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軟哲學:化解親子衝突,媽媽先自省

爸媽的管教若無因才制宜的彈性,也許反而壓制孩子不能長大。

暖男的逆襲

我們家就像宿舍,有管理規章,例如晚上八點以後不能玩追來追去、打來打去、丟來丟去…什麼來什麼去的遊戲,只能看書寫字畫圖聽CD,只要老實坐著,想寫書法或刺繡也可以。

那是因為八點半要進房躺平醞釀睡意,沒半小時的緩衝,他們會張著晶亮的眼睛,進房間像進親子館,大叫追逐兼跳床;而媽媽呢?過去還能優雅地講睡前故事,隨著他們長大,當故事姐姐再無吸引力,反而只能像打地鼠一般,為了要他們安靜、躺下,又是怒吼又是躁狂。

昨晚,暖男阿丞八點還想繼續練接球,被我制止,起先他試著爭取說:「已經70球了,我快連接100球了,再一下下就好。」我搖頭拒絕,他停下來了,卻變回那熟悉的高敏娃兒,生氣、抵制、握拳、哭鬧…,整整半小時。

我也生氣了,說:「講好的就一起遵守,如果你玩、阿ㄨˋ玩、阿佑他們也都想玩,那就變回以前那樣晚上睡不著,早上起不來,媽媽又要氣不完了。」

丞:「我不會那樣,那是妳自己愛管、愛生氣,又沒人叫妳生氣!」夠狠,媽媽心上被插了一刀。

媽:「好,對,都是我,是我愛生氣,我愛管你們,那我都不要管你們,隨便你們,就不會生氣。」管他拋不拋棄,話還是吼出來了。

 

化解親子衝突先自省

這樣講好嗎?坐到冷靜沙發,心裡飄過這麼一句。

這幾句話很熟悉,長大的過程只要自己有點反骨,認真爭取什麼權益時,就會聽到父母或某老師拋出類似的話語,當時聽著刺耳,覺得你們大人怎麼都不講道理的?只會威脅拋棄,然後要我們服從。曾立志要傾聽要明理,覺得自己怎樣都不會這樣對我的孩子們說,曾幾何時,我也是一樣的大人,只是那根神經還沒被真正挑起,一樣拿著權力的槍枝,只是自己還沒扣下全有或全無的扳機。

他衝回房間裡哭,其他三個小孩和一個大人也不敢介入,默默回房。阿丞邊哭邊唸「嗚......不管就不管,我又不會那樣,我又不會那樣。」

唉!這話也熟,我也這麼委屈的氣哭過,而這孩子的執著已經調整很多了,尤其放眼在常規,只要他接受的規則,他是最自律的沒錯,從來就是該睡去睡,最早起床,老師說早自習全班吵翻他也自己看書不為所動。

媽媽冷靜之後的心,感覺被刺的疼痛已緩,就剩下理解他之後的愧疚。進他房間,跟他同房間的阿ㄨˋ累極了,沒管他哭聲震天一樣照睡(這實在令人佩服)。阿丞看我進來,爬起站在床上,我們很有默契,先來個「和好大抱抱」。

「好了,好了,媽媽剛想過,對不起,不該那樣說,我一定會管你們,但也應該要聽你說。今天,我忘記你其實很會管自己,那怎麼辦?其他三個還不太會,我怕大家都要拖拖拉拉又跟之前一樣。」

「媽媽,我不會,我都會自己看時間。」    

「好,下次如果時間到了,你還差一點完成呢?」

「妳不用生氣,給我五分鐘就好。」

「好,你會管自己,就給你這個權利,我會笑咪咪等你。如果你常常這樣,或是超過五分鐘,那我就要把權利收回,都一樣不可以了。」硬是講成一種獎賞與榮耀。

 

當生氣不再有威脅性

一早,在宿舍公告周知,妹妹立馬起床,「媽媽,我也不賴床啊!」

「有,我有看到妹妹最近都沒賴床。好,如果一個月都不賴床,都按照時間去睡覺,就表示你們可以管自己,拖一下媽媽也不生氣,相信你們真的只要一下下。」

我真的愛生氣嗎?如果這像電擊一樣,似乎孩子們已把我的生氣制約成某種好行為的「負增強物」,我只能苦笑承認,好吧!是,我是。

(負增強 - 在進行某個行為之後,減少對象厭惡的(通常是不愉快的)刺激,並使該行為的出現頻率增加。在斯金納的實驗中,以噪音作為刺激,經由老鼠按下槓桿的行為來停止噪音,造成老鼠按下槓桿的頻率增加。-出自維基百科)

親子沒有隔夜仇,但通常是兄姐革命弟妹受惠。管理若無因才制宜的彈性也許反而壓制孩子不能長大。

和解不管何時,只管是否平靜可以看進彼此的本質。

Photo:born1945,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