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把「愛情」看得太重,而看輕了「愛」

以前的夫妻,白首偕老一輩子,不過二、三十年;現在的夫妻,白首偕老一輩子,即使三十五歲後才共結連理,也要一起走過五、六十年,這時間,是過去的兩倍。

當自己關注的世界開始聚焦到「家庭」後,我慢慢的發現,「婚姻」這一塊內容,確實比「教養」更難經營,也更加「隱私」,尤其是名人的婚姻,更是低調中的低調,不願意曝光,除非他是藝人(然而藝能界中還是有像劉德華這樣低調的藝人),婚姻關係也是他面對公眾經營和表演的一個環節。

低調,是為了保護?還是因為誰也對當下的承諾沒有把握,而不想或不敢面對未來任何可能的改變?這個問題,一直在我心裡,不經意的,隨時跟著一個又一個約訪的失敗,輕輕地、重覆地撞擊著我。

同時間,我也發現自己,一個這麼容易祝福別人的我,面對任何婚姻關係中的第二段美好關係,如果不是因為另一伴先離開,或者被背叛而再發展的愛情,我的祝福,其實是有所保留的。

於是乎祝福之前,潛意識裡,我總是會先好奇,這段婚姻關係是怎麼開始的,前面一段婚姻關係又是怎麼結束的?然後再決定我的祝福,要到哪一個程度。如果任何關係裡有人受傷、有人不情願、有人沒有被好好安置,我的祝福,就會不知不覺得,被我收起來,起而代之的,是對那個受傷的人,尤其是女人,的心疼和不平⋯⋯

但是為什麼?我明明清楚的知道,不是每一段婚姻,所謂的「原配」,都是最適合的兩個人,也不是每一段婚姻,受傷,都只是表面上看起來傷害和被傷害其中一個人,單方面的問題,但為什麼,我的立場還是容易「不知不覺」的偏坦和偏頗,戴著有色的濾鏡過濾我看到的資訊和我想要付出的祝福呢?

昨天,有了自己的呼吸空間,有了自己可以放空亂想的空間,這個問題,突然地跳了出來⋯⋯我丟了很多的問題問自己,誠實的面對自己,誠實的回答,試圖釐清,我以為的婚姻,是怎麼一回事:

我帶著自己想像:「老一輩的夫妻,都會聊些什麼啊?」

我回答自己:「孩子的事?家族的事?生存的事?日常生活的柴米油塩醬醋茶⋯⋯」

「那現在的夫妻呢?」我試著追問。

「孩子的事?家人的事?生存的事?日常生活的柴米油塩醬醋茶⋯⋯」大部份還在為生活打拼的小家庭,不太容易聊到「家族的事」,但可能會常常聊到「你爸媽或我爸媽、你兄弟姐妹或我兄弟姐妹」的事。

只有這麼點差別嗎?當然不是,交談的項目可能沒多幾樣,但交談內容的複雜度,卻多了很多很多!⋯⋯以致於,很多夫妻,根本不談了!(不能天天見面的夫妻,更是容易變得陌生而行禮如儀的交談了⋯⋯)

是啊,以前的夫妻,白首偕老一輩子,不過二、三十年;現在的夫妻,白首偕老一輩子,即使三十五歲後才共結連理,也要一起走過五、六十年,這時間,是過去的兩倍啊⋯⋯這組合,已經足以形成第二人生,第一人生和第二人生,會愛上同一個人嗎?

換言之,一段現代的婚姻關係,如果能夠從一而終白首偕老一輩子,他們的愛情,不是一段人生,是交集了兩段人生的一世情!

兩段人生的愛情,可能是完全沒什麼改變的同一個人嗎?

如果換了人,找到了人生當下最愛最適合的人,那麼第一人生的,所謂的原配,彼此之間還能帶著愛,因為孩子而繼續共舞前行嗎?

