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按你想的方式活,就會按你活的方式想

現實本身沒有什麼問題,就是一塊樸素沉重的布料,經髒耐洗,但夢想卻可以改變這塊布的樣子。我想活著的每一天,都要努力按照我想的方式活。
  • 書摘
  • 2016-11-02
  • 瀏覽數3,230

文│褚士瑩

夢想絕不是為現實遮醜

現實本身沒有什麼問題,就是一塊樸素沉重的布料,經髒耐洗,但夢想卻可以改變這塊布的樣子。

有人在乏味的現實中只求「小確幸」,排隊三個小時買一塊燒餅、搶購一款限量名牌包、搶熱門演唱會的票,這種永遠都是用金錢消費交換而來的夢想,其實只是隨便用三秒膠貼在現實這塊布上的一顆金蔥亮片,俗豔突兀而怪異可笑,而且一摳就掉,還會留下一塊疤痕。

稍微用心一點的,把夢想當成「蝶古巴特」(decoupage)拼貼藝術DIY,剪下餐巾紙上面的印花,用白膠黏貼在一成不變的生活,或是想丟棄的人生上。這些人跟著流行每幾年就有一件熱中的事,前幾年量身訂製摺疊自行車,這幾年則到世界各地跑馬拉松,每隔幾年就蝶古巴特一下,用便宜、速成的短暫嗜好,換個表面有趣的圖案,內在本質卻從來沒有改變,還是那個老舊無味的人生,其實什麼都不喜歡。

有人的夢想,則是一枚巨大而沉重的豪華別針,鑲著鑽石紅寶貓眼,勉強別在現實這塊布上,跟沉悶的布料一點都不協調,甚至沉甸甸地將整件衣服都拉垂變形了。

厭惡教書的老師、平日啟動自動駕駛模式渾渾噩噩度日的上班族,一放長假就迫不及待去國外跑趴、搭豪華遊輪;甚至以夢想之名,傾家蕩產不計後果地去環遊世界;或是把便宜的小套房,硬生生安裝上豪宅等級的家居用品跟廚具,就是那枚鑽石別針。

 

努力按照想的方式活

我在台灣,時常會遇到不快樂的老人,他們的物質生活其實沒有什麼欠缺,身體健康情況也都不錯,但是他們覺得無聊、不快樂。

無聊的時候,就只能拿起遙控器,從第一台轉到第一百零二台,找不到可以被娛樂的節目,然後又開始往下轉,遙控器越轉就越煩躁,不是抱怨電視沒節目可看,就是抱怨社會如何病態,隨便一開口就是滿滿的負面能量。如果負能量能用來發電,台灣根本不需要核能、火力發電,也都終年不會缺電。(笑)

其實我很清楚,看什麼都不順眼的人,其實是看自己不順眼,厭惡鏡子裡看到的那個人,討厭自己的人生。

我常常忍不住鼓勵他們放下電視遙控器,去做一些讓自己快樂的事。

有一回,我跟一個老人家的對話是這樣的:

「你可以出門,去找讓自己快樂的事啊!」我說。

「因為沒有錢,所以我什麼都不能。」老人說。

「不用有錢啊!你會做木工。有錢人不見得會木工喔!」

「有錢人不用會,用買的就好了。」

「有錢能讓你變得很快樂嗎?」我又追問。

「當然快樂啊!不信你現在給我一億元,我就快樂給你看。」老人家的回答,總是火藥味十足。

「一億元,你要怎麼找到快樂?」我繼續嘻皮笑臉。

「我就每天遊山玩水啊!吃山珍海味啊!」老人家說得理所當然。

「遊山玩水?可是你如果都不想要學外語,不管去哪裡,人家講什麼你都聽不懂,到餐廳想要吃好吃的,也不會點,那怎麼會快樂呢?」

老人家停頓了一會兒。

「那還不簡單,我只要去中文會通的地方就好了啊!」

「所以你去四川吃麻辣兔頭,就會很快樂嗎?」我立刻把網路上找到的麻辣兔頭放大照片,端到老人家眼前。

老人家瞇著眼看了幾秒鐘,發現自己在看什麼的時候,惱羞成怒地說:

「……啊!我跟你不合啦!我不要跟你講了。」 我忍不住大笑起來。

其實我的心裡是非常難過的。

我很相信一句話:「如果你不按你想的方式活,就會按你活的方式想。」

我想活著的每一天,都要努力按照我想的方式活。

摘自 褚士瑩《用12個習慣祝福自己》/大田出版

 

Photo:Eduardo Merill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