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家的孩子才算真正長大

核心家庭是以子女們「自立」且獨立為前提,因此,一開始就具備被解體的要素;或是意謂著,只要子女們「不自立」,就不再是核心家庭,終究會崩壞,使家庭無法發揮家庭的功能。
  • 書摘
  • 2016-10-03
  • 瀏覽數7,564

文 / 片山洋次郎

 

家庭,人與人以原始樣貌共鳴

家庭,原本是最容易產生共鳴的場所,應該是良好的,也是人與人之間處於緊密的間隔,孕育出強烈愛情、依存、支配等關係的場所。

為了維持共鳴的場所,與其背負著社會層面的立場而變得沒有彈性,馬馬虎虎的樣態反而比較適切。

比起緊密的關係,只有在必要時才會顯現於外側的關係比較得宜。要去認同個體的原生樣貌,而非藉由能力或評價來認同彼此。緊抓住父親、母親、小孩、社會人士、男性或女性等各種角色不放,反而會造就強烈的依存關係。越企圖營造看起來像是「家庭」的感覺,就越不容易達成。在角色的扮演上點到為止即可。

家庭,這個人與人共鳴的場所,是能夠以原生樣貌存在的場所,是一個得以緩和自立以及共存的場所。如果原生的樣貌無法獲得認同,將衍生出刻意的自立志向、對於社會角色或評價的過度執著。從另一個角度,就是在精神上對於其他人、事、物的依存。刻意的自立與強烈的依存會阻礙共鳴、壓縮能量,並提升愛恨情感;或是產生相互抑制與支配的關係。在家庭中這些情況都格外容易被放大。

 

「無能」的人才是家庭的中心

社會上的「獨立」多是指經濟上的獨立吧!

若從這個層面,身心「障礙」的人將無法獨立,老弱、有病痛的人以及孩童們也無法獨立。社會的體系越高度化,「孩童期」也就變得越長,越花費金錢。這也就代表,至少三分之一以上的人無法獨立。

經濟上獨立的人真的就獨立了嗎?

拚命工作賺取大把鈔票的人,或許是依存於工作;也可能是以工作忙碌為由,依存於家人;若具有社會地位,或許就會依存於社會地位或名譽。說到真正獨立的人,反而是遊民們,絕大部分的人都不能稱作是獨立的個體,結果造成有些人依存於精神層面,有些人則依存於經濟層面。因此,選擇對自己而言是最合適的「獨立」或「依存」狀態即可。

螞蟻的社會當中,據說即便是「工蟻」,其中有三分之一是「不工作」的。就算去除掉那三分之一,剩餘的工蟻中仍舊有三分之一不工作。我已經記不得這是何時聽到的故事,不過,是我非常喜歡的故事。

我個人認為,社會就是這麼一回事。為了三分之二工作的人,三分之一不工作的人是必要的。「食客三千人」這個中國的故事也好,莊子說的「無用之用」也罷,都在闡述不勞者盡量食的道理。基本上「不勞者不得食」的說法之所以存在,代表著並非大家皆需要工作才能生存的時代是存在過,人類原本就不是那麼具有勞動意願,家人之間更是如此。

以「有能」的人為中心所成立的是社會,「無能」的人為中心成立的則是家庭。

無論任何社會團體,都是藉由在另一方面創造出無用之人、不適之人或是怪異之人才得以成立。即便是黑道,這種社會上「不合格」的集團也是,只要組成一個社會集團,就會出現社會層面的有能之人。只不過,在那當中仍然存在著劣等者,如同學校裡也一定會有成績不佳的學生一樣。

 

家庭功能的發揮,必須具備緩衝的空間

核心家庭是以子女們「自立」且獨立為前提,因此,一開始就具備被解體的要素;或是意謂著,只要子女們「不自立」,就不再是核心家庭,終究會崩壞,使家庭無法發揮家庭的功能。

所謂的大家庭並非僅僅只是人數多而已,在平日的生活上也會與親戚的家庭有所連繫,擁有朝家庭外側的擴張性。大家庭中具備有人不工作、白吃白住,或有外人存在的緩衝性。一旦有人賺比較多錢,有時候所有親戚會為了仰賴他而聚集。具備像這種非十分謹慎的關係,才能讓「家庭」發揮功效。

家庭,原本是給予「無能」之人的居所,應該無關社會定義的「能力」,任何人都得以置身的場所。但曾幾何時,家庭淪為供給社會勞動力的裝置,大眾所認同的「標準家庭」,失去原本家庭的情境。我發覺,連我都會在無意識中假定孩子們將來要在社會上從事的「標準」職業,也會將一些類似標準課程般的事物強加在孩子身上。當然,「教育」本身就是一種「強加」的行為,不過,孩子們稍微不想去上課,父母就極度焦慮,可見「標準」的信仰是多麼根深蒂固。

一旦家庭朝向與社會相同的方向,家庭就會失去意義,步上解體的路途。換個方式來說,並非是社會層面有能之人發揮家庭的功能,而是在社會層面不適應的人將家庭打造成家庭。越是規規矩矩「一絲不苟」的家庭,緊張感就越高。在某個部分有缺陷,亦或承認有缺陷才會比較輕鬆。


與其勉強「獨立」,不如率直依存

社會上越是有能之人,精神上越容易依存於某些事物。

事實上,戀母情結越嚴重的人越是有能、越受歡迎,乍看之下非常強健。有戀母情結的人就率性戀母即可,因為隱瞞或是不願意承認將會被厭惡。反正任何人都會依存於某些事物,不如儘管率直依存。「獨立」的人是否就沒有任何問題?其實不然。

子女的「獨立」通常為「被強迫」,因此,看起來似乎是獨立了,實際上只是隱藏對於父母的「依存」而已,你可以將這種「獨立」視為一種幻想。應該沒有必要每個人都成為出色的人吧!家庭最初是以「無用之人」為向心力的場所,因此,應該要愛惜具有這種素質的人。

不工作的人給予工作的人生存價值,不工作的人發揮安定劑的功用。

工作的人在精神層面上依存著不工作的人,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一旦出現原本就不適應於社會,明明不想工作卻被逼迫必須工作的人,或許會使得有能且願意工作的人變得不安定,導致有能之人無法發揮應該有的能力。

 

和緩的狀態,讓家庭成為共鳴的場所

有血緣關係不見得就保證能夠發揮功能,讓家庭成為身體共鳴的場所。即便是親子,也有一見面就起衝突的組合。因此,和緩的形態,「家庭性的物質」是必要的。

幼弱、老弱、有「障礙」或是病弱的人都具有共鳴的情境。譬如說將氣運向障礙兒或是嬰孩時,位在身旁的母親必定會產生共鳴,出現相同的反應。例如,孩子的腹部變溫熱時,母親的腹部也會變溫熱。

處於現今,生活場景中需要的是提高身體的共鳴性,而非勉強扮演父親或是母親的角色,就如同「熱心」的教師讓學生們感到困擾般,「熱心」的母親或是父親也會讓孩子們感到困擾。父母親越是「熱心」,自身也會變得更加痛苦。越是「完美的家庭」,家庭的情境要素越薄弱。

就某些部分而言,一個家庭的成立要件有所缺失,反而會讓家中成員比較率直,需要被照顧的「柔弱」個體或是無可救藥的人,才是家庭共鳴的中心。讓家庭平衡的是某些不完美的部分或「弱者」,而非強力的保護者。

摘自 片山洋次郎《氣的共鳴》 / 采實文化

Photo:Javcon117*,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