研究。他們也是趁著授課、開會、擔任顧問諮詢等事務之間的空檔來進行學習。就連大名鼎鼎的愛因斯坦平日也得在專利局上班,他並非一直處於設備和時間優渥的環境中進行實驗。

因此,倘若執著於在早上時間念書,未免也太偏執了。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生活型態和狀況,只需依個人情況、以自己的方式進行學習即可。

摘自 白取春彥《獨學術》/麥田出版


Photo:Ben White,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