 

員工可以跟公司分手的清楚,夫妻離異卻很難切割的乾淨

曾經和我在金融業的前老闆,對於「員工和公司」關係的看法,有很大的歧異。前老闆認為,他把員工當家人,所以員工要以「為家付出」的心情和態度,把公司當成家,把工作當成家務事來投入;而我卻覺得,員工就是員工,公司就是公司。公司不是個人,所以公司不可能成為員工的家人。

隨著公司發展的進程及維持持續穫利的必要,創業期有創業期需要的人才,成長期有成長期需要的人才。在沒有切不斷的血緣關係牽連下,公司不同時期需要的人才不同,需要的員工自然不同。除非那位員工的生涯,能完全跟著公司的轉變一起成長和改變。

那夫妻呢?現在這麼長的「活著」的時間,家庭一如公司般複雜,家庭也一如公司般,要面對各種生離死別的生命課題,以及科技發展、環境改變,必須不斷成長和改變的生存課題。如果夫妻之間個人的生涯,沒有辦法跟著家庭的轉型而成長,夫妻兩個人成長和改變的速度不一致,是不是一如公司,員工就跳槽、公司就挖腳,於是乎離婚和第二春,就變成自然而然的事?

然而難是難在,婚姻關係這間「公司」所產出的產品-孩子,是擁有剪不斷理還亂的血緣關係的。這使得,員工離職可以切割的清清楚楚乾乾淨淨,夫妻離異,卻很難切割的清清楚楚乾乾淨淨。

一間公司,要經營一年、十年,及至百年,中間付出的心力和經營的複雜度,絕對不只是一倍、十倍、百倍的加乘而己;同樣的,一個家庭要經營五年、十年、廿年、三十年,甚至六十年,其中夫妻兩個人要面對的複雜和轉變的幅度,也不只是跟著時間倍數的增加而已。

公司裡有絕對的威權叫老闆,婚姻裡呢?如果比較像是合夥事業,共同解決生兒育女的各種問題,共同教育教養這個家庭的下一代,那麼夫妻之間的關係,要如何相知相惜的和諧共舞到老呢?

當大家對婚姻裡的地位,不是誰賺錢養家誰就是完全威權的老闆時,這中間的智慧共修,就要比在公司需要更多的智慧決斷和行動,投入更多的心力修身養性。而且,有了孩子,你不能像面對公司的困境,「大不了老子不幹了!」的逃避閃人。

就算沒有孩子,婚姻關係中的情感累積利益糾葛,也不像是在公司離職,人走了薪水止付一般單純容易。如果從這樣的角度來看待婚姻,拿掉我們看得很重的,愛情的包袱,是不是對夫妻彼此來說,婚姻的經營可以變得更加簡單容易點?

 

放下浪漫因子,理性面對婚姻經營

不再讓自己受挫或受困於「你還愛不愛我、我還愛不愛你」的愛情劇本和情緒泥淖中,只問自己「對於家這個事業,她/他,是不是當下最好的夥伴?」如果是,就在和諧中慢慢跟著家庭的階段轉型和調整,從自己開始改變去影響另一伴的腳步跟著起舞;如果不是,那麼回到初衷,當初為什麼選擇了他/她?是錯誤的選擇嗎?有更好的選擇嗎?

還是自己一個人,其實更容易把眼前這個家,經營的比較好?

那麼或許,離開,各自再去尋找更適合的另一半,同時協議好如何解決現有這個家,繼續營運的問題,才是對家庭繼續健康成長、孩子能夠健康成長,最好的決定。把彼此當成工作上的最佳夥伴,給予在工作上能給予最大的互相尊重、了解和包容⋯⋯

是不是當我們放下了被我們看得太重的愛情,愛,反而容易在不經意中出現,愛,反而會更篤定地在日常生活中的柴米油塩醬醋茶裡緩慢而踏實的累積著,於是有一天,當子女長大後遠行,當第二人生適合談戀愛的時機到了,愛情也就來了⋯⋯不論到時候的對象,是原配,還是生命中真正的真命天子或天女,那第二人生的愛情,或者是第一人生深厚累積而斷不了的愛,即使無法在第二人生再談一次戀愛重新變成情人,也仍然是,這一世璀璨人生最美麗的結晶!

是不是從這樣的角度去看待婚姻和婚姻中的共修,對於第二人生新愛情的祝福,我就能給得更容易、給出更純淨無瑕的誠摯祝福,無論這段婚姻關係是怎麼開始的,前一段婚姻關係又是怎麼結束的?

 

Photo:David,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