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大人的「善意」,會變成對孩子的「惡意」

孩子內心有些東西在剛萌芽的時候,往往在看到它的轉變之前,大人就把它初生的芽摘除了。很多時候大人「為了孩子的幸福」所做的事,卻導致孩子的不幸。

文│河合隼雄 

以善意為名的惡

關於包圍著孩子的惡,在日本必須思考的恐怕是大人的「善意」所造成的惡。很多時候大人「為了孩子的幸福」所做的事,卻導致孩子的不幸。

 

善意的壓迫

某位一流企業的課長前來晤談。事情是關於一位新進人員,完全沒有能力,連部下都看不起他,因此想要辭職。這位新進人員畢業自最頂尖的大學。我趕緊與他會面,發現他知識水準雖然很高,但由於母親對他的長期干預,使得他無法以自己的意志判斷事物、採取行動。也就是以社會性的一面來說,他極度不成熟。據他表示,「自己從來沒有動手敲過雞蛋」,讓我大感驚訝。除了「讀書」以外的事,全部由母親替他做。其實這樣的例子要多少有多少,有些甚至令人無法置信。

學生諮商的時候,來了一位大學女生。這位學生的母親對於她很會唸書這一點,感到非常自豪。只要在學校拿到好成績,母親就會很高興,買很多東西給她。她考進「好」大學的時候,母親更是開心,到處向人誇耀。這位女孩在大學也很用功,想要繼續唸研究所。沒想到這樣一來,母親卻強烈反對。女孩子大學畢業很好,但唸研究所是另外一回事。母親要她儘早為嫁人作準備。在學生諮商室裡,這女孩這樣說:「對我媽媽來說,在進入大學以前,用功的孩子是『好孩子』。但是進了大學以後,用功的孩子卻是『壞孩子』」。善惡的標準一下子顛倒過來,讓她感到十分困惑。然而這位母親也是「為了女兒的幸福著想」。

不只是家長,日本的教師也是如此。高中生如果在模擬考拿到好成績,就建議他考醫學系。如果該名學生表示想要就讀其他學系(相對比較容易考上的),老師就會說「這樣太浪費了」,完全無視於學生的個性。實際上真的有些學生就因為這樣的升學輔導而進入醫學系就讀,卻發現自己對醫學毫無興趣,不知如何是好。要不然,就是造就出充滿莫名其妙的優越感,認定自己屬於特權階級的醫生。

在藝術、演藝、運動的世界,日本人也會因為過度指導,而破壞了孩子的個性。人們一一指摘孩子的缺點,使得孩子退縮,無法自由地發展自己的可能性。或許這些指摘都是正確的,但許多時候,與其用不斷的批評使孩子膽怯,還不如讓孩子愉快地發揮自己的長處。

真要舉這樣的例子,怎麼也舉不完。日本的父母與老師,總是急於教導、指導,沒有耐心等待孩子本身來自內在的成長。我們不妨大膽地說,孩子內心有些東西在剛萌芽的時候,其形態乍看之下彷彿是一種「惡」。但大人往往在看到它的轉變之前,就把它初生的芽摘除了。大人的「善意」就是如此強大。

 

不安

為什麼大人會如此以善意來壓迫孩子呢?基本上,我們只要信賴孩子本身成長的可能性,在一旁靜靜守候就可以了,但很多大人卻做不到這一點。為什麼不相信孩子?因為不能相信自己。這樣一說,立刻會有人反駁吧─不,我過得腳踏實地,一切都掌握得很好。比起來,「現在的孩子實在是……」─這樣說的人,自己真的過得很踏實,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嗎?確實,說不定表面上真的是這樣。但是,總有某些「坐立難安」的感覺在內心的底層騷動著。明明覺得非做點什麼不可,卻認為自己是「安定」的,因此把焦點轉移到孩子身上,要他們更加努力,要他們做這個、做那個,結果總是不符合期望。這種人對現實的認識,在某些地方是扭曲的。那個扭曲,似乎就在他們自認為「安定」的這一點上面。

現代人雖然因為科學與科技的發達,日常生活遠比過去的時代舒適,但對於來自存在根源的不安,反而變得毫無防備。面對這樣的不安,人們感到非常恐懼,於是緊緊抓住表面的安定,將自己坐立難安的心情轉嫁到孩子身上。這樣的情形在日本或美國,都經常發生。

如果每個人都能更認真地面對自己的不安,或許就可以減少強加在孩子身上的不必要重荷。

摘自 河合隼雄 《孩子與惡:看見孩子使壞背後的訊息》/ 心靈工坊

 

Photo:Piotr Siemek,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