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不到孝順,這不是你的錯

以孝順為名的壓抑及虐待,對我們身心的戕害最深。如果你目前做不到孝順,請不要自責,這真的不是你的錯。

文│ 周志建

「原來,孝順父母不是唯一的真理,更不是天經地義的事。」

學員小莉上完課後,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只因我那句話:「要一個從小被虐待的孩子去孝順父母,天底下再也沒有比這更殘忍的事了。」她深深被同理了。

最後,她感慨萬千:「這句話,一針見血,打破我多年來的困惑與痛苦。我終於解脫了。」

生命的救贖,原來這麼簡單。只要一句話。一句可以打破「框框」、同理人的話,人就獲救了。

小莉的回應,引發大家的共鳴。於是我這才意識到:原來,有這麼多人被困在「我應該孝順父母」的枷鎖裡,痛苦不堪。

於是,我接著多做了些解釋:

「你不覺得孝順父母這觀念是被建構的嗎?這是一種社會建構。」

「從小,不管在家裡、學校、媒體、教科書裡,我們無時無刻不被洗腦:長大以後應該孝順父母,這件事,不知何時變得如此天經地義、不容質疑。或許對大多數人而言,它是真理,我同意。但對某些人而言,卻不是。如果這件事硬要套在每個人身上,就是壓迫,這樣的緊箍咒,會叫人痛苦萬分。」

請理解,不是每個父母都像你爸媽一樣愛孩子的,好嗎?

 

愛是一種自然的流動,不是腦袋裡的教條規訓

某一年母親節,我看到一篇文章,讓我有點火大。

那個故事說:作者念小學時,下雨天只要忘了帶傘,母親總會即時出現在教室門口。如果早上粗心忘了帶便當,母親也總會在中午前帶到學校,從不會叫他挨餓。當他行至中年,母親已去世,回憶過往母親的恩慈,叫他感慨萬千:「子欲養,而親不在」。最後,作者開始扮演起老師,教化讀者:「所以你們一定要孝順父母,以免子欲養,而親不在,後悔終生。」

每次看到這種文章,心裡很想罵人。

「對不起,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這麼好命,有一個會幫你送傘、送便當的好母親,好嗎?」沒錯,是該孝順,但那個人是你,不是你的讀者,請搞清楚。

曾經一位個案告訴我:小時候上學,每次下大雨,看到同學的父母送傘到學校,她心裡都好羨慕、好羨慕。她說:「這種事絕對不可能出現在我身上的。」

有一天突然下大雨,雨下很大、很久,同學們紛紛被父母接回家了,學校裡空蕩蕩的,只剩下她一個人。她很孤單、很害怕,但心裡卻想:如果不早點回家,一定會被挨罵,於是淋著雨跑回家。

回到家,全身濕淋淋的,母親看見,不是安慰疼惜,而是立刻拿起藤條混身亂打,理由是:「要是妳感冒了,老娘還要花錢給妳看病。」請你告訴我,如果這是你的父母,你會寫出怎樣的文章來?你還會感激母親的大恩大德嗎?請將心比心。

請不要以為這樣的父母是電視劇裡演出來的,不存在人間。在我的課程、諮商裡,比這個慘十倍的個案多得是。

如果,你父母從小疼你、愛你,孝敬父母自然是「天經地義」的事。因為愛是一種自然的流動,不是腦袋裡的教條規訓。人家怎麼對你,你自然會怎麼對人,這件事再自然不過了。

因此,孝順父母,不是「應然」,更不是道德、規範。當有一天,孝順父母成了一種規範時,這種孝順不叫愛,而叫「壓榨」、叫「控制」,這是扭曲的愛。

偏偏,在我們文化裡,多數家庭都是這種「扭曲的愛」。

「你要考一百分,媽媽才會愛你。」熟悉這樣的語言嗎?這是有條件的愛,其實也是「交易」,它不是愛。

「以愛之名,行控制之實」,這是許多家庭常見的戲碼。所以,待在家裡,人人感到窒息、個個都想逃家。這就是「家」之所以成為「枷」的原因。

不管在東方或西方都一樣,我們的文化、教育或宗教信仰,都奉行著孝順父母這樣的「鐵律」,這個價值如此堅固、不容質疑,否則天打雷劈。

偏偏有一位西方心理學家,卻膽敢對這個「鐵律」提出質疑,她認為這個觀念不是唯一真理,甚至對有些人而言,根本就是「迫害」。

那個膽大妄為的心理學家,就是《身體不說謊》的作者愛麗絲·米勒。她是一位兒童心理學大師,曾發表過很多有名的著作,如《幸福童年的祕密》與《夏娃的覺醒》等,她根據自己的經驗及案例研究,深切的發現:童年受虐經驗對當事人的健康戕害極深,有時、就算內心否認,身體依然會洩露出祕密來。

沒錯,很多身體的疾病,其實都源自於心理,而且,跟童年的受虐創傷經驗有關。我二十年的諮商臨床經驗,也是如此告訴我。

在《身體不說謊》這本書裡,米勒分析了眾多著名作家與當代個案的病史,她發現:以孝順為名的壓抑及虐待,對我們身心的戕害最深,叫人一輩子痛苦不堪。

對一個從小被虐待、缺乏愛、身心受創的孩子,長大以後卻依然要背負著「我應該孝順父母」,不然不孝的罪名,她稱之為「黑色教育」。這絕對是「二次虐待」。

或許因為米勒自己從小也是個受虐兒,從自身經驗出發,她發現傳統的心理治療對受暴者是幫不了多大忙的,因此她放棄以傳統精神分析方式去治療病人。她認為,病人真正的問題出在:我們都被套在「孝順父母」的觀念上、無法掙脫。因此,她開始對這根深蒂固的傳統價值文化,提出嚴重的質疑與批判。這就是後現代的「解構」。

當她提出這種「天打雷劈」的質疑時,想當然耳,立刻引來某些衛道人士的批判與攻擊,但儘管如此,她依舊忠於自己,勇敢發聲,出了很多書,幫助那些受困在「我不能怨恨父母,我應該孝順父母」的受虐者,走出人生的陰霾,獲得重生。

是的,天下「有」不是的父母,請不要輕言寬恕。請原諒自己的不能原諒。

請不會再強迫自己去做違背心意的事了。一切救贖,都來自於打破自己。打破舊思維、舊模式,打破從小被深深建構—應該孝順父母—的觀念。

孝順,不是應該的事,而是自然的事,我們的教育都搞錯了。

如果你目前做不到孝順,請不要自責,這真的不是你的錯。

摘自 周志建《跟家庭的傷說再見》/方智出版社

 

Photo:Rajesh Kuma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