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怕孩子輸在起跑點,父母該做的是陪孩子一起衝過終點,而不是讓孩子在終點線前陣亡

孩子從不願意、不喜歡,到試著自己嘗試及經驗挫折,最後反而內化成他的自信,這種從工作中獲得的成就感及自信,是爸媽沒辦法給予的。

孩子期中考試前,熱心的導師或許發現孩子們有些躁動,或在學習過程中有挫折感而畏懼,熱心的在班上手機群組提醒家長們,「成績之外,要更關心孩子的內心想法,陪伴孩子漸漸適應高年級生活與即將邁入的青春期。」

讓我回想起高中時期,印象最深刻的兩件事。

L君從高一起,就是我們班上永遠的第一名,他畢業自花蓮市一個非常普通的國中,如果我沒記錯,高中三年,不管大小考、期考及模擬考,他沒第二名過。獨特的是,他不是拚命三郎或是書呆子型的同學,我們這群成績較差的整天揪他去打球,他一定跟著來;下課哈拉打屁也從不會缺席,晚上大家也一起留在教室念書直到深夜,當然,偶爾一起溜出校放風,也有他的份,怪的是,考完後他就是第一名。

班上永遠的第二名是C君,他原本大我們一屆,畢業於花蓮最好的明星國中,高二時原本讀第三類組,後來降級改讀社會組而與我同班,高二與高三那一年半年,他永遠是早上進入教室後,屁股就不會離開座位,只要抓到任何一秒空檔都會拿起書,在家更拚到凌晨二點才睡的拼命三郎。

不同的是,L君整天和大夥嘻嘻哈哈,但C君每次考完試後,就會看他一臉沮喪捶胸頓足,不斷自責為什麼又無法贏過L君,每一次的挑戰失敗,都讓C君更加苦讀,但我們看到的,仍是一次又一次他憎恨自己考第二名的生氣臉龐。

另外一個永遠的第三名T君就是至今大夥摸不透的奇人,他也畢業自明星國中,還是管樂班的台柱,家裡住在離學校十多分鐘的市區內,他卻選擇住在學校破爛的宿舍。高中三年,他整天騎著當年最拉風的「名流100」機車四處去女校把妹、打撞球、抽菸,整天小狀況不斷,在教官眼中是個又愛又恨的學生,在班上是個耍寶的開心果,而T君和L君還是好友,兩人整天也是打打鬧鬧。

高中三年,班上大概沒有任何同學,見過T君拿起書本過;問起住宿舍的同學,他們也說他整天就是穿著一條內褲遊蕩各寢室打牌或溜出去玩,教官集中溫書時,也只看到他趴在桌上大睡,他的生活態度幾乎與世無爭,優遊自在,但成績就是如此亮眼

高三下學期,第一次模擬考前,大家已經進入聯考前緊鑼密鼓備戰狀態,有天數學課上到一半,C君突然放聲捶桌大哭,整個人歇斯底里無法控制,把全班都嚇傻了,教官和老師手忙腳亂的花了半節課功夫才將他帶離,班上同學面面相覷,還以為他失戀或怎麼了?之後,就再也沒人在學校見過他,只輾轉聽老師說他生了大病,要休息很長一段時間。

聯考後大家各奔東西,L君和T君願上了第一志願台大,多年後也拿了博士,目前都在某知名公司當高階主管;但是C君呢?聽說他高三得了嚴重憂鬱症,好多年後才考上大學,至今不願和任何同學聯繫。

第二印象深刻的是,是某位老師的孩子,也是我們的學長,第一年考上了陽明醫學院醫學系,在父親非得要台大醫科不可的要求下,第二年捲土重來,放榜依舊是陽明醫科,於是第三度重考,結果仍是陽明醫科,父親氣得不想和他說話,這位學長更是自責,終於有一天他選擇離開了這個他眼中無法贏過的人間,父母悲傷欲絕幾乎發狂,痛恨自責當初為何要要求如此嚴苛?

