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秘密」,需要爸媽的尊重

不要用大人世界的價值觀來衡量孩子的「祕密寶物」,而嘲笑孩子傻氣,或甚至將「寶物」丟棄。

文│河合隼雄

祕密的寶物

祕密和孩子的自立與自我認同有深切關聯,因此孩子會想要保有他們眼中的祕密。大多數孩子都有過擁有自己心目中「祕密寶物」的經驗。話雖然這樣說,但因為那「祕密寶物」是如此美好,如果只是自己獨有卻沒有別人知道,是很可惜的事,所以無論如何都想向別人展示。展示的時候還要預先聲明「這是祕密喔」。

這種時候,孩子會選擇自己最重視的人,作為展示的對象。剛開始是母親,之後是父親、兄弟姐妹,漸漸變成不讓家人知道,只展示給友人觀賞。有時候孩子某個時期的「祕密寶物」,在經過一段時日後卻不再感覺到它的價值;那是因為在相應著成長的不同階段中,寶物已經完成了它的任務

孩子的祕密寶物中,也有相當細密複雜的東西。分析心理學家榮格是一個非常重視「個性」的人,他在《榮格自傳:回憶‧夢‧省思》(Memories,Dreams, Reflections ,張老師文化,一九九七)裡敘述了他的回憶。榮格在大約十歲的時候,在一把尺的一端刻了一個穿著長外衣(frockcoat)、戴著高帽子、一雙長靴閃閃發亮、長約五公分的人偶,以墨水著色,用鋸子鋸下來放進鉛筆盒中。他把這個鉛筆盒收在閣樓的小房間裡。這個被藏放在不為人知角落的人偶,成為少年榮格的支柱。在痛苦或是遇到麻煩的時候,只要想起這個人偶,就可以得到安慰。有時候他還會把心裡想到的、重要的事寫在紙上,偷偷地爬到閣樓,和人偶放在一起。

「我為新得到的這份安全感,感到滿足;因為手中握有誰也不知道、誰也碰不到的某種東西,而感到滿足。這是絕對不能公開、不可侵犯的祕密,因為我生活的安全就維繫於其上。」榮格這樣說。

即便沒有這麼具份量的「祕密寶物」,大多數的孩子也都擁有屬於他們自己的寶貝。然而,有時候因為粗心,小孩子會將寶物暴露在大人眼前。

這時候我們應該注意,不可以用大人世界的價值觀來做衡量,而嘲笑孩子傻氣,或甚至將「寶物」丟棄。因為對孩子來說,它的份量幾乎可說和自己的存在相等。

 

祕密的容許度

對父母來說,孩子不管什麼事都毫不隱瞞地告訴自己,不僅值得高興,同時也感到心安。但是,這種情況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而且,如果父母親對這種事過於強求,會產生不好的後果。話雖如此,父母或老師若因此就鼓勵孩子擁有祕密,也是愚蠢的。隨著孩子的成長,它會自然發生。

如果因為孩子遲早都要脫離父母獨立,就過早放手,也會造成問題。特別是我們國家因為經濟急速發展,越來越多孩子擁有自己的房間;應該在什麼時候、以什麼方式給他們自己的房間?還有,就算他們有了自己的房間,要在幾歲的時候交給他們鑰匙等等,都必須謹慎考慮。關於這類事項,歐美因為已經有長久經驗,所以考慮較周詳。舉例來說,他們有各式各樣的規矩:雖然孩子有自己的房間,還是要他們盡可能在客廳活動;十五歲以前,孩子的房間不可以上鎖;當孩子有朋友來玩,在進入房間以前一定要先向父母介紹等等。雖然每個家庭多少會有些不同,但大致上來說,在孩子到達一定的年齡以前,不會讓他們對父母保有不必要的祕密。

在這一點上,日本因為過去沒有個人房間的文化,在經濟急速發展的情況下突然開始讓孩子擁有自己的房間,衍生了某些在歐美人眼裡看來不可思議的做法。之前曾經發生過一個案件,一群中學生聚集在其中某個人的房間裡,發生爭吵,最後演變成殺人事件。那個時候我人在歐洲,友人都大感不解,怎麼會發生這麼奇怪的事?在父母不知情的狀況下,有父母不認識的朋友進入一個中學生的房間,是簡直無法想像的。他們紛紛質疑,允許十幾歲的青少年擁有這樣的祕密,是對的嗎?我認為今後日本人應該要好好思考這件事。

還有一種相反的情形:即使孩子已經長大了,有一些父母還是不容許他們有任何祕密。這也會造成問題。這種父母會偷偷地潛入孩子的房間,翻看他們的私人物品,閱讀他們的日記。這樣的父母無法尊重孩子的內心世界。

與其說他們不信任孩子,還不如說真正的原因,是他們對自己感到不安。由於缺乏自信,害怕孩子有一天會自立而離開自己。這樣的情形不只發生在父母與子女之間,也會發生在指導者與接受指導者的關係中。大人如果不能建立強固的自我認同,就無法忍受孩子擁有祕密。因為他們希望把孩子留在自己的世界裡,以求得安心。

摘自 河合隼雄 《孩子與惡:看見孩子使壞背後的訊息》/ 心靈工坊

 

Photo:Ian D. Keating,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