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懷念,母親的模樣

我和我的母親一起遇見人生真底韻,體會人生五味甘。
  • 閱讀
  • 2016-09-13
  • 瀏覽數3,191

文 / 周小菱

 

若是能找到帶來幸運並許願的四片幸運草,我想許個願:

讓母親能重回小時候,重新改寫母親和外祖父母的記憶,雖然外祖父母現在可能喝下傳說中的孟婆湯,早已忘了母親這個人,也或許他們正在世界的彼端再次寫下屬於他們新一世的歷史,但,母親的這一世還未走完,她,還在寫她的歷史,若外祖父母對母親還有記憶,我想許願讓母親重回小時候,讓她在外祖父母心中那頑劣的印象全然抹去,即便他們在向母親道別時的最後一刻,瞇眼微笑地「接受了母親的懺悔」。

母親在我劣質性暴發時,常跟我分享她小時候對外祖父母的故事。

母親說,也許我現在的模樣就是她小時候的反射,人家說現今自己對待父母的行為,未來也會以相同的方式重新複刻一次,只是對象換了,但劇情不變,我現在回想母親的話,感到心有戚戚焉。

母親在家排行第三位,上有二位兄姐(其實是第四位,還有一位姐姐出生不久後便往生),下有二個妹妹和一個弟弟。

長輩們重男輕女之故,疼愛男生是無法用言語說明白的,但母親說,外祖母額外還非常疼愛二阿姨,常常都把好的食物留給她,說她身體不好,所以要喝雞湯、吃雞腿補身,家中小孩的衣服也全交給母親洗,甚至私人的貼身衣物亦然。

這讓母親十分不滿,常常將衣服撕毀或打罵弟妹出氣,藉以發洩不滿情緒。

母親每每講到此,都帶著惋惜,總覺得小時候和兄弟姐妹的感情不融洽,才導致長大後大家的感情如此淡薄有隔閡,但是,我沒有兄弟姐妹,反而覺得這樣可以省去不必要的爭產或其他家族的困擾。此外,母親還說了小時因為家窮,但外祖父母仍然努力掙錢讓母親及其他人念書,但只有母親特別反骨,最不認真念書,最後念夜校分擔家計。

在一次吵架的過程中,母親把書包丟棄至垃圾堆中,外祖母還趕緊去垃圾堆中找回來。

因為外祖父生理上有某些男性的缺陷,母親還斥責他,要他不要接送母親上下學,過年時外祖父要帶母親等人去兒童樂園玩,母親就反骨的說出「你這有缺陷的人,我才不要跟你去玩」等忤逆的話語。當時我一聽,心裡一陣驚,自覺我雖然頑劣,但還沒有這麼的「膽大」到敢這樣大逆不道呀!

母親說完後便跟我說,也許我現在只有一個人沒有手足,也許是她小時候對待手足不好,才會讓我只有一個人,無法感受手足的情感聯繫。但我覺得這還好,出社會聽朋友們的分享,讓我覺得朋友或所謂的手足,只有小時候才是真性質,長大後的勾心鬥角,反而讓我慶幸自己是一個人。

我在求學過程中的坎坷,認真念書卻每次都遭遇錄取人數激增不然就遞減的窘境,當我要報考這項考試或參與某項活動時,總是有許多困難在眼前待克服,求學過程遭遇同學們及老師合力的惡整打壓,母親都覺得是她小時候不認真的報應,但是報應在我的身上,這我真覺得是無解的答案,我認為若母親的話有理,那「個人造業個人擔」,為何要我來擔?我的努力始終無法得到同等回報,讓我不禁怨天尤人,感到上天的不公平。但我對待父母除了頂撞及個人意見有時過多外,母親的「逆言」,我根本說不出口也做不到。

 

聽了母親分享的過往,我有了如下的體悟:

「當你把我的手交給他時,你沒放手,我卻放手;當我意識到要牽起你的手時,卻只能在夢中。」

母親的肚子養育我們10月,讓我們吸收養份10月,待我們茁壯後破蛋而出。但長大後,我們卻無法照顧(父)母親1分鐘,更不用說10個月了。

母親把我們放在肚子裡,我們最終只能將她埋在土裡;母親辛苦一甲子買房子讓我們遮風避雨,我們最終只能讓她住在0.5坪的房子裡;母親終日攪盡腦汁設想三餐餵飽我們,接受我們埋怨無變化的菜色,我們最終只能初一十五加祭日餵她三柱香,卻聽不見她有任何怨懟。

放手容易牽手難,特別是牽起(父)母親的手甚是困難。 愛要及時,但對父母親我們做不到。

父母親給我們不求回報,我們給他們卻是貪求回饋,貪求他們辛苦一世所得來的遺產,為此爭得你死我活,告的臉紅耳斥。別讓我們對父母親的愛和回憶,總是在「被通知該放手的那一刻」。

藉由母親真實的生活分享,我除了要戒除自我主觀意識太強,要聽從父母建議與良善的安排外,更要繼續維持我一直都有關懷及分擔家務,凡事都幫父母親打理好的行為,畢竟小時候是父母為我打理一切,長大後他們逐漸垂老,我這麼做是必須、應該,也是我的重要職責,這比起完成論文、完成學校的事務更加重要,才不會讓「遺憾」出現在我的字典裡,雖然我們跟父母親的相處,總是在書寫「遺憾」這套劇本。

 

閱讀更多文章請至閱讀官網

Photo:Jamin Gray,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