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中的人工香料,就是讓孩子食物成癮的元凶

我們終於搞清楚讓人類胖得離譜的原因了,一切都是科技的錯。早在人造美味出現之後,肥胖已經是可以預期的結果。我們因為食物中所添加的東西而吃得更多。不論我們如何努力嘗試,都無法驅走這深重的慾望。

文/馬克‧史蓋茲克

人工香料是肥胖的幫凶

我們正在把真正的食物變成垃圾食物。由於真食物缺乏味道,我們便在上面蓋滿熱量,浸在調味醬中,然後再灑上合成香料。如果食物越平淡無味,我們就越努力讓它變得像是真的食物。

 

食物成癮症狀大剖析

對於美味到特別難以抗拒的那些食物,尼德契有一個名詞來形容它們,叫做「科學怪人食物」。這些美食讓她深陷食慾之中,難以抗拒到自己變成不受控制的怪物。

在她渴望的所有食物中,沒有一種比餅乾更能誘發她內心深處的科學怪人。在所有餅乾中,最可怕的是Mallomar,這是一種外層包裹著巧克力,夾心是棉花糖的餅乾。尼德契會躲在浴室中偷吃,然後把吃完的空盒子藏在洗衣籃中,以免被家人發現。

 

磁振造影,證明食物成癮確實存在

現在,科學家已經發展出一種科技,能夠看清人腦內部的渴望就如同出現太陽火焰的模樣。在二○○八年初,美國俄勒岡大學路易斯神經造影中心的研究團隊,研究了一位十九歲大學生黛比的這種渴望。當時,黛比的頭伸到一個非常巨大又昂貴、稱做磁振造影儀(MRI)的磁鐵圈中,然後她的眼前會出現兩秒鐘巧克力奶昔的影像。

此時,她腦中某些部位便「活躍」了起來,這是因為那些部位中大量的神經元受到激發,使得許多血液流向這些全都是和「誘因」有關區域,包括:左內額葉眼眶面皮質、前扣帶皮質,以及其他三個面積較小、呈彎曲袋狀的灰質。在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中,這些區域呈現明亮的橘黃色,像是高熱燃燒的火炭,表示她腦中的這些部位有大量血液流過。她正體驗到「誘因顯著性」(心理學名詞,指超乎正常的強烈渴望),這是說明「產生如科學怪人般的瘋狂渴望」的科學專有名詞,也就是「渴望增強」的狀態。

等奶昔影像消失五秒鐘後,真正的巧克力奶昔才會經由幫浦和吸管送到了黛比的口中。等這個冰涼又刺激的巧克力液體持續流動五秒鐘,她大腦中與「報償系統」有關的額葉眼眶面皮質已亮到發燙。
雖然黛比喝到了免費奶昔,但今天對她來說並不是個好日子。她會獲邀接受腦部掃描,是因為她正參加一個維持健康體重的計畫。她身高一百六十四公分,體重七十二.五公斤,身體質量指數(BMI)是二十七.五,就官方標準而言是過重的。

 

想吃時沒吃到會焦慮,就是成癮

在進行掃描之前,黛比回答了對於她飲食習慣一些陳述式的想法,而這些內容也都引發她內心深處不愉快的情緒:

●我發現一旦我開始吃某些食物後,最後吃進的份量都會比我原先預計的吃更多。

● 我發現當我吃某些食物時,就算不餓了但還是會繼續吃。

● 我會吃到覺得身體不舒服。

● 我很常因為吃太多而覺得遲鈍或疲勞。

有時因為我太常吃某些食物,或是吃得太多,得花些時間處理過量飲食帶來的負面情緒,使得花在工作、與親朋好友相處,以及其他重要或休閒活動的時間減少了。

● 當我少吃或是不吃某些食物時,會出現戒斷症狀,例如躁動、焦慮,或是其他生理症狀。

● 我發現當我少吃或不吃某些食物時,想吃這些食物的慾望或衝動就會升高。

所以,我們在這個引起肥胖的類毒品食物清單中,再增加一個壞蛋:香料。這些一大堆表面上看起來無害、無熱量的化合物,就是肥胖拼圖中少掉的那一片。以黛比和莎拉喝的奶昔來說,那不只是糖和脂肪的冰涼混合物,還包含了好時公司(Hershey)生產的巧克力糖漿,其中就含有給人類的調味劑:香草醛和人工香料。

那些在佛羅里達的老鼠猛嚼的八種食物中,有六種含有天然或人工香料,另外兩種不含香料的食物中,有老鼠連碰都不碰的花生醬。還有前面提到的高碳水化合物飲料,如果沒有人工添加的香料,那只會是平淡、黏稠、死甜、無味的飲料,但是有了「天然」和人工香料,喝起來就像是果汁調和飲料。

我們終於搞清楚讓人類胖得離譜的原因了,一切都是科技的錯。早在人造美味出現之後,肥胖已經是可以預期的結果。我們因為食物中所添加的東西而吃得更多。不論我們如何努力嘗試,都無法驅走這深重的慾望。如果有例外,那就是女性中有八.三%、男性中有四.四%,就算是飲食成癮也能維持住BMI值,但這個現象至今仍無法解釋。

另外,我們也別忘了兒童,他們越來越胖了,就如同小牛、小豬和老鼠那般,壯壯的兒童最後只能穿大人XXL號的衣服。在這個趨勢下,苗條美國人所佔的比例會慢慢下降到零。到那時候走在路上,你會看到每個人都隨身帶著胰島素注射器。

摘自 馬克‧史蓋茲克《舌尖上的騙局》/時報出版

Photo:Quinn Dombrowski,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