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是爸媽對家庭的修行

親子間的關係處於相互共有身體的間隔當中,由於孩子必須或是父母非得讓孩子們「獨立」的相對能量會運作,因此,某些情況下會轉變成異常的愛情與親密感;另一種情況下,這種愛情與親密感可能變為冷漠無情或是對立,難以取得共鳴的間隔。
  • 文/ 書摘
  • 2016-10-07 (更新:2019-04-02)
  • 瀏覽數13,468

文 / 片山洋次郎

 

家庭的能量

家庭將人與人之間封鎖於緊密的間隔裡,因此容易互相壓縮彼此的能量,並企圖向某個方向推進。

親子間的關係處於相互共有身體的間隔當中,由於孩子必須或是父母非得讓孩子們「獨立」的相對能量會運作,因此,某些情況下會轉變成異常的愛情與親密感;另一種情況下,這種愛情與親密感可能變為冷漠無情或是對立,難以取得共鳴的間隔。

雙方的能量越強,越會激烈發生這種作用。想要維持「理想家庭」的行為,在某些情況下可能將導致異常的能量集中及爆發。

此時,「無用之人」便成為能量釋放的中心,擁有將家庭轉變為共鳴情境的力量。例如,家中有大吵大鬧的小孩,可說是一種家庭能量的釋放。這個狀態與共鳴且安靜的能量釋放是微小的間隔差別。

相較於彼此「間隔」較小的家庭(凡事要求的家庭),彼此「間隔」較大的家庭(凡事較不要求的家庭)比較輕鬆;比起一絲不苟的父母,馬馬虎虎的父母比較輕鬆;有問題孩童或是困擾存在,對家庭的共鳴較有利。彼此能隨心所欲並且相互認同是最好的。

不過,至少將「無用之人」視為家庭的「救星」,會是創造共鳴情境的關鍵。

 

親子間的共鳴

抱著孩子時,由於他們正處於興奮狀態,會覺得重量比較輕;放鬆時則會覺得比較重。

因為某些事物感到不安時會覺得重量比較輕,生病時也會覺得比較輕。受到打擊呈現亢奮的情況時(精神上的打擊或是肉體上的損傷),尤其是撞擊頭部時,被打得越重,會覺得重量越輕,幾乎不會有例外。

在抱孩子時,試著確認他們的重量,對於測量親子間的距離很有幫助,將會由此產生新的親密關係。有一個稱為「重擺架勢」的說法,近似於相撲力士們重新調整呼吸時的感覺,也就是重新測量彼此間相處的最佳時機。

例如自己的孩子發燒時,真的是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此時,只要試著重新感受孩子的重量,不但自己會冷靜下來,孩子也會感到安心。父母一旦驚慌失措,只會影響到孩子使他們感到更加不舒服。若能順利測量彼此間的間隔,進入相互共鳴的狀態,父母的體溫也會漸漸升高。尤其是嬰孩,更加容易產生共鳴。此時,不僅是要測量孩子,也要測量自己(父母)的體溫,對於取得適當間隔十分有幫助,建議各位嘗試看看。

在現實生活中,孩子們一旦發燒,父母就會忘了這些事。同樣是抱著孩子,太過於拚命,彼此間就無法產生共鳴。若能順利進行,彼此的體溫雖然都會暫時急速上升,但也會很快降下來,接著呈現如同熟睡時的樣態。若能採取良好的共鳴方式,將會比一個人努力取得身體平衡獲得更大的力量。

親子間若能順利互動,將產生極大的力量,但也很容易因為單方面努力過頭,變得難以同調。就某個層面來說,是非常需要能量的一件事,不過,若能在這種情況下產生共鳴,就能了解彼此如何在日常生活中輕鬆相處,也可以重新調整自己的步調。此外,相較於親子,與他人之間也能較輕鬆相處,因此,是一項受益匪淺的「氣的修行」。

 

面對不肯上學的孩子,是一種「等待」的修行

這是最近常有的事,孩子們常常因為某些原因就「不肯上學」,遇到這種情況的父母通常心急如焚。在現今社會中,父母若沒有孩子們可能「不肯上學」的「心理準備」,真是無法養育孩子。慌張採取各種措施或是苦口婆心勸說,只會使孩子感到更加痛苦。孩子也不清楚為何不想去學校,事實上這樣的孩子比誰都更努力想上學。

我自己的孩子在小學三、四年級時不肯去上學。站在父母的立場,由於不知道會持續多久,再者考慮到孩子們的將來,會覺得應該設法做些什麼。只不過,設法做些什麼反而會讓親子間隔過近,因而讓雙方喘不過氣,彼此皆感到痛楚。由於太過痛苦,反而容易說出漠不關心的話語。基本上,能做的只是「等待」。事實上,「等待」非常需要專注力。

這種情況,事實上是一種「專注於等待」的修行。

以我自己本身的情況,由於偶然接觸到幾個不肯上學的孩子,因此,面對自己的孩子時,心裡也有個底,所以能靜靜觀察並且等待。就算如此,孩子還是感到相當痛苦,即使是現在,我也不願去回想當時的情況。

就算你不強逼著孩子去上學,孩子自己也會有罪惡感。儘管如此,就在等待的過程中,孩子開始創造出適合自己的生活步調。我的孩子當時是不斷重複描繪學校生活的漫畫,這就是孩子自行發掘的取得平衡之法。

升上五年級之後,我的孩子重返校園,在那之前有段時間,他緊挨在我身邊,於是我靜靜抱住他片刻,那是唯一一次我覺得他找到了「救星」。

不過,他並不是希望被緊緊抱住,只不過是需要有人待在他身邊的感覺。到頭來,父母能做的,只是在那時刻以符合當下的間隔來與孩子們接觸。

 

需要專注力的等待

話說回來,「等待」真的相當困難。我們常會不由自主想說些什麼或是做些什麼。若是慌張決定,將會錯失最重要的時機,導致無法「協助」他。

尤其是孩子,每天持續在成長,即使今天與昨天也都不盡相同。因此,必須在當下取得最合適的相處狀態,不過近也不疏遠,不鼓勵也不放棄,非常需要專注力(並非執著),也需要信念與覺悟。

現今社會中,孩子要轉變為成年人需要花費許多時間,甚至出現三十歲才成年的說法,因此,無法掌握孩子何時會不肯去上學。即便從學校畢業,也有許多人不肯就業,以學校為例,不肯到校的教師似乎比學生多。或許在早期發育的階段,不過於逞強,做好休息的練習反而比較有利,你可以實際感受到孩子在那段期間內的驚人成長。

若能更自由向學校請假,學校將會成為一個更加放鬆的場所,無論對於教師或是學生來說,這都是和平且良好的。

摘自 片山洋次郎《氣的共鳴》 / 采實文化

Photo:Brandon Atkinso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