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就是不戴面具的憂傷

我們看見別人的幸福,只是別人想讓我們看見的幸福;我們看見別人的不幸,也只是別人想讓我們看見的不幸。

文│鬼腳七

我以前一直很喜歡紀伯倫,不是因為文學,而是因為哲學。後來接觸了一些修行的內容後,我發現紀伯倫的文字已經超越了哲學。紀伯倫不只是在講哲學,他還在講修行,講真相。如果有人只是把紀伯倫的散文詩當成文學作品來欣賞,就像盲人拿了好多金磚只知道用來做枕頭。

很多人和我一樣,不喜歡看純文學的東西。

喜怒哀樂,悲歡離合,每個人都不可避免,每個人都希望開心,不希望傷心,喜歡歡樂而不喜歡憂傷。然而,歡樂和憂傷,到底是什麼東西?它們關係如何?

仔細想想,這真是個值得思考的話題。

先讓我們看看這首詩,並不長。

 

歡樂與憂傷/紀伯倫

一位婦人說:請給我們談談歡樂和憂傷。

他回答:你們的歡樂是不戴面具的憂傷。

你歡笑的泉眼常常也飽含著淚水。

除此之外,又當如何?

鐫刻在你們身上的憂傷愈深,你們能盛裝的歡樂愈多。

斟滿了美酒的杯盞,難道不是曾在陶工爐火中鍛造的杯盞嗎?

當你們快樂時,請審視自己的內心,

你們會發現曾經的憂傷如今卻讓你們快樂。

當你們憂傷時,請再次審視自己的內心,

你們會發現曾經的快樂如今卻讓你們流淚。

你們中有些人說:「歡樂勝於憂傷。」

另一些人則說:「不,憂傷更偉大。」

但我要說,它們是一體的。

它們一同降臨,當其中一個單獨與你同坐時,

記住,另一個正在你的床上安歇。

的確,你們就像在憂傷與歡樂之間搖擺不定的天平。

只有當你們徹底空虛,你們才能平衡穩定。

把你浮沉不定的快樂和悲傷都留給

那用你來稱量金銀的守財奴吧。

 

 

紀伯倫一開始就講:歡樂就是憂傷,它們本質是一樣的。

接著用一系列詩句來解釋,讓你理解這句話。

歡樂就是不戴面具的憂傷。

這句話顯得多酷啊!就像有人說「生就是死」一樣酷。

這是文學的必要嗎?不是的。

真相本來如此,快樂真的就是憂傷,它們是同一個東西,就像一個硬幣的兩面。

它們一直在一起,就是同一個東西。

快樂就是憂傷,只是面具不一樣。如果沒有了憂傷,一定也不會有快樂。

就像愛就是恨,只是面具不一樣。你愛一個人,也一定會帶著恨。

我愛我的女兒,但當她過馬路瞎跑差點被車撞的時候,我就狠狠地罵她,甚至會打她屁股!當時我恨她,我有多愛她,就有多恨她!如果我不愛她,我也不會恨她。

如果說快樂就是沒有面具的憂傷,那麼愛就是沒有面具的恨。

同樣,天堂和地獄也是一體的。地獄的出現,是因為有了天堂,就像硬幣反面的出現,是因為有了正面。

所以歡樂和憂傷本是一體的,最開心的時候,你會流淚,最傷心的時候,你沒有眼淚,甚至會哈哈大笑。

這時候或許你已經理解:歡樂就是憂傷。

但問題來了:知道這個結論又有什麼用呢?

紀伯倫還是蠻仁慈的,他一邊讓你理解這個結論,一邊教了你一個積極樂觀的方法。

他說:你被傷得越深,以後就能承受更多的歡樂!

他又說:無論你是憂傷還是快樂,你都要向內看。曾經的快樂成了憂傷,曾經的憂傷成了快樂。

這只是第一步:讓你向內看。

第二步就告誡你:不要執著於追求歡樂,也不要執著於去掉憂傷。

它們都是一體的。你希望得到歡樂,不可避免一定會有憂傷。

如果你真的去掉了憂傷,歡樂也不會降臨!

有人認為完美的人生,就是只有歡樂沒有憂傷的人生。

不可能的,這種完美永遠不會存在。因為歡樂和憂傷是一體的,無法只要一個不要另外一個。

你執著於愛,恨一定會來;你不想要恨,愛也會消失。你執著于天堂,地獄一定會出現;你不想要地獄,天堂也會消失。你執著於歡樂,一定會帶來憂傷;你不想要憂傷,歡樂也會消失。

你又想問:既然憂傷和歡樂不可避免,那如何平衡?

人家紀大爺早就算准你會問,於是他回答:你們就像在憂傷與歡樂之間搖擺不定的天平。只有當你們徹底空虛時,你們才能平衡穩定。

第一句說出了每個人的現實,時而快樂,時而憂傷。

憂傷和歡樂,總是在搖擺的,不可能平衡。這種不停地搖擺,也是一種平衡。

第二句告訴你,如果你真想穩定平衡,那麼只有成為「空」。佛學中講「空」,Emptiness(空虛),紀伯倫也用了這個詞:Be empty!

這個有點難理解了。什麼叫「Be empty」?就是超脫歡樂和憂傷。

最後紀大爺又告誡說,只要你去追求更多財富,歡樂和憂傷就會一直伴隨著,起起落落。

當你把這個邏輯想清楚,如果再感到憂傷,也就沒那麼憂傷了。

最後來聽聽我朗讀這首詩吧,特別適合晚上聽。

 

生活就像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國慶長假這幾天,我開車回湖南老家,一路上很順利,前後也看不見幾輛車。在城市住久了,在鄉下待一待會覺得十分親切。

去水庫釣魚,到地裡挖紅薯,去果園摘橘子,去爬山,到山上打板栗……中午還能睡睡午覺,偶爾還有空搓搓麻將!避開了國慶景點的人山人海,也沒遇到高速的堵車高峰,那叫一個圓滿。

看著這段文字,估計很多人羡慕:你的日子過得很愜意啊。

其實,我們大部分人好像過得都很愜意,大家看看微信朋友圈,曬各種好吃好玩又有意思的東西。

注意了,我說的是「好像」,實際上又是怎麼樣呢?

有個「鬼友」(關注鬼腳七微博、微信的朋友)給我留言說:「每年的國慶好像大家都過得很快樂,而自己卻每次都要遭遇一些不好的事情,又沒法做到釋懷。」

我問了一下情況,他告訴我說擔心他父母的身體,動過手術,需要照顧,現在情況惡化,可能還需要再次動手術。

另外一個「鬼友」給我留言說,她有點傷心,看著其他人都很開心地過節,她覺得哪裡都不好玩,覺得到處都是人,只好在家宅著,既孤單又無聊。

看了這條留言,我微微一笑,然後回復說:「你放心,別人過得也沒那麼開心。」

是的,我們不用羡慕別人,別人過得也沒那麼開心。

鬼腳七的假期也沒有大家想像中的那麼愜意。

我重新描述一下我的假期:假期這幾天,我提前開車回湖南老家,路上老媽和閨女都暈車,還因為超速被員警開了個罰單。在老家待著也無聊,不是趕這個酒席就是趕那個酒席,紅包送了好多還不說,吃那些大魚大肉,估計又胖了幾斤。釣魚釣了一下午,沒釣到一條;摘橘子也有點早,摘了幾個都是酸的;去地裡挖了幾下紅薯,紅薯倒是有,但是個兒太小,也不甜;板栗樹太高,摘板栗的時候一不小心摔了下來;偶爾搓了搓麻將,還輸了幾千塊。

害怕遇到返程高峰,只好提前回杭州了。遇到了菲特颱風,只好在家寫文章。

是同一段經歷,這樣描述,給人的感覺完全不一樣了。

不知道你看到這裡是什麼感覺,應該會有些感慨,類似「我們的幸福都在別人的眼裡」。

本質上沒有什麼區別,都是生活。

不管別人怎麼看,這樣的生活也都已經發生,不會發生任何變化。

生活就像一個小姑娘,你愛怎麼打扮就怎麼打扮。如果你樂意,你也可以把你的生活打扮打扮,你可以把她打扮得很美好,也可以把她打扮得很悲摧。

我見過一些人把生活打扮得很美好,曬恩愛、曬美食、曬旅遊、曬密友、曬電影、曬聚會,曬各種能曬的東西,偶爾還會深沉一把,就像生活太順了,擔心以後遇到挫折。

其實真實情況是,她婚姻有危機,一直減肥但不成功,去泰國旅遊往返只有三天……

我也見過一些人把自己的生活打扮得很悲摧。今天有多累,做了多少事情,有多辛苦,自己多久沒有照顧自己,別人怎麼不理解自己……好像她就是世界上最悲摧的人。但真實情況是:周圍的人對她都很不錯,她房子也買了幾套,在真正瞭解她的人的眼裡,她很幸福了。

我也經常打扮我的生活,我把她打扮得比較平淡。

雖然我在生活中也會衝動,也會發脾氣,但在我的文章中,我一直在修煉,我在反思,我的生活就是平平淡淡。

你喜歡哪一種打扮?沒有對錯,也沒有好壞。

每一種打扮都是一種真實,至少是真實的一面。

事實上,我們每個人都在打扮自己的生活,只是有時候我們沒有意識到而已。

我們沒有必要羡慕別人,也不用同情心氾濫。

我們看見別人的幸福,只是別人想讓我們看見的幸福;我們看見別人的不幸,也只是別人想讓我們看見的不幸。

摘自 鬼腳七《沒事別隨便思考人生》/時報出版

 

Photo:AnneC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