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這麼多的孩子如此脆弱?

你必須爭取跟你的孩子在一起的時間,取消課後活動,讓全家人可以一起吃晚餐。假如你的孩子幾乎都看不到你,他就難以和你產生連結。
  • 書摘
  • 2016-09-06
  • 瀏覽數32,171

文│利奧納德‧薩克斯

阿隆的父親不太知道應該怎麼辦,「我憑什麼告訴他不應該追求他的夢想?我只是要他快樂。」這是個很普遍的反應。孩子自己也常常講同樣的話,有一個處在類似情境中的孩子跟我說:「我只是想做我自己的事,隨心所欲愛做什麼就做什麼。」這個想法─隨心所欲愛做什麼就做什麼,或是假如你覺得很好就去做─尤其反映出美國的前景。

漠不關心,是現在美國年輕人不就業、也不找工作者人數大量上升的因素之一,而這種啃老族人數的大量上升,是美國獨特的現象,在瑞典、加拿大、英國、德國、法國、澳洲和波蘭等國都沒有出現。

做為父母的工作之一就是馴化孩子的欲望(educate desire),教育你的孩子必須超越「隨心所欲愛做什麼就做什麼」的態度。他必須懂得享受比電玩遊戲和社交媒體所能提供的更高的、更深的愉悅。

親子的依附關係一定要是你最優先的考量。很諷刺的是,大部分中產階級和富裕的美國父母都知道這個依附關係,他們知道要給初生嬰兒無條件的愛和接納,但是到孩子兩歲以後,美國的父母便開始走歪了。

 

你的教養方式要隨著孩子的成長而改變

當你的孩子是嬰兒或剛學步的幼兒時,你要扮演啦啦隊長的角色,當你的學步兒跌倒摔跤又爬起來時,你要說:「做得好,就是這樣。」但是當孩子漸漸長大,你的角色也要隨著更換。比較少的啦啦隊,比較多的教練,你要提出糾正,改正他們的行為,指出缺失。假如你青春期的兒子找不到任何其他比打電玩更有趣的事情做,你要關掉那些3C產品,把他帶回真實世界。你需要馴化他們的欲望,你要教孩子你的價值觀。

網際網路和手機讓現代的美國文化佔據了孩子心中最重要的位置。對二十五年前的孩子來說,這兩樣都不存在,但是今天,連四歲的小孩都在玩iPad了。在富裕的家庭中尤其是這樣,你現在到處都看得到九歲的美國孩子有他自己的手機。

現在你開始看到一個九歲的孩子整天用手機跟她的朋友聊天、傳簡訊的傷害了。她花越多的時間跟朋友連結在一起,就越會受到她們的價值觀所影響,覺得什麼重要,什麼不重要。這是為什麼你的女兒會認為她朋友的價值觀或意見比你的重要。

有些國家有傳統來維繫親子的聯結。比如在荷蘭,學校星期三中午就放學,讓孩子可以回家和父母享受一些週間的愉快時光;大部分的荷蘭雇主讓他的員工星期三下午不必上班,有的甚至整天都不必來。

法國小學生也是星期三整天不必上課,不過現在法國政府正在重新思考這個政策。瑞士日內瓦的公立小學每天中午關閉兩小時,讓孩子可以回家吃午餐;許多瑞士的老闆也給員工兩個半小時的午餐時間,父母可以回家跟孩子共進午餐。

美國以前也曾經是這個樣子。我是一九六○和七○年代在俄亥俄州的克利夫蘭市長大,每天中午走路回家吃午餐。對我來說,它一點意義也沒有,因為我媽媽要上班,我等於是回到空無一人的房子裡(我父母離婚了,我父親住在洛杉磯),我母親的老闆沒有給她兩小時的午餐時間,所以她不能回家和我一起吃飯。

那麼,我們該怎麼辦呢?美國的雇主是不可能給他的員工兩小時午餐時間的,也不會讓他的員工每週三下午不上班,所以我們必須爭取全家一起吃晚餐的機會。你必須爭取跟你的孩子在一起的時間,取消課後活動,使你們可以一起吃晚餐。假如你的孩子幾乎都看不到你,他就不會依附在你身上。

 

把所有螢幕關掉

紐菲爾德博士對過去二十年親子聯結瓦解的觀察。他認為我們現在所看到大部分的北美孩子的問題─忤逆、不尊重、跟真實世界脫節都可以追溯到親子之間缺乏強有力的依附關係。更精確的說,是孩子與他的同儕形成了依附關係而不再是跟父母。紐菲爾德寫道:「成人權威的消失跟親子依附關係的變弱直接相關,親子依附已被同儕依附取代了。」

讓我們以橡實為例,堅硬的外殼保護它直到環境適當了才開始發芽。假如你太早把殼敲碎,新芽長不出來,你有的是一顆死的種子。孩子健康成長的關鍵就跟橡實一樣,在對的時候做對的事。

紐菲爾德堅信童年和青春期錯誤的依附型態,會延續成為成年初期錯誤的依附型態。我們在未成年期主要的依附對象應該是父母親,假如孩子跟他的父母有很強固的依附關係,當他成年後這個依附關係會自然的鬆解,就像橡實自然的破殼而出、茁莊成長一樣,我們就看到一棵新樹的誕生。這樣的孩子會很有自信的進入世界,成為一個獨立的年輕人;但是紐菲爾德和其他很多人卻發現越來越多的北美年輕人,沒有準備好要進入成人世界。

一名十三歲時不肯跟她的母親說話的女孩,現在二十二歲了,每天傳五封簡訊給她媽媽,尋求一些在青春期時就應該關心的基本指導:一顆太早破殼的橡實沒有足夠的力量成長為一棵樹。

同年齡的朋友對你的孩子來說是很好,但孩子的第一盟友應該是你。

 

為什麼今天的美國孩子這麼脆弱?

基本的原因是世代之間的聯結斷裂,孩子現在對同儕的意見看得比父母的重,他們把對自己不真實的自我概念,也看得比大人對他的真實評估重。這結果就是對成功的信仰,因為成功最容易使朋友對你印象深刻,使你自己志得意滿,但是成功的崇拜會使孩子在失敗時崩潰。

我們每個人都經歷過失敗,也願意失敗,然後繼續往前走。不氣餒是重要的特質。脆弱的反義詞,是願意失敗。當孩子有父母無條件的愛,被父母接納時,他會找到勇氣去探索,去嘗試失敗。當孩子把他的同儕或他的自我概念放在父母的意見之上時,他們就失去了這個失敗意願,他們就變得脆弱了。

摘自 利奧納德‧薩克斯《教養,你可以做得更好》/遠流出版

 

Photo:Scott McLeod,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