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恐懼的成長環境,對孩子來說就像有毒的水和土壤

生活在經常感到恐懼的狀態(不論是暴力相向的社區、戰區,或是與家暴者同住)會讓人心力耗竭。身體一直處於高度警戒、「隨時逃跑」的模式中,都會造成生理、情緒和認知上筋疲力盡。

文/瑪姬‧克爾


目睹人與人的衝突,讓我瀕臨崩潰

我在一個鄉間的中產階級郊區長大,那裡沒有人會鎖門;但成年之後有八年的時間住在一個高犯罪率的貧窮社區。那是身為研究生的我所能負擔的住宿。那八年間,我前後住在兩個不同的房子,我的輪胎被刺破五次,最後車子在家門前被拆毀。總是有人向我丟石頭、把垃圾丟在人行道上,並且我常被言語騷擾,不論他們是哪個種族的男人、女人、小孩或年輕人。

至少被闖空門三次(其中一任男友的工具全被偷了,甚至還要去把它們「買」回來),而且報警是家常便飯。住在三樓、幫我整理房子的男人被槍射中頭部(不過他不是在家裡被射殺)。我種植的花被踐踏(在兩個家都一樣)、擋土牆瓦解、磚塊被丟在街道和我的房子上。子彈射穿我室友車子的擋風玻璃。當我羞辱那些拒絕來我家的人的同時,我在後院搭起圍欄,裝上警報器和攝影機,並待在房裡。我的房子終於變成堡壘。令人驚訝的是,不是對我的暴力攻擊讓我崩潰,而是人與人之間的衝突讓我再也忍無可忍。


生活在恐懼中,讓身心留下傷痕

雖然我住在暴力充斥的社區只有八年,但當我搬到安全的社區時,才發現它對我的福祉造成多麼巨大的影響。就算沒發生什麼事情,生活在經常感到恐懼的狀態(不論是暴力相向的社區、戰區,或是與家暴者同住)會讓人心力耗竭。身體一直處於高度警戒、「隨時逃跑」的模式中,都會造成生理、情緒和認知上筋疲力盡。不斷消化那些過高的皮質醇和腎上腺素會損害身體其他系統,這些會耗損我們的免疫系統、消化系統(像是潰瘍或腸躁症)、生殖力下降、心臟疾病、體重上升、新陳代謝症候群(有時候會稱為「糖尿病前期」)、睡眠問題、疲累、記憶力衰退(海馬體縮小)、認知運作緩慢、專注困難、衝動控制困難,以及憂鬱。

我經驗到其中九種症狀,而且比過去任何一段時期都更常去看病,但是醫師或我自己從來沒有將這些症狀和居住狀況連結。搬家之後我感到更有活力,心情變好了、更快樂和興高采烈。同時我也對那些沒有資源離開的人們,抱有強烈的憐憫心。事實上,任何人活在那種「高警戒」狀況之下,還能保有生產力或適應能力,證明了我們是多麼堅強。

 

我們的環境,造就我們的頭腦

長期壓力與恐懼是住在貧窮和暴力社區中的人們所面對的現實,事實上,從凱利.瑞斯勒最近的研究中發現,住在亞特蘭大那些暴力危險社區中的人們,有著比退伍軍人更高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之比例。從亞特蘭大格雷迪紀念醫院(Grady Memorial Hospital)隨機篩選的病人所做的訪問研究中發現,那些被訪問的病人中,有六七%曾是暴力攻擊的受害者,三十三%曾被性侵,一半的人都有認識的人曾被殺害。瑞斯勒評估受訪病人中,有三十二%符合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診斷──相較於全國統計數字八%的創傷倖存者比例,以及十一到二十%曾參加二十一世紀戰爭的退伍軍人比例。他們的狀況雪上加霜,因為這代表著他們不僅更有可能經歷創傷事件,而且更難以處理消化那些經驗。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在暴力社區的高比例現象,並非一群擁有先天不良生物組成結構的人才住在同樣危險的地區,而是我們的環境造就我們的頭腦。匹斯堡大學精神醫學系教授茱蒂.卡麥隆指出,一個人對壓力的敏感度來自於基因,以及早期經驗相互交織的複雜運作所影響。為了解釋這錯綜複雜的關係,卡麥隆運用一個簡單卻完美的比喻:烹飪書。

我們的基因就像是從父母所繼承下來的各種烹飪書──我們受限於書裡所擁有的東西(DNA),但那並不代表個人創造力或外來影響沒有發揮的空間。你的烹飪書中也許會有營養豐富的燉肉和味道嗆烈的沙拉食譜,但更有可能在冷冽的冬夜裡做一道燉肉料理。基因表現也是一樣:不同的環境(包括生理和社會環境)會影響我們的基因表現,稱為表觀遺傳學(epigenetics)。


負面的環境,對孩子來說就像是有毒的水或土壤

但是環境因素的影響深遠,會將基因表現從一代傳至下一代。表觀遺傳學是個重大發現,科學家過去認為胚胎的表觀基因組不會有表觀基因變形和重組(用烹飪書的比喻就像是丟掉你母親最愛的料理食譜,建構自己最愛的食譜)。但事實並非如此,有些表觀基因表現會隨著世代傳遞下去。當放在負向環境的脈絡下去思考,像是有毒的水或土壤,或是毒品和酒精上癮會如何影響我們的基因表現,聽起來會更加驚愕。我們都會想像自己出生時是一張白紙,事實上其實都帶著我們家族的重擔與優勢而生。


當我們一出生,我們的環境就在每個面向上影響著我們,而我們使用從父母那裡傳承下來的工具來應對。區分先天或後天毫無道理可言。我們是什麼樣的人,取決於身體與環境不斷地適應與回饋迴路交織而成。我們並非完全無計可施,只能被兒童時期父母養育的大腦所限制。我們有自由意志,可以做出選擇,可以改變自己。只是要記得,有些人需要花更多的心力來對抗生物和環境挫折所造成的影響。


摘自 瑪姬‧克爾《恐懼密碼》/商周出版


Photo:Vinoth Chandar,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