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傳統教養的縮影:打地鼠式的教育

除非,我們的社會能給媽媽更多支援,更多喘息空間,否則,沒有人有資格苛求辛苦的媽媽。

搭67號公車去上課,來到五權學士路口站,走上來三個可愛的小女孩,後頭是媽媽,媽媽的胸前還綁著一個小嬰兒。

不會吧,四個都是她的?

三個女孩上車後,開始嬉戲,這個要坐那裡,那個要坐這裡,媽媽像個牧羊人般吆喝與咆哮,一陣混亂後,小女孩總算跟到後面坐著,正好在我前方。

我被她們吸引住了,細細觀察:小女孩的打扮都是一個模樣,腦後都是馬尾,前面的頭髮整整齊齊切在額頭上一公分處。老大頂多小二吧,和媽媽坐,老二和老三坐一塊兒。

沒多久,老二發現拖鞋不見了,開始扭動身體四下尋找,最後在妹妹的身後找到,她毫不遲疑,迅如疾雨,狠狠在妹妹身上招呼了三巴掌,妹妹頓時面露痛苦的表情。

我見了,心裡一驚:「好兇殘!這是跟誰學的?」

媽媽見到這一幕,立刻充滿能量地站起身,彎下腰,沒有猶豫,響若奮雷,狠狠往老二大腿上搧了三巴掌。

我又是一驚——原來,是跟媽媽學的。

大人的手勁自然不同凡響,老二立刻哭了,但是她看著媽媽憤恨的眼神,不太敢哭,只能斷斷續續地抽泣著。

老大見狀,體貼地起身和三妹換了座位,靜靜坐在二妹和媽媽之間,美麗清澈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轉,一會兒看著二妹,一會兒看著媽媽。

老三坐到媽媽身邊,安分了好一陣子後,開始轉過身來,朝我擠眉弄眼吐舌頭。

我是不贊成這位媽媽那樣做的,那對孩子的負面影響顯而易見——老大帶著恐懼,老二壓抑著哭泣,她們將帶這些內在傷痛慢慢成長,沒人知道會對她們造成什麼影響。

但是,妳很難苛求這位媽媽更多了。

一來,她的行為模式或許與她的父母教養方式有關,除非她有機會參加相關課程,從中獲得深刻的身心體驗,否則實在很難經由自我覺察,跳脫代代相傳的行為模式。她盡力了。

二來,她只有一雙眼睛兩隻手,要帶四個小孩,面對此起彼落的突發狀況,除了以「打地鼠」的方式處理,她還能怎麼做呢?

除非,我們的社會能給她更多支援,更多喘息空間,例如,如何讓她不要一直單打獨鬥,畢竟沒有人能夠同時照顧那麼多孩子呀。

而事實上,「打地鼠」的方式也立刻見效(儘管長遠來看是有害的),三個小女孩恢復了秩序,公車上恢復了安靜。司機靜靜在開車,乘客靜靜地坐著,我則靜靜地看著。

公車轉到了漢口路,老大起身,按了下車鈴。媽媽走在前頭,像個牧羊人,後頭跟著三個小女孩,魚貫下車。走在最後的是老二,她的臉上猶掛著淚痕。

 

Photo:Teresa Qi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