 

當孩子的「輔導員」,而不是「指導員」

這兩件事對我的人生態度衝擊很大,即使我後來也落榜重考,但慶幸的是父母用耐心、容忍與正面的態度,等待我金榜題名,反而能讓我自覺而產生動力,而不是靠著高壓鞭策一鞭一腳印的將牛牽到北京。

說到這,我仍舊要重提我跑社會新聞多年的結論:「不要怕孩子輸在起跑點,父母該做的是,陪孩子一起衝過終點線,而不是加速讓孩子在終點線前陣亡。」

一個人一個性格,每個孩子都有不同的個性與成長歷程,面對孩子,有人要當虎媽,也有人選擇當暖爸,我選擇的是「耐心陪伴、時時觀察,廣泛體驗」,當孩子的「輔導員」,而不是「指導員」,未來成效如何很難說,但我很努力的實踐,至少,在孩子懵懵懂懂的青春童年,我們一路共同走過,這個回憶已難能可貴。

近一年來,我家野孩子瘋狂愛上飼養蝴蝶,一開始在陽台上栽種食草植物,每到假日,手上就拿著蝴蝶圖鑑,在一家人的陪伴下,開拔到山林野外去,按圖索驥的四處找蝴蝶幼蟲及蟲卵帶回家飼養,成功機率雖然極低,但過程中他認識太多連我這位在鄉下長大的老爸也不知道的植物與昆蟲,完全出乎意料地買一送多超值大放送。

我常常對很多友人說,「我家的蝴蝶是世界上最幸福的蝴蝶,因為它們從蟲卵、幼蟲直到羽化成蝴蝶,我兒子就每天至少彈一個小時鋼琴給它們聽,對父母都沒那麼貼心。」

每每找到蟲卵,看他小心翼翼放在觀察箱中,回到家又放置在食草植物上,一路呵護,每天觀察變化,還要加碼彈琴服侍,看得我們夫妻都吃味。

但從他表現出的積極度與眼中的專注光芒,我們知道他非常愉悅、而且因為能夠幫我們解說一堆蝴蝶知識而自信滿滿。

當羽化野放時,看孩子那不捨的心情,我想,透過養昆蟲,讓他體驗到了生命的悲歡離合,與誠心養育的態度,一切足矣。

孩子獲得成就感後,對事情看法會有很大的改變。

我們夫妻都知道,野孩子在學校是個專業掃廁所手,從三年級一路掃到五年級,不知道是他不擅於表達或不好意思反映,一直都沒變動過打掃職務,每天都很認份的花很多時間清掃,每天回家時鞋子都是濕漉漉的。

過去他常向我們小小抱怨說,「老師每次都叫我,都不換人,而且大家都弄得很髒,噁心死了。」

但我向來只跟他說,「爸比以前也是從小學掃到高中,你想想看,如果你掃得乾乾淨淨,用的人是不是很舒服?你不是自己也喜歡在乾淨舒服的馬桶上大號,如果你做不完,我陪你一起做,重要的是,這項最沒人要做的工作,如果你能做得好,而且同學會佩服你,因為你做了他們最不想做的事。」

效果在兩年後出現了,這學期一開學的班親會,孩子的媽代表去參加,野孩子當晚陪著去,不斷的問:「妳要不要上廁所?」大概有十來次吧!當下媽媽不明究裡。

班親會結束後,野孩子再也忍不住說:「妳都不去尿尿,這樣你就可以看我掃得多乾淨,還我剛剛還一直擋在門口不給同學用,就是要給你先用,結果你都沒上。」

看著孩子失望的眼神,孩子的媽趕緊飛奔回頭上樓,舒服的去撒了一泡,出來摸著他的頭說,「好香的廁所」,他簡直樂得飛上天了。

之後,孩子掃得更加起勁而且快樂,每天還會回來和我們分享他當那麼久以來的「廁所所長」心得。

我始終相信,只要在安全及合理的範圍內,讓孩子自己解決自己的事務,可以慢慢培養孩子的好奇心與學習動力,反而會比較有動力去完成,即使失敗,從自己錯誤中學習到的,遠比隨著父母下的指導棋走學習到的還要更多。

野孩子從不願意、不喜歡,到試著自己嘗試及經驗挫折,最後反而內化成他的自信,這種從工作中獲得的成就感及自信,是我們沒辦法給予的,反而是他對自己最好的獎勵。

 

照片提供:戴志揚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