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到最後一刻才寫功課的孩子,可能更有創意

事實證明,拖延是創造性思想家與傑出的問題解決者常有的習慣。拖延,被證明格外有利於創造型的工作。這些科學明星「把拖延當成某種形式的孵化過程來使用,以避免對一個科學問題或解答過早做出選擇」。

文/亞當.格蘭特

越快越好?早起的蟲兒被鳥吃

父母和老師總是苦苦哀求小孩子早點動手寫作業,不要拖到最後一分鐘。在教人自助的世界中,有一整個產業都在教大家對抗拖延。可是,如果金恩正是因為拖延而做出了一生中最精采的演說呢?

在工作上和生活中,我們一直被教導早點行動是成功之鑰,因為俗諺說:「猶豫不決者必定失敗。」當我們接獲重要任務,我們得到的指示是趕在期限之前把事情做好。當我們想出一個原創點子去發明一項產品或是創設一家公司,我們被鼓勵去搶得先機。當然,動作快的確明顯具有優點:我們能確保完成自己開始做的事,並且搶在競爭對手之前上市。然而,令人驚訝地,在我研究開創者之時,我學到了迅速行動搶得先機的壞處往往超過好處。沒錯,早起的鳥兒有蟲吃,但是別忘了早起的蟲兒被鳥吃。

 

延遲,有益於創新

事實證明,拖延是創造性思想家與傑出的問題解決者常有的習慣。想想「科學天才獎」(Science Talent Search)的得獎者,這項競賽被稱為美國中學高年級生的
「科學超級盃」。一支由心理學家雷娜‧薩波尼克(Rena Subotnik)所領導的研究團隊在這群菁英好手贏得勝利十多年後訪問了他們,這時他們三十出頭,研究人員詢問他們是否會在例行工作、創造型工作、社交生活和健康行為上拖延。百分之六十八以上的人承認至少會在這四個領域當中的兩個領域拖延。

拖延被證明格外有利於創造型的工作。這些科學明星「把拖延當成某種形式的孵化過程來使用,以避免對一個科學問題或解答過早做出選擇」。如同其中一人所說明:「當我在拖延的時候,其實我往往是把某件事暫時擱置,而我需要時間去想個徹底。」另一人說:「在科學工作上,點子需要時間去慢慢成熟」,而拖延是「抑制衝動,以免過早做出回應」的一種方法。薩波尼克的團隊仔細讀過對這些早慧的思考者兼行動者的訪問,得出了一個奇特的結論:「很矛盾地,在創造性的領域中,那些賭注最大和最小的人最可能會拖延。」

 

準備萬全的人,容易畫地自限

 

除了給我們時間去想出新穎的點子,拖延還有另一個好處:它使我們有臨場發揮的空間。當我們事先準備周全,我們往往拘泥於自己所創的結構,把可能跳進我們視線中的可能創意關在門外。許多年前,柏克萊大學心理學家唐納‧麥金農(DonaldMacKinnon)發現,美國最具創意的建築師比起他們技術熟練但缺少原創性的同儕往往更隨興而為,而那些同儕對於自己在自我控制及勤勉認真上給予的評分較高。

在由我和法蘭西絲卡‧吉諾(Francesca Gino)與大衛‧霍夫曼(David Hofmann)針對一家連鎖披薩店所進行的一項研究中,盈利最高的分店係由自評為最沒效率、動作最慢的店長經營。同樣地,當研究策略的蘇奇妲‧納德卡里(Sucheta Nadkarni)和波爾‧赫曼(Pol Herrmann)研究印度將近兩百家公司,財務收益最高的那些公司,其執行長在效率及動作迅捷上給自己的評分最低。

在這兩個案例中,經營組織最成功的主管承認自己在定下心來工作之前,常常浪費時間,有時無法調整自己的步調以及時完成工作。這些習慣雖然可能有礙於工作的進展,卻使領導者在策略上更有彈性。在那些印度公司裡,由每一家公司的多名高階主管替執行長在策略上的靈活度評分。那些審慎計畫、及早行動、勤勉工作的執行長得到的評價是比較死板:他們一旦制定出一項策略,就會緊守著不放。那些習慣延遲工作的執行長則比較靈活、比較善於應變,能夠改變策略以把握新的機會並且抵禦威脅。

 

摘自 亞當.格蘭特《反叛,改變世界的力量》/皇冠出版

Photo:francois karm,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