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中,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會遇見誰

你永遠不知道自己將會遇見誰,也不會知道下一秒坐在身邊的會是什麼樣的人。他們一定都有著與你一樣鮮明生動的故事,等著與人分享。主動去探尋這些故事,你將可能找到新的客戶、朋友、情人、雇主;或者當你在飛機上或是生命中遭遇劇烈亂流時,幫助分散你的注意力。

文/ 史黛西.費雷拉、賈德.克雷恩爾


喜歡機場,但是抗拒飛行

我喜歡走在自動行人通道上那種快速的感覺,以及拉著行李時發出的支支聲。當其他人為了生活汲汲營營時,我喜歡在閘門處伸伸懶腰,靜靜地啜飲冰拿鐵,欣賞這些大型基礎建設所提高的效率。大多時候,我並不那麼介意安檢。我總是需要三個箱子,並且會在進X光機檢查之前好好收拾一番。

當其他人可以搭公車到高中上學,我的教室卻離家有兩千哩之遙。一年之中,總有幾次我得花上四小時的飛行時間通勤。在十八歲生日之前,我將會搭乘同樣的飛航路線至少三十六次。機場對我而言已是習以為常;我依循著彼此之間那份尊重與沈靜的默契。

旅行讓人獨立。無需對話的機場導航便是一例。權力和自由只是巨大圖像的一小部分——那是相當自主的。我並不是一個內向的人,但是,戴著耳機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獨自走過航站這個想法倒是頗吸引我的。所以我就這麼做了——一年好幾次。

機場是我的日常。

不過諷刺的是,我討厭飛行。

每當要踏出空橋、進入飛機時,我感到抗拒。我痛恨循環空氣、擁擠座位、機上照明等等,幾乎是所有和機艙有關的事物。亂流是最糟的;我的心和邏輯告訴我,機身一定會上下晃動。我緊抓著扶手想讓自己感覺舒服點,但是我扶住的每樣東西都在動。

坐在二十四C的位置上,旁邊是一對同樣扶著扶手擔憂著生命安全的夫婦。在現代世界中,沒有太多事情是比一趟飛行還更精心計劃的。然而,即使是價值數十億的基礎建設、昂貴的監控儀器,航空產業卻仍然無法抑止亂流,也無法預測它。


飛行時唯一重要的現實:人類的情感與連結

我們的世界就是由一連串無法預知的事情所構成,滲透進日常互動中。飛行,從某方面來說,就類似我們的生活。在我們充分理解並且準確預測的情況下,儘管一切看似沒有問題,如同在機師的掌握之中一樣,卻總是會伴隨著令人苦惱、事情開始四分五裂的時候。此刻,能讓我們回到現實的是:人類的情感與連結。

於是,我將頭轉向二十四B那位身穿著紅格子襯衫的先生,向他自我介紹。當然,這是自然發生的,我們持續著對話,臉上慢慢恢復血色。這位先生說道,他在IT產業工作,正要去拜訪姪子。他的侄子與我差不多年紀,或許還更年輕一些;他告訴我更多關於工作的事情,這時候飛機已經穩定了,之後便一路平穩地航行。

穿梭機場的感覺很美好,因為可以很輕易地跳脫周遭環境,把自己包附在耳機的小繭之中,與世隔絕。但是當我失去精神上的支撐時,一切都變得無濟於事:尤其是當我有不安全感、缺乏自主,或是卡在那飛行子彈的椅子上時。在這種時候,轉向周圍的事物並與之對話、互動,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最終我體認到,我不需要忍受這種不舒服的處境。在國外的城市,我會聯絡在地或新創公司,而令人驚訝的是,他們大多很樂意邀請我去參訪。我有一次在Spotify於倫敦的辦公室待了一個下午,和經理們聊天、喝咖啡,只因為一則推特。這就是誠意。

 

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會遇見誰

下次在機場的時候,儘管有些冒犯,我發誓要在警戒線前,和排在我後面的人開個友善的玩笑。

重點就在於,不論何時、何地,與人攀談。在飛機上、火車上、巴士上,甚至在一片寂靜的氛圍下。如果情況能夠改善,即便是有些戲謔的玩笑,就用簡單的幾個字去做那個活絡氣氛的人。圓滑些,很少人會不賞臉的。整個世界都等著你去探索!

下飛機時,那位先生給我他的名片,並且要我和他保持聯絡。事實上,我現在已經蒐集了一疊的名片,都是那些在飛機上坐我旁邊的人們。即使我在走過機場的時候仍然戴著耳機,但我努力微笑著、與他人展開對話,帶來改變。對我而言,我在試著成為一個坦率開朗的人。

你永遠不知道自己將會遇見誰,也不會知道下一秒坐在身邊的會是什麼樣的人。他們一定都有著與你一樣鮮明生動的故事,等著與人分享。主動去探尋這些故事,你將可能找到新的客戶、朋友、情人、雇主;或者當你在飛機上或是生命中遭遇劇烈亂流時,幫助分散你的注意力。

一切只要從一句「哈囉,你好」開始。我是布蘭登,很高興認識你。


摘自  史黛西.費雷拉、賈德.克雷恩爾《我的世界,自己定義》/時報出版


Photo:Fe Ilya,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