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正道是滄桑

所有外界的期望、所有的名聲、所有對困窘或失敗的恐懼,面對死亡時,都會消失,只有最真實、最重要的東西才會留下。

文│李偉文

荒野保護協會舉辦的自然生態觀察活動中,偶爾會在山上看到海底生物化石,民眾在一陣驚嘆之後,不知道有多少人能體會到滄海桑田不是特例,而是自然之道,而「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樓塌了」也是人間常態。

是的,正如毛澤東所寫的「人間正道是滄桑」。

看過一則報導提到:曾擔任英國首相十一年的佘契爾夫人,卸任首相恢復成一介平民後,生日只收到四張賀卡。有道昔時王謝堂前燕,不必感嘆人情人暖,這般世界級政治人物都如此了。別人如此待我們,我們亦是如此待別人。

若問臺灣四年前或八年前的行政院長是誰?副總統是誰?搞不好答對的人寥寥可數。

很早就體會到,一個人的努力在歷史長流中是何其微小,甚至連地球本身在無限長與無限大的宇宙中也微小如塵沙,那麼我們汲汲營營所為何來?

當我們瞭解人間正道是滄桑,或許就能放輕鬆一點,不再那麼在乎別人。

蘋果電腦創辦人賈伯斯說:「你們的時間有限,所以不要浪費時間活在別人的生活裡。」

他也提醒:「所有外界的期望、所有的名聲、所有對困窘或失敗的恐懼,面對死亡時,都消失了,只有最真實、最重要的東西才會留下。」

不必因為別人的看法而困住自己,失去了盡情揮灑的勇氣。

我們覺得很尷尬,甚至很屈辱的事,事實上根本沒有人在意,也沒有人礙著我們,一切都是自己想的。

大學時,有一次帶著學弟妹們參加童軍的木章基本訓練,晚上營火晚會跑跑跳跳時,一位夥伴說他鼻子撞歪了,我看了半天,好像很正常,但他堅持自己聽到「喀擦」一聲,最後只好連夜送他下山到醫院掛急診。

當時我安慰他:「你的鼻子沒歪,就算歪了,也沒有人會注意到。除非整個鼻子不見了,別人也許才會覺得似乎哪裡怪怪的!」

後來想想,當時隨口說的話真的是至理名言,別人真的不在乎我們!許多以為是天大的事,根本就沒人在乎。

每次在捷運站廁所的洗手臺鏡子前,看到一些年輕人不斷地撥弄著頭上那幾根頭髮,都差點忍不住想對他們說:「這根頭髮往那邊翹還是往這邊歪,根本沒人會注意,幹嘛浪費這麼多時間在意這些微不足道的事呢?」

從我們的眼睛所看的世界,或從我們的意識去瞭解的世界,都是以我們為中心,我們是自己電影裡永遠的主角;但換成另一個人的眼睛時,我們可能只是別人電影裡的配角,甚至影片上映時,我們的戲分被剪光了也說不定。

人生舞臺不停轉換變化,神仙、老虎、狗隨時粉墨登場,不管是主角、配角或跑龍套,我們要學著不因場景變換而影響本心,換句話說,在變化莫測的時代,每個人要找到屬於自己的安身立命之道。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有時不妨把真實人生當作自己扮演的一齣戲,尤其是面對無可奈何的處境時,或許可以用超然的第三者角色看待自己的遭遇。

我在馬祖服預官役時,還是戒嚴時期,那肅殺的年代,軍中是個相當封閉與保守的獨立世界。我學會這一招,讓自己快樂地度過了一年九個月,還獲得模範義務役軍官,回臺接受表揚。不管是在體力上,比如全副武裝跑步,鋼盔撞擊腦袋很不舒服,久了又痛又累;或者在精神上,看著長官莫名所以地發飆怒罵,或是愚蠢至極的要求或規定,都秉持著「外表嚴肅,內心輕鬆」的八字訣,興致盎然地配合演出這齣荒謬劇。

沒有抱怨、沒有憤怒,只當自己參與在一場戲的演出。

或許正如同蔣勳老師所說的:只有甜味的人生是幼稚的人生,沒有痛苦的幸福是幼稚的幸福;真正的幸福必須有承受並凝視災難的能力。

大提琴家馬友友提到之所以現在對於演出感覺很自在,是因為到了這把年紀,不用再證明自己有多厲害了!

人要看得開,別人的批評也許只是隨口說說,我們可以聽聽,不管願意照著做或不符己意,都不必放在心上牽腸掛肚。

電影《第凡內早餐》裡的奧黛麗赫本說:「如果能夠一直被當成瘋子,是件相當方便的事。」說得真好,雖然一般人做不到那麼純粹的目中無人,倒是偵探推理小說天后級作家克莉絲蒂曾寫過:「能夠完全不管別人看法的,大概只有貴族與流浪漢。」

依據別人的眼光過日子是失去生命熱情的開始,不斷與別人比較更是痛苦的根源。

在這個消費時代,無所不在的媒體廣告常發出引誘─「買這樣東西就會快樂」,銀幕上光鮮亮麗的有錢人生活不斷對照出自己的寒酸不堪;可是當我們把賺錢當成人生主要目標,恐怕會陷入更悲慘的情境中。

 

人生除了錢之外,還有許多值得追求的事物

若錢成為生命價值所託時,那就慘了,因為即使賺再多錢,一定還無數個比你有錢的人,永遠比不完,永遠無法獲得生命的自在。

在這個時代,真正的富裕是有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新富餘》一書就提出一些令人深思的觀點,首先是每個人降低工作時數,一份工作讓兩個人做,讓大家都有工作,一方面可以降低失業率,另一方面讓每個人從過度工作中解脫。

工時減少收入自然也減少,但是休閒時間會增加,有空可以動手做一些日常所需之物,自給自足的滿足感與勞動可以讓我們更加健康。

同時也可以改變消費方式,以前耗盡心力賺錢,無非就是為了購買東西,甚至連休閒方式也是以購買休閒產品或花錢到休閒場所為主;其實不久以前,我們的休閒是不用花什麼錢的。

據研究,不用花錢的休閒方式,那種親身體驗參與型,比如打球、登山、健行、與好友聊天……遠比花錢看球賽或逛大賣場、吃大餐這類休閒活動,精神上的滿意度更高。

錢是工具,生活與體驗才是內容。

拚命賺錢聚積財富,就像有些人不斷蒐集珍稀紅酒,卻永遠捨不得喝一樣,有人開玩笑說,紅酒喝下肚的才是永久保存,錢花掉的才是財富。

我們說不必在乎別人,不是說聲名、品格不重要,說人間正道是滄桑,所以我們也不必再努力,我發現那些活得興高采烈的人都是非常努力的人,依他們所願,也如願獲得地位、榮譽、財富或專業權威,他們的確都有各自的成功與成就,卻沒有因為太在乎別人所產生的自卑或驕傲。

換句話說,他們努力是為了自己內在的動機,而不是別人加諸的光環,因此能夠隨時放下這些名韁利鎖的包袱,而像孩子玩耍一般,享受當下所做的一切。

是的,像孩子一樣,就像參加童軍活動時,會要大家通過一道象徵性的門,有人稱為道心門,凡是通過此門的人都會回到九歲孩子般的心情,放下世俗的身分、世俗的地位,以一個孩子的天真與好奇,遊戲般活在當下的專注,探索這迷人的世界。

摘自 李偉文《活得興高采烈》/時報出版

 

Photo:LabyrinthX,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