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裡苦但不說的寶寶,是把情緒當作了武器

爸媽需要珍視、正視孩子的挫折與疲累,讓他們了解到作業不會寫、寫不完這件事是正常、且可以被處理的,父母願意、也渴望和他們一起想辦法,但他們必須自己完成。
  • 醜爸
  • 2016-09-10
  • 瀏覽數24,605

這幾年吹起了一股「同理」、「戒吼」、「我等你哭」......等運動,不只是孩子,父母也開始了學習認識、進而接納自己的情緒。

不過有些父母遇到最大的情緒挑戰,不是孩子、也非自己,而是「其他成人」。

但為什麼有些成人,為何知道情緒需要面對、處理,就是不願意去做呢?

有時,可能是情緒太強、太急,即使得道高僧樞機主教,面對緊急事故也不一定能得心應手。

或者,「情緒」二字從來不存在於某些人字典中,就算有,也可能被視為「邪惡字詞」,無須了解,更別說面對了。

還有另一種可能,即是情緒已成為關係中的致命武器,看似用來迎敵、甚至自我防衛,實則傷己。

有專家稱這種利用情緒防衛傷己的行為「情緒勒索」,是一種用情緒達到個人目的,意圖影響、甚至操弄他人的方法。

 


把情緒當成武器的人,大概分為五類:

寶寶不說

無論是非對錯、情緒強烈高低,就是把情緒困在自己裡面,期待對方負起「讓我心情好」的責任。

因此身邊的人須小心翼翼,因為寶寶情緒一來總是雞飛狗跳…..等到寶寶願意把情緒放走時,對方卻早已精疲力竭。

最親密的人每日耗神費時地「擔心、解決」寶寶的各種情緒,早已無力經營正向的親密關係。


寶寶說不清楚

通常會否認情緒的存在,例如:「沒有啊,我沒有生氣啊!」(但連看他的頭髮晃動程度都知道他在生氣);進階者,會把自己的情緒投射到你身上,如果你說他生氣,他就會說你生氣;說他緊張,他就說你緊張;說他焦慮,他就開始批評你的原生家庭。

總之讓親愛的對方焦頭爛額,即使試圖做些什麼,卻無從著力。


寶寶拼命說

他們真的很愛情緒,一說到情緒就要你趕緊坐下,侃侃而談,引經據典,不亦樂乎。

用理性分析作為不願意面對的藉口,愈說,彼此的距離卻愈遠,心與心少了連結,對彼此更沒有感覺。喪失了真心、真情面對的機會,連大吵一架的激情也成為奢求,卻又要裝得很懂彼此的樣子。

 

寶寶說了不做

以情緒作為金鐘罩鐵布衫,好似他們得了情緒上癮症,「對不起,我又生氣了!哀,你也知道的,我就是控制不住情緒。」、「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你不喜歡我這樣,但我也是因為愛你才有情緒啊!」有時,會讓人無法同理他們,畢竟,一而再再而三,若真是控制不住,是否該去尋求幫助呢?

 


以上的分類或許過於簡略,且的確有人因為精神/心理等問題對於自己的情緒無能為力,但這是一個參考:

自己是否多少符合敘述?身邊的親友有無出現類似症頭?

當情緒已經變成一種自衛、甚至攻擊他人的武器時,其後座+殺傷力非同小可。

因為情緒勒索破壞的,不只是彼此的感情,也有對人性的信任,和相信自己值得被愛、被珍惜的自我價值感。

情緒勒索不一定是刻意、惡意的行為,反而可能是我們在成長過程中,為了面對各種壓力與挑戰(甚至是自己父母的情緒勒索)所發展出的自我保護機制。因此,在處理情緒勒索時,第一步通常不是責備對方,而是先照顧好自己(即使你是勒索者也是)

恢復、強化自我價值,再開始進行下一步:設立清楚、健康的界線,讓對方學習面對自己的情緒與問題,你願意提供支持與協助,但不是代替他。

這簡單的二步驟用在孩子身上也是可以的。

孩子通常會出現類似情緒勒索的行為,但通常是因為他們表達出情緒,成人卻沒有協助他們面對,反而剝奪他們學習成長的機會。例如:孩子作業寫不完在哭鬧,父母心急之下動手代筆,孩子即可能發展出「我的數學真的很爛(低自我價值),但只要大哭說媽媽好狠心,害我去學校被罰(情緒勒索),媽媽就會幫我寫。」

簡單說,我們需要珍視、正視孩子的挫折與疲累,讓他們了解到作業不會寫、寫不完這件事是正常、且可以被處理的,父母願意、也渴望和他們一起想辦法,但他們必須自己完成。

甚至,他們可以選擇不要完成,但告知老師自己的難處,並和老師商量解決的方法。父母在這過程當中都可以陪同、協助,但孩子才是事主,父母須謹守界線。在關係中,透過面對「情緒勒索」這個棘手課題,雖然路途遙遠、顛頗,但可說是建立起真正親密、健康關係的不二法門囉。

與你分享。

Photo:Russ,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