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很難,但逃避問題更多

現代社會的我們幾乎不談容易引起爭論的事。遮遮掩掩,怕引來不快!於是避而不談。這不是好事,不去談論的下一步就是放棄了思考。

文 / DaveTrott

人不喜歡想到死亡,也絕對不喜歡談到死亡。

我母親那一代倒不介意談死。

我二十幾歲時,父親罹患癌症。是末期癌症,他住進醫院。我不曾面臨身邊這麼親近的人死去,不知道自己會受多大打擊。我想最好趁他在世時打點好一切,免得在他死後處理不來。

我跟母親說我想把父親安葬在當地的墓園。

母親說要替她留個位子,以後她才能跟父親合葬。波莉阿姨當時在我們家喝茶。她是母親的妹妹,嫁給我的叔叔佛雷德,大家可謂親上加親。她問我是否能在我父母的墓旁留一個位子給她跟佛雷德叔叔。好讓他們都能在一起。

我說盡量試試看。

接著她們同聲說:「哈利舅舅呢?」哈利舅舅是她們的弟弟,住在附近而已。

他並未結婚,身為姊姊的她們十分照顧他。不想漏了他。

她們問我是否能在他們的墓旁邊替他留一個位子。於是我到墓園詢問是否能選三塊墓地:一個單人的,兩個雙人的。

我不喜歡新的那一區,那裡鄰近小路有些吵。幸好安靜的舊區還有三塊相鄰的墓地。

我付了訂金,然後帶母親與波莉阿姨去看是否中意。

我說:「媽,妳跟爸會葬在這裡,波莉阿姨跟佛雷德叔叔在隔壁,然後哈利舅舅在最旁邊。這裡有棵不錯的樹可以遮蔭,樹下還有一張椅子,妳來看爸的時候可以坐。妳覺得怎麼樣?」母親跟波莉阿姨都說中意。母親指著一旁的小磚房說:「跟你說我最滿意什麼,那就是廁所就在旁邊。」我聞言愣住。

然後我笑著說:「媽,不用擔心這個啦,妳不會爬起來上廁所的。」

母親皺起眉頭說:「我不是在講我,是在講其他過來看我的人。如果他們突然內急,至少不用發愁。」這就是為人母親的反應。

即使她走了,仍擔心訪客會內急。

但我最喜歡的是我們就事論事地討論。

如今我們幾乎不談容易引起爭論的事。遮遮掩掩。怕引來不快。於是避而不談。這不是好事。不去談論的下一步是不去思考。

摘自 DaveTrott《你的點子需要牙籤》/先覺出版

 

Photo:r. nial bradshaw